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家人和過往
我的家人和過往 連載中

我的家人和過往

來源:google 作者:懷榮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彥白 杜宏宇 現代言情

我異父異母的哥哥死在了出租屋,繼母咬死是我謀殺了他但警方卻說,除了一個紅衣女人當晚來過,並未有其他人精疲力盡的我回到家後卻發現,我的衣櫃底部,竟然多了一件血紅色大衣和一個波浪假髮展開

《我的家人和過往》章節試讀:

不懂的情緒。
放在桌上的手機「叮」地一聲響,有微信傳過來。
我拿起來一看,是微信的好友通過請求。
我以為是公司的客戶,順手便點了通過。
幾乎是通過的同一時間,一張照片在對話框里彈了出來。
我不經意地點開一看,渾身的血液都在這一瞬間凝固了。
「怎麼了?」
彥白好奇地問。
「沒什麼。」
我強自鎮定地刪掉那張照片,又將手機調為靜音,「公司的加班信息。」
我舉起杯,「來乾杯,別讓工作破壞了我們的好心情。」
我嘴上這樣說著,餘光卻不由自主地掃向不停閃爍,提示有微信信息進來的手機。
一頓飯吃得食不甘味,如坐針氈。
吃完飯,趁着彥白去洗碗的功夫,我拿着手機來到陽台。
「你什麼意思?」
我撥通了方玉琴的電話,劈頭蓋臉地問。
電話那頭是方玉琴的冷哼聲,「沒什麼意思,今天收拾小宇的東西,偶然在他的電腦里看到一個寫着你名字的文件夾,打開一看,簡直不堪入目。
所以發給你幾張和一小段視頻讓你欣賞欣賞自己犯賤的樣子。」
我手抖得手機都握不住。
我曾經以死相逼讓杜宏宇徹底銷毀那些照片和錄像。
他當著我的面按了徹底刪除鍵,誰料他還是騙了我,一早就留下了備份。
我早該想到,人渣的話是不能信的。
「你想怎樣?
你就是把這些所謂的證據交給**,也只能證明你的兒子是個畜生,不能證明是我殺了他。」
我一邊緊張地盯着廚房裡刷碗的彥白,一邊壓低了嗓音。
方玉琴直接下了通牒,「不想我把這些東西發到姓楚的手機上和你單位同事那裡的話,你就自己老老實實去警局自首。」
我快瘋了,「我沒有,沒有殺人。
我是恨不得杜宏宇去死,但我沒殺他。
如果你堅信你的兒子是被人害死的,就應該去找真正的兇手,而不是利用骯髒的手段逼我承認。
你逼死了我又如何?
只會讓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
「除了你還有誰會恨不得小宇死?」
方玉琴恨恨說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明天我就會把打印好的照片貼到你的單位和楚彥白的單位去。」
「等等!」
我失聲叫了出來。
廚房裡的彥白聽見響動向這邊看過來。
我勉強笑着沖他揮了揮手,然後走到陽台的角落裡飛快地對着電話說道:「我幫你找到真兇。」
「你還記不記得杜宏宇出事當晚有個紅衣女人去找他?
**一直沒有找到她的下落,所以杜宏宇的案子也一直沒做結案。」
「小區門口的監控照到那個女人在那個時間段進了小區,不一會兒又出來,鄰居也只是看到她在門口踢門。
但如果是她殺了杜宏宇之後故意踢門,做出她沒進過門的假象來誤導鄰居呢?」
方玉琴沉默下來,她知道她兒子是什麼德行的人,所以一早相信那個紅衣女人就是杜宏宇找來的**。
現在經我這麼一說,她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個未結的線索。
我見方玉琴有所鬆動,趕緊接著說道:「不管怎麼說,那個女人肯定認識杜宏宇,說不定是最後一個見過他的人。
找到她,就能知道那晚的真相。
即便到時證明兇手不是她,你再逼我自首也不遲。
我的死穴掌握在你手裡,你想什麼時候取我性命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兒。」
我暫時穩住了方玉琴。
掛斷電話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後背都濕透了。
彥白來陽台找我,把我從角落裡拖出來,「怎麼躲在這兒了,不怕喂蚊子嗎。」
我從蜷縮的角落起身,下一秒便眼前一黑,在彥白的驚呼聲中暈倒在他的臂彎里...

《我的家人和過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