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后娘娘的賞賜中
太后娘娘的賞賜中 連載中

太后娘娘的賞賜中

來源:google 作者:山晨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杞春 白夢花

那日姐姐雖被護衛捨命護着,但早已昏過去所以姐姐一直以為他本質上就是個溫文儒雅的君子君子端方七夕那夜,我們到達涼州,距京城僅有三天路程涼州橋上,展開

《太后娘娘的賞賜中》章節試讀:

那日姐姐雖被護衛捨命護着,但早已昏過去。
所以姐姐一直以為他本質上就是個溫文儒雅的君子。
君子端方。
七夕那夜,我們到達涼州,距京城僅有三天路程。
涼州橋上,我沉迷絢麗多姿的河燈,一個轉眼,身旁唯余婢女護衛,眼前彷彿還有姐姐與白公子離去的殘影。
公子如墨,美人如玉。
我遲鈍地意識到,白守竹想做的不是兄長,他想做的是姐夫。
我面無表情地一個人放了十盞河燈。
希望我的河燈能把下游姐姐和某人的河燈擠得無路可逃。
晚上姐姐回來後,一臉心虛地來見我。
我盯着她不說話。
臉上重新長了些肉的姐姐,眨巴着些許怯的眼睛悄悄看着我。
罷了罷了,我舉起雙手投降。
然後姐姐狡黠一笑:「我就知道安安最好啦!」
……我倆回京後,娘親好一頓生氣,將我們禁足一月。
但這止不住某人的相思。
白府藉著蘄州情誼時常攜禮來拜訪,每次叨擾的人中都有白守竹。
至於禮物也夾帶私貨。
於是在姐姐收到一大批珍奇的同時,我也被愛屋及烏地送了許多小玩意兒。
「……」我的心情很複雜,我不討厭白守竹,我覺得有手段的人才能護住我的姐姐。
我一直記着,在蘄州,於亂民中,是他護住了我們。
但我着實不想天天看着他們你來我往。
於是我自告奮勇去幫娘親打理庶務。
眼不見為凈。
十五歲,我們的及笄禮辦得盛大而隆重。
娘親是我們的主行笄者,為我們綰髻加簪。
高朋滿座,觀禮女眷誇讚聲不絕於耳。
榮耀的是,宮裡也賞賜了珍寶,派人前來觀禮,為我們做足了臉面。
唯一的遺憾是,駐紮西北的兄長本想回京參加我們的及笄禮,卻在啟程前夕因羌國的異動絆住了腳步。
他送了一大批奇珍異玩以及告饒信回府。
易家家訓,忠君護國。
我歸整禮單封庫時發現,太后娘娘的賞賜中,有一支未寫在禮單上的紅霞白玉鳳凰簪。
昏黃夕陽映得它晶瑩剔透,冰冷刺骨。
我頓了頓,什麼都未說,安靜地將隨禮記冊封存。
……及笄禮後,白家與家裡的走動愈發頻繁。
雙方父母都默認了此事,並為此樂見...

《太后娘娘的賞賜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