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為君而來
為君而來 連載中

為君而來

來源:google 作者:亓官蒼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禾 薛洋

《陳情令》劇版薛洋衍生文從看着少年死在自己眼前,她便發誓,一定要把他救回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時間倒流,回到最初,她第二次出山,去尋找她的少年天空霧蒙蒙的,白衣少女撐着傘,在路邊駐足,草叢裡,是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昏迷着,一身黑衣,可即使昏迷不醒,也是眉頭緊皺,旁邊是降災,冷冰冰的躺在那她眼裡含着太多情愫,放鬆,釋然,開心,難過,心疼、、、、、、展開

《為君而來》章節試讀:

轟——

天空一陣電閃雷鳴,烏雲黑壓壓的一片,看這天氣,應該快要下雨了。

白禾一身白衣,走在荒道之中,路上泥濘居多,鞋上已經沾了些許泥土,她目光有些焦灼,四處巡視,似乎是在找着什麼。

過了許久,在雜草中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像是看到了苦苦尋求的東西,白禾臉上的沉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臉上的輕鬆。

她一路小跑過去,看到了昏迷在荒草中的少年,一時喉嚨哽咽了,難受的想哭。

看着少年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她的心好像被什麼揪起來了一樣,疼得無法呼吸。

少年渾身是血,氣息微弱,臉色蒼白。

白禾抬起手,皺着眉頭,一雙手肉眼可見的顫抖,止不住的抖,她的手扶上了少年帶着血漬的臉,輕柔的替他擦掉臉上的血,一滴淚悄無聲息的落下,落在一旁的草上,打得小草都顫了顫。

降災劍身也沾了不少血,躺在少年身邊。

似乎是感受到生人的氣息,降災劍身發出「嗡——嗡」的聲音,不停地顫抖。

白禾手輕拂過劍身,片刻後,降災便不動了。

許是因為剛剛的打鬥太過激烈,少年的手還緊緊的握着。

白禾的手緩緩握住了少年捏緊的拳頭,語氣柔和,像是在安撫:「別怕,沒事了。」

在白禾靠近的時候,少年左手手腕上浮現了一根若隱若現的紅線,一路延伸,直到和白禾手腕上的紅線連接在一起,隨後就不見了。

說完,少年似乎聽到了這溫柔的聲音,緊繃的心弦得到了安撫,握緊的拳頭也慢慢鬆開。

見此,白禾心裏又是一陣心疼。

我終於找到你了!

這一次,不會再讓你受傷了。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白禾嘴唇喃喃的動着,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只是眼裡充滿了痛苦,還夾雜着許多的隱忍。

為了回來找他,她吃了太多苦,不過還好,一切都沒有白費。

還好,你還在。

她的眼裡包含了太多的情緒,讓人無法看懂。

白禾手一動,拂過少年身上的傷口,替他止住了血,隨後,心神一動,就消失在了原地。

寒風呼嘯,吹得人眼睛生疼。

雜草被風吹得快要倒了,一陣風沙席捲而來,似乎要毀了這一切。

一處的草被壓得一團糟,還有一些殘留的血跡,其餘的,便無處可尋。

一個多月前——

天氣晴朗,艷陽高照,白禾坐在山包上,看着這美景,笑顏如花,高翹的鼻樑,細長的眉毛,一雙狐狸眼彷彿能攝人魂魄。

修長的手指,拂過身旁的青草,嘴角掛着淡淡的笑,眉眼彎彎,如同冬日暖陽,化開了三尺寒冰。

眼下的一顆淚痣,恰到好處,一枚淺褐色的淚痣,更加襯得少女眼波流轉,勾魂奪魄。

身上是一件白衣,看着簡單,卻有着許多繁複的花紋。

身邊圍了許多飛鳥蝴蝶,少女抬起手,一隻顏色鮮艷的蝴蝶便落在她的玉指上。

蝴蝶扇着翅膀,頭頂的觸角一搖一搖的,有幾分求憐惜的感覺。

白禾笑了笑,抬起手,蝴蝶便飛走了。

隨即起身離開。

「白禾——」

正走着,身後一個聲音突然叫住了她。

她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來人,有些疑惑。

「白蘇?」

來人是一個少年,亦是一身白衣,不過容貌清冷柔和,沒有白禾長得那麼有攻擊性。

「你要去哪兒?」被叫做白蘇的少年來到白禾面前,擔憂的問。

「入世。」

「去做什麼?」

白禾笑了笑,說:「找一個人。」

聞言,白蘇皺着眉,說:「族長說了,你成仙之前不許離開妖族半步。」

白禾嘴角噙着一抹笑,淡淡的開口:「我偏要走,他又能如何?「

白蘇暗了臉色,滿是不悅:「現在不是你任性的時候,你成仙之劫在即,在妖界,還有族長幫襯一二。」

「幫我轉告他,謝謝他的好意,不過不用了。」白禾不理會,轉身離開。

這輩子,她怕是成不了仙了——

這是她最後的機會。

見白禾不管不顧的離開,白蘇氣得七竅生煙:「白禾!!若是族長發現你離開妖界,你定會受罰的!」

白禾擺了擺手,滿不在意。

他能找的到我再說吧。

她現在超脫五行,不在三界記載,又有崑崙鏡在手,尋常法術根本找不到她。

對於白蘇的憤怒,她視而不見。

白蘇想去追,卻發現被白禾定在了原地,無法動彈。

看着少女遠去的身影,想到她的話,心裏煩躁得不行。

他想不通,凡間到底有什麼是她一定要去的,本來她飛升就很難,如今又去了凡間,成功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

腦子都想廢了,都弄不清楚白禾為什麼要放棄這樣的機會。

成了仙,想要什麼沒有,為什麼要因為眼前的一點東西,而放棄前程似錦,放棄唾手可得的一切。

他暗自唾棄,真是蠢貨,目光短淺。

不過走了也好,省得整天看她做作的樣子眼睛疼。

這邊,白禾手裡捧着一個古樸鏡子,巴掌大小,上面是古老的符文。

她一手拿着鏡子,一手在鏡子面前憑空畫了一道符文。

符文消散,鏡子亮了起來。

看着鏡子里笑顏如花的少年,白禾也露出了一抹滿足的微笑。

回來了呢,真好!

鏡子里,白禾看見的是一張年輕而討喜的面孔,可以說是英俊的,但一笑露出的一對小虎牙,卻是可愛得幾乎有些稚氣了。

無形之間隱藏起了他眼底的兇殘和野氣。

這個時候的薛洋更加年輕,就是一個少年郎而已,七分俊朗,三分稚氣。

鏡子不僅能看到畫面,還能聽到聲音。

想着,鏡子里便傳來少年活潑的聲音:「老闆,今日這湯圓不甜啊!」

聽着少年輕飄飄的語氣,臉上帶笑,卻不達眼底,白禾便知道,少年又想掀攤了。

無奈的笑了笑,便收起了鏡子,繼續趕路。

妖界到人間的路對於她來說,並不遠,一個騰雲就到了。

轉瞬之間,白禾就到了人間。

到了人間,卻又犯了難,她雖然知道少年在哪,可奈何不認識路,沒法走。

心下想着,攔住了過路的一個老伯。

白禾學着凡人的樣子,給老伯作了個揖。

老人家被攔了路,臉色不好看。但見來人是個小姑娘,便也沒說什麼。

見老人家臉色稍微有些緩和,便開口問:「老伯,勞駕問一下蘭陵在何處。」

老伯見來人一臉單純,涉世未深的樣子,心底有了算計,笑着說:「喲,小姑娘,你要去蘭陵啊,蘭陵可遠了嘞。」

「無妨,老伯可否指路。」白禾禮貌的笑了笑。

老伯又說:「你非要去啊,還是要雇一匹馬,騎馬快,但也要一個月呢。這路上啊,也難走,若是沒有熟路的人指路,可會走丟了的。」說著,朝白禾伸出兩隻手指,搓了搓。

白禾看不懂老伯的手勢,只以為他是手癢,便也只是看着他,沒有動作。

老伯見白禾不為所動,臉色瞬間就陰了下來,抬手隨便給白禾指了個方向。

白禾道了謝,轉身離開。

卻不知道自己離開後,原地的老伯臉上慈祥的笑容突然消失,剩下一臉惡毒。

「一點沒有規矩,想去蘭陵,老頭子讓你這輩子都找不到。」

可惜的是白禾還不知道被人騙了,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快一個月了。

看着眼前的汪洋大海,這才意識到被騙了。

皺着眉頭,想起那老伯慈祥的嘴臉,卻是一陣惡寒。

剛到人間就被擺了一道,看來以後要多注意點了。

雖然惱怒,卻也不想折回去找那老人算賬,浪費時間。

拿出鏡子,畫了一個符文。

鏡子閃過一道白光,畫面便顯現出來。

只是看到的時候,白禾心臟忽然驟停。

那是少年的煉屍場,不同的是,今日聚集了很多人,那些人罵罵咧咧,每個人都是修仙之人,劍指少年。

想到了過往的一幕,白禾只覺得一時氣血上涌。

她回頭,一直跑,不斷地跑,連法術都忘了用。

直到摔倒在地,才想起來用法術。

這時候,白禾腦子裡一片混亂,心裏慌得不行,連崑崙鏡也拿不穩,滾在一邊。

無論什麼東西都是模糊的,唯獨少年甜甜的笑,奪目的小虎牙,在腦子裡格外清晰。

白禾總算知道,越慌越亂是什麼意思了,可是現在她沒空想那麼多。

她覺得她一定是瘋了,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人騙了,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

慌亂的撿起崑崙鏡,施了個法術,消失在原地。

阿洋,別怕!

再等等,我馬上就來了!

等我!

一定要等我!!

————————

何為心酸?

斷指、愛糖、小虎牙

可否具體?

十惡不赦,萬夫指!

可否再具體?

守城八年,候一不歸魂。

可否再具體?

曉天、曉地、不曉星塵。

仍是不解?

薛洋……

《為君而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