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地星辰
天地星辰 連載中

天地星辰

來源:google 作者:綾月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尚月 莫凌

當死去後看到子女亦或摯愛親人飽受人間痛苦後,會被幽魂聖殿之人接引到刀刃山處,倘若爬上刀刃山頂便可以換得另一種存在方式陪伴摯愛親人的一生神明從來都不在天邊,而是近在眼前這裡的亡靈沒有任何人會真正畏懼這刀刃山帶來的痛苦,有的亡靈一次便能攀登上,而有的則可能會無數次,但無一例外的都可以爬上山頂,這些懲罰對於他們而言又像是一種特別的恩賜展開

《天地星辰》章節試讀:

崖下已經沒有立足的地方,不得不踩着遍地的屍骸走向主城。

「究竟是哪個喪天良的給贏王支這陰損的邪術。」偽裝士兵捂着嘴抱怨道:「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黃泉老頭對待惡靈的手段頗狠,本來我是覺得他心理扭曲,現在我反而覺黃泉的做法極為妥當」。

黑色城池上遍布着火把照明地宮,城門保持着打開的模樣,二人走進城池看到「各家各戶」門前放置着蜥蜴圖騰的旗子,推開房屋裏面陳設的擺放如地面上民居如出一轍。

「我已經等你們很久了。」贏王穿上着長袍走了出來,身上還在不斷滴落血跡,看樣子是剛泡完血浴:「占星術士告訴我,會有帶着碎片的人來找我,想來便是你們兩個,乖乖的把碎片交出來,本王可保你們不死,並且給你們至高榮譽成為我的僕從」。

「你還不如那幫不識字的粗野狂人。」偽裝士兵冷聲回應,眼睛觀察着贏王的權杖上鑲嵌着三枚星茫碎片,二人幻化出冰凌刺刃做好了戰鬥準備:「你的術士有沒有告訴你說,今天是你的忌日」。

「兩個星茫碎片擁有者,踏破山河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贏王仰天大笑:「天佑我也!」

「你的口氣真是比這血腥味都令人噁心。」凌浛小聲提醒:「剛才樓梯里我和你說過,他的弱點……」

「沒必要那麼麻煩!」偽裝士兵手持冰凌刺向贏王,眼看得手卻從其身穿透而過:「不是實體?」

偽裝士兵剛穿過贏王的身體便被贏王微動手揮動權杖拍在背上,看似無力的一擊卻實有千斤重將偽裝士兵硬生生砸在地上且震出深坑。

「跟你說了權杖是關鍵!這隻能說是你蠢,怨不得我沒說。」凌浛沖向贏王,只見贏王又輕揮動權杖便使衝過來的凌浛硬硬的撞在看不見的『牆』上。

「起先看你們氣勢洶洶還以為你們真有點本事還想用你們來試權杖的威力。」贏王本打算愚弄一會凌浛與偽裝士兵後再殺掉,但勝利的過於簡單頓時讓贏王失去本有的興趣:「太弱的廢物不配擁有這些碎片,統統都去死吧。」

「這點我認同!」趴在地上的偽裝士兵嘴角咧出冷笑,手持冰棱刺使勁插在贏王的影子上,而影子如同生命體般向外湧出鮮血。

贏王把自己的生命體隱藏的說不上極致,但如果不是未來自己穿越回來,絕對不會勝利的這麼簡單。

要說這贏王確非等閑之人,當即將生命體轉移回肉體,只見贏王雙手舉起權杖呢喃起來,他是想用自爆的方式與凌浛二人『同歸於盡』,碎片的能力會讓贏王尚存一口氣不死,但旁人那就未必了。

偽裝士兵拔出地上的冰棱刺幻作為一把長劍刺向閉眼呢喃的贏王,卻被其周邊突現的符咒抵擋。

凌浛面無表情的站在呢喃的贏王面前:「記住本閣的名字,極無凌浛!地獄裏我們還會再見」。語落冰凌刺刃幻為藍色顆粒附着於手臂形成異獸圖騰,舉手穿過符咒一把掐住贏王的脖頸,權杖上的碎片畏懼般失去光亮:「想殺你只取決於我想不想,逗你玩了半天也只是想看看是怎樣的人可以屠殺如此之多的平民百姓,不過是撿到三枚碎片的戰爭孤兒,你的存在讓本閣由心的噁心。」

被掐到無法喘息的贏王試圖用盡最後的力氣想要掙脫凌浛的手腕,面對着凌浛冰冷異常的眼神,似乎在哪裡見過一般。

是你!!!贏王此時的眼睛已經因為窒息而布滿血色,他回想起神宇末年的記憶,城池,大火,哭啼,黑衣人!

『全都是因為你的原因,因為你我才變成如今的惡鬼。』贏王想到曾經童年周邊的人死去皆是因為眼前這個人,用盡最後的力氣將雙手抓在凌浛的胳膊上,紅色雙眼充滿了憎恨。但卻被凌浛再次狠狠的掐緊一分而喪失行動的能力,因為星茫碎片的原因贏王得不到速死,倘若在他沒有完全死透的情況下便放手,贏王還是有能力恢復如初,但凌浛並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

「原以為會是一場惡戰。」偽裝士兵站在一旁看着被凌浛掐到無法動彈的贏王說道:「他的眼中居然充滿憎恨,他這樣的人居然也配憎恨?」語落用冰凌劍(可由心變化形狀)刺入贏王的身體,片刻後星茫碎片從贏王的身上剝落,一枚兩枚三枚,失去星茫碎片的贏王從中年壯漢變成一個骨瘦林柴的老頭。

凌浛將其抬手扔到一旁撿起地上的星茫碎片:「他被碎片控制,現在的碎片已經變的濁黑,需要有一個內心無比純潔的人才能將其凈化,你拿回去給淺沫吧。」

「淺沫早就離開極無去了人世,你把碎片給我也無濟於事。」偽裝士兵無奈的笑道:「經過這件事以後,我覺得我有必要留在人間尋找別的碎片,不能再讓人間出現第二個贏王。」

「也是因此後來我很少再回極無。」凌浛將碎片裝入半翼羽戒指中:「星茫碎片禍亂人間,確實也給後來的我增添了許多麻煩,那個盜賊讓神宇王一刀劈死真的是便宜他了。」

——————————————————

釋放監獄後其中的百姓一擁而上將其士兵暴打重獲得自由。而偽裝士兵,或者另一個自己,在自己的身旁並沒有去湊熱鬧,而是靠着獄門看着凌浛走進獄中蹲下身子看着小女孩,小女孩抱着已經在獄中逝去的老者,抬起頭眼眸已經哭得紅腫,凌浛幻化出一張小丑面具戴在臉上做出各種滑稽的動作,女孩才在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以後我也要戴嘛,看起來好醜。」偽裝士兵坐在地上看着天空:「我們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好人?還是壞人?」

「這個問題沒有意義,唯一要做的是尋找星茫碎片恢復稱為極星玉再放回極無,恢復兩界該有的秩序。」

半翼羽戒指閃着光芒,凌浛的身軀開始淡化,看來待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了。

「另一個我。」偽裝士兵收起了嬉笑的態度淡聲道:「她在你的時代恢復記憶沒有。」

「沒有,時間太久了,以至於讓我覺得林舒和羽嵐本就是同一個人,走過了千年又何必在乎那幾十年的記憶。」偏頭看着偽裝士兵:「哎,把那個小女孩帶回極無,傲雪她們非常的喜歡這個小女孩。」

「知道了」。目送凌浛消失不見後小女孩又開始哭泣,而他蹲下身子幻化出一副面具戴在臉上做着與剛才一樣滑稽的動作。女孩止住了哭聲,但並未像凌浛逗她時那樣露出笑容,偽裝士兵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小女孩伸出小手抓住他用面具擋着臉的大手。

再之後帶着小女孩一起葬了老人,她跪在墳前燒着紙錢,嘴裏模糊的說著些什麼,猜想應該是希望老人在另一個世界活的好一點吧,在這個兵荒馬亂的時代里連吃上飯都算得上奢求。

這時走來一女子看着他再看看身旁與他牽着手的小女孩:「這可不像平常冷冰冰的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熟人囑託我把她帶回極無。」看着手中的面具:「不能再讓這個世界成為亂世,它需要擁有它該有的樣子。」

「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女子蹲下身子柔聲問着小女孩:「小姑娘啊,能告訴大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嘛。」

小女孩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說出自己名字,溫嵐,你聽這是多麼溫馨的名字啊!

——————————————————————————————————

凌浛回到現世時還在海水之中,黑影已經消失不見。感覺就像是在海里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樣,自己的身上仍舊還是那身下水時的潛水服,向上游時看到隨行一起來的特戰隊員均在水中,看樣子應該是見自己長時間沒有回應而下來尋找自己,與其揮手打了招呼一起向上游去。

而此時的海面也已經是黃昏,再次站在甲板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情與下水前截然不同。

「組長,來我剛泡的薑湯,您喝點。」隊員端着杯子遞給凌浛。

「辛苦你咯。」接過杯子笑看着隊員說道說道。而隊員些許獃滯,點了點頭走進了船艙,剛好看到一群船員看着凌浛的氧氣瓶驚愕,明明已經下水了幾個小時卻幾乎沒有吸入任何氧氣。

「我只知道我們的存在主要是為了守衛傾雨部門,可我卻對他們一無所知。」其中一個特戰隊員苦笑道。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天地星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