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晚妝殘如舊
晚妝殘如舊 連載中

晚妝殘如舊

來源:google 作者:幾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歐陽琦 江文煜

過氣女星於音新得了一部劇本,本以為可以藉此翻紅,沒想到劇本都沒有看完的時候就陰差陽錯進入書中奪走了男主母親的肉身,此時正巧女主歐陽琦重生回來,異界之人到來、主角的重生同時發生,意外喚醒了萬年前被聖主封印的煞神太息而此時的息國局勢已是波譎雲詭,早已不復當年海晏河清之象息國與太息究竟有着怎樣的淵源……而於音又會如何面對……展開

《晚妝殘如舊》章節試讀:

「爹,你可要給孩兒做主啊,孩兒出去遇見了一個女子,本想相邀,可沒想到她旁邊那個人不由分說就對我出手,孩兒在西都可沒受過這種委屈!」程懷惡狠狠的向他爹程晏告狀,還不忘看一眼他娘,想讓她也幫自己說服父親。

程夫人一向溺愛這個兒子,又豈會不懂他眼神里露出的含義。於是開口道:

「懷兒,你怎麼樣了,可還有哪裡不舒服?」程夫人轉身又對侯爺說,「侯爺,你可要給懷兒報仇啊,不能讓他被別人欺負了去!」

「住嘴!」侯爺開口道,他冷冷的盯着這母子倆,濃密的眉毛都散發著怒氣,說:「蠢貨!出發之前我怎麼說的?我不管在西都的時候你怎樣玩樂,我都可以縱着你,可我叮囑過你來中都不要給我惹事,況且連打你的是誰你都說不出來,你要我如何給你出氣!」說完拂袖而去。

「娘~」

「好了好了,等再遇見,我一定讓你爹給你報仇,現在不是還不知道對方是誰嘛!你趕快休息吧,你這樣娘心疼。」

在這寒食節到來的前幾天,一切都看起來風平浪靜,江文煜在府里養傷,王女被關在宮殿沒法出來,程家的紈絝也沒有再出來惹事,而這背後的暗流涌動似乎也沒人發現,似乎每個人都在準備着等待這個盛大節日的到來,祭祀先祖,祈求上蒼保佑。

可太息並沒有打算讓這些人如願,他的勢力正在蔓延,而人們還渾然不覺。

「稟告煞尊,我們的勢力已經滲透到各部了,息國如今已是快要四分五裂,各都城首領齊聚中都,暗藏禍心,只希望他們製造出更大的混亂,釋放**供您調養生息,早日出世,奴役人族,千秋萬載,報仇雪恨。」

這人披着披風,頭戴黑色帷帽,眼睛以下還有黑色方巾遮擋,只依稀聽出是女聲,看不清面目。

「很好,終於等到萬年了,這一次,本座要讓聖主消失,永世不得超生,我要讓他保護的人間永遠臣服於我!你們務必給本座小心行事,不要暴露了身份,靜待本座出世。哈哈哈哈……」

「是!」

江文煜在家養傷的時候也十分擔心歐陽琦,雖知她是王女,有人保護,可自己還是會憂心。想到她絕美的臉龐,想到她清冷的氣質,她的一切都讓自己着迷……

殊不知歐陽琦也一樣擔心着他,即使她無數遍的告訴自己不要愛上他,可面對着自己深深愛過一世的人,又如何能不心動,況且自己的死可能也不是他能左右的,回想起只要他在府里時自己便是快樂的,臉上還是露出了不易察覺的笑容。

感情一事怎麼會是用道理講的清楚的,無數的怨氣在看到他十分在乎自己的那一刻還是消散了,她暗恨自己沒有骨氣。

「琦兒啊,想什麼那麼出神啊?」一個熟悉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

「參見父王!父王,女兒被關在這裡出不去,十分無聊,只好發獃咯。」

「你呀,都要議親的人了,還這麼不懂事!過兩天就是寒食節了,為父打算宣各大家族進王宮,為你物色夫婿!」

「什麼?您怎麼不和女兒商量呀?女兒還不想成親!」

「說什麼胡話,哪有女兒家大了不成親的。等等!你竟還不知道嗎?為父以為你是不想成親就想逃走,這才命人把你抓回來的,今天是來正式通知你的,希望你做好準備,不要丟了王女的風範。」

國主若有所思,那麼那天偷聽了本王和馮妃講話的是誰,當時還以為是琦兒,如今看來不是了,會是誰呢?竟有人把眼線塞到了我的眼皮底下,看來是朝中有人不安分了。

「我只是悶的慌,出去散心,你在想什麼啊父王?」歐陽琦一頭霧水,這是怎麼回事,歐陽琦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議親這回事啊。

「沒什麼,為父回親政殿處理公務了,你記住了好好準備一下!孟慎,回親政殿。」說完,就滿臉愁容的帶着侍衛離開了。怎麼所有的事情都提前了?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這重活一世真的是一次完全不同的人生了嗎,所有的事情都和上一次不一樣了,那我要不要再試一次?說不定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呢?

歐陽琦心想,反正都是要聯姻的,何不嫁一個令自己心動的呢?就當是命中注定的吧!她像是下了決心般告訴自己。

寒食節這天很快就來了,這天天氣並不十分明朗,整個中都陰雨綿綿,還被霧氣籠罩着,這也令人的心情十分壓抑。

我合計着不聽於閣老的話了,因着我覺得他也不能把我怎樣,反正覲見完他就要回南都了,我可不能因為自己的利益而害人姻緣啊,雖說怕丟了小命,但我潛意識還是覺得他沒法對付我。

江文煜的傷勢也好了許多,雖說還有點虛弱,但進宮參加宴會卻是沒有問題的,畢竟被刺了一劍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準備好之後,我們一家三口同乘一輛馬車,儼然一副一家和睦的模樣,羨煞旁人。可沒人知道其中的貓膩,各懷鬼胎,這就是大戶人家,雖衣食無憂,但勾心鬥角卻是家常便飯。當然,我這人說話都是特指的,我特指江彬。想到這裡,我狠狠的挖了他一眼。

「這次進宮,成為皇親我們勢在必行,文煜,你可不要讓為父失望。」江彬閉着眼睛養神,兩手放在一起,大拇指不停纏繞,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是,父親,孩兒知道了,這樣不但……」江文煜一臉興奮的說道,是啊,娶一個自己喜歡又對家族有幫助的人,誰會不樂意呢。

「住嘴,這些為父不想聽,也不必在你母親面前說那麼多,她一個婦道人家聽多了容易多嘴多舌,你說是吧夫人?你就好好在家享清福就好了,不必想這些。」他不動聲色的握住我的手腕。

「好的,老爺。」我趕緊應聲。這是明目張胆的防着我呀,我會聽不懂這弦外之音,難道他們倆還有什麼秘密,我更加疑惑了。不等我想,就到了王宮正門外了。

月影走過來扶我下了馬車之後,我看見好多馬車已經到了,都在這裡等着聽宣。江彬一下馬車就就換了一副嘴臉,笑得臉上的褶子都藏不住了。

「哎呀,於閣老,幸會幸會!您舟車勞頓,作為您妹妹的夫婿,本應親自請您到府上的,可公務繁忙耽擱了,您見諒!」他們開始虛偽的寒暄,我哪裡見過這種修羅場,只顧站在一旁訕笑,看着他們互相介紹。

「哪裡哪裡,江柱國為國事操勞,我深感敬佩啊。」於閣老掃了一眼,看見江文煜,接著說道:「文煜真是一表人才啊,這麼幾年不見,竟長的比舅父還高了。」

江文煜忙上前:「參見舅父!舅父謬讚了,於瑋表哥才是相貌堂堂,我這個做弟弟的哪裡比得上呢。」

「程老侯爺、郭侯爺……」他們還在虛假的寒暄着,於閣老朝我走來,意味深長的說:「妹妹還是要常和為兄通信才好,不然都生疏了。」他說著,看了一眼江文煜。

「小妹一切都好,不敢勞兄長掛心,若有事,一定會找兄長相商。」雖然內心被他的威嚴震懾到,但我還是強裝鎮定,這次決定直面他,我自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他是在質問我為何江文煜會出現在這裡。可我不想再迷迷糊糊的在這個鬼地方任人宰割了,我要主動出擊。

「小妹先去和其他人認識一下,只站在這裡和親屬講話,太失禮了。」我蹲了一下禮不等他說話就向著江文煜父子的方向走去。

等走近的時候才發現江文煜和程世子之間的氣氛不太對,他們就這樣互相盯着對方,我面帶微笑走過去,可程夫人卻冷着臉,一副十分高傲的嘴臉。

這時,大門打開了,一個公公用尖銳的聲音說道:「噤聲!國主宣各位進殿,請隨我來。」

我們便都不說話了,跟在公公後面走進宮。不愧是國主住的地方,真是氣派極了,金碧輝煌的閣樓直接迷住了我的眼,不過和我們那個世界裏電視里演的還是有一定的區別。

《晚妝殘如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