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家族譜成精了
我家族譜成精了 連載中

我家族譜成精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多喝唐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多喝唐水 奇幻玄幻 陸為

穿越搞笑驚悚精神病院溫馨提示:親愛的朋友您好,如果你居家期間,您開始和花草樹木聊天這很正常的行為只有在那些花草樹木開始回答您的問題的情況下才有必要尋求協助陸為看着手裡吱哇亂叫的族譜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展開

《我家族譜成精了》章節試讀:

中州,飛升台。

一高大老人站在台上沉默着,一炷香後,老人開口道:「可準備好?」

旁邊正在忙碌的一年輕人直起腰,舒了口氣道:「還要稍等片刻,以前都是師尊做,現在弟子自己做還是有些生疏」

那老人聞言點了點頭:「那便再等等」

老人閉上眼睛心中默默計算着時間,留給人族生存的空間越來越小了,如果中州守不住,那人族只能退守東洲了。

而今天,這件事關係整個人族的未來,成敗在此一舉!「師尊,菜切好了,湯也開了,可以吃了」

聽到這話那高大老者頓時眉開眼笑的坐在旁邊的石凳上:「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做飯太慢,切個極北魔羊都要等半天,下回你看我怎麼切的。」

青年躬身說道:「師尊說的是,弟子愚鈍比不得師尊,師尊不管幹什麼做任何事都是最快的。」

高大老人面色一僵低聲說道:「也不是做什麼事都得快,在男女之事當中還是慢點好。」接着老人又不高興的說道「趕緊坐下來啊,難道要我請你嗎?」

青年趕緊坐在老人的對面,接着用筷子挑起幾片薄如蟬翼的肉片下入煮沸的鍋中,幾片白色肉片隨着紅色的湯底上下起伏,誘人的香味隨着熟透的肉片飄散出來。

老人拿着筷子迫不及待的夾住一片送入口中,鮮嫩的肉片帶着香辣的湯汁在口齒之間散開,讓人不禁在想世上居然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老人繼續撈着肉對青年說道:「別愣着,下,繼續下。」青年拿起一大盤切好的羊肉放入鍋中,接着問道:「師尊,可準備好?」

老人一邊吃着一邊說道「還行吧,成不成看天意,畢竟以前誰也沒這麼做過。」

青年神色黯然的說道:「師尊可有把握活下來?」

老人搖了搖頭:「這誰有把握?只希望能成功讓仙人知道此地的情況,最好能有點動靜讓仙人下凡到此地看看,否則…唉!」老人嘆了口氣又說道:「飛升大陣布置好了嗎?」

青年低頭道:「準備好了,那東西也放在中間了,師尊,可否再考慮考慮?」

老人放下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輕舟,你也知道,再不做準備整個中州就完了。」許輕舟沉默的看着飛升台中間的那片紙沒有說話。

此地名為璇璣界,人族修士日漸凋零,魔族趁着這個時機大舉進攻人族地盤。璇璣界五塊大陸,東,西,南,北四塊大陸圍繞着中州大陸。魔族自西方而來,此時已經佔下三塊大陸,只剩下中州大陸和東洲大陸了。

無奈之下人族修士大天尊用自身修為強行開天,嘗試着重新打開飛升通道,反正成功了最好,不成功人族怎麼都是個死。

大天尊也是無奈之下才做出這個決定的,以前那麼多飛升修士嘗試着打開通道,結果還不是死的連渣都不剩。

大天尊嘆了口氣道「你說你這孩子,吃飯就吃飯,總說那麼沉重的話題幹嘛,弄得我臨死前想吃頓飽飯都不成了,」大天尊看着弟子的哭喪臉也是沒有了食慾。索性站起身來,邁步走到法陣邊上仔細打量着飛升陣法,一邊看一邊嘖嘖稱奇:「行啊輕舟,法陣刻畫的都有我一成功力了,以後人族就交給你了,記得維護好人族。別整的我死了整個人族就迫不及待的跟着我陪葬,怎麼也得堅持個一兩年再敗,還有,記得給防護陣添加陣法石,這活兒,還是你做的最好」

許輕舟聽着師尊的念念叨叨眼眶不禁紅了。他抬起頭看向天上,陽光透過白雲灑下的光線一陣陣扭曲

「行了,一個天尊還想哭嗎?速速站在飛升台外,老頭子我來試試這個飛升通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輕舟退到飛升台外,看着大天尊站在飛升陣中間,只見大天尊左腳輕輕一踩,一身靈力盡數的導入法陣之中,周圍的天材地寶隨着靈力的激活逐漸的消散成莫名的氣息,然後向著天空飛去,而在中間的書頁也隨着大天尊的氣息一閃一暗,大天尊淡漠的看着書頁慢慢的往上飛去,隨即腳步一點緊跟着書頁。隨着書頁飛升的速度越來越快,上方莫名的氣息也劇烈的融合在一起,猛然間,在氣息融合的地方就像玻璃碎了一樣露出一個黑色的洞口。

許輕舟一臉興奮的說道:「成了?!」

大天尊的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總算可以為人族找到一線生機了。這時陣眼中的書頁突然發出刺眼的光芒,一股牽引氣機從黑色的洞口中連接在書頁上,大天尊急忙越過殘破的書頁沖向黑洞。

而在飛升台外的許輕舟握緊雙拳激動的看着師尊離着黑洞越來越近,如果師尊這條路能走通,那接下來就會給人族修士帶來極大的凝聚力!

此時的大天尊停了下對着許輕舟說道:「輕舟,這一去不知何年才能回歸,你一定維護好人族,等我飛升上界,稟告天庭,帶領天兵天將下來助你!」

許輕舟用力的點點頭「師尊,放心去吧,只要有我在世一天,人族便一天不倒!」

大天尊放心的笑了笑,又看着西邊魔族聚集之地心道「死婆娘,你給本尊等着!」心裏按下暴打魔族某位死對頭的想法,大天尊的雙手緩緩的張開,既然能飛升,那就要用最瀟洒的姿態,遭了,忘了讓輕舟把我飛升的樣子臨摹下來,這傻徒弟肯定光激動了。也不知道為什麼,越接近黑洞大天尊的念頭越多。

進了,進了!也不知道上界是什麼樣子的,仙子多不多?仙餚好不好吃?大天尊滿臉激動的想着上界的情形,但只聽「咚」的一聲,大天尊停在了黑洞外「什麼情況?!」摸着頭上的一個大包大天尊一陣懵逼。

抬起手碰了碰黑色的洞口,一層隔膜把洞口封的一絲不漏,「不是書中記載通道打開就能飛升的嗎?把本尊擋在通道外是何意?」

不信邪的大天尊隨即一拳轟在洞口,透明的隔膜紋絲不動,看着完好無損的洞口,大天尊氣急敗壞的抽出一把劍,然後傾盡全力的刺向洞口,然而這能斬殺天尊的一劍卻絲毫刺不進那一層薄薄的隔膜,

「我就不信今天斬不開你」大天尊狀若瘋狂的一劍又一劍的斬向洞口。

而許輕舟也是無措的跪在飛升台上喃喃道:「升不上去了,完了,人族完了。」

也不怪如此強大的天尊和大天尊這麼失態,實在是人族最後的希望都在他倆的身上,尤其是大天尊,本來做好成了飛升仙界不成身死道消的準備,但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不上不下。足以把天尊逼瘋!

許輕舟在飛升台上慢慢的站了起來,即使飛升通道打不開如何,即使沒有仙人幫助又如何,難道我人族就坐以待斃嗎?!我看不是這樣的,我人族修士篳路藍縷,與天斗與妖斗與神斗!最後還不是我人族贏了!

想到這的許輕舟堅定的握緊雙手,騰空飛向大天尊,師尊的道齡太大了,也該退下來好好的頤養天年了。接下來就讓我帶領人族一路逆襲,打敗魔族,收復三洲,帶領整個人族重回巔峰!

許輕舟在大天尊身後停了下來淡淡的說道「師尊,沒用的,別砍了,我們下去重新商議接下來怎麼抵抗魔族吧。」

大天尊癲狂的喘着粗氣說道:「你滾一邊去,別攔着我飛升,你是不是看我能飛升不服啊,你信不信我殺了你這個逆徒!」

「師尊,你被飛升引出了心魔了,從今起你就好好的鎮壓心魔吧,接下來人族的事就交給我吧」許輕舟拿着一把劍若無其事的說道「現在是年輕人的時代了,老年人該讓路了」

聽到這話大天尊憤怒的說道:「好啊!你這逆徒,居然敢拿着劍對我說話,今天我就清理門戶!」

「那個,二位,打擾一下,能不能問一下,這裡是哪?我能出去嗎?」就在這對師徒倆就要拔劍相向的時候有第三個聲音出現了。

大天尊和許輕舟咻的一聲出現在洞口之外,只見那黑色洞口裡站着一個年輕人,面白無須,一頭短髮,穿着怪異,長相俊雅,手拿一卷書正笑着說道:「二位…前輩?能不能打開這個通道,畢竟關在裏面挺難受的。」

大天尊皺了皺眉頭「你誰啊,怎麼在飛升通道里?你想搶我的機緣?」

許輕舟隨即反駁道:「師尊,你又着相了,此人在飛升通道里肯定不是一般人,說不定就是上界的仙人,不過我覺得就算是仙人也不一定能領導人族,不如在此地把他殺了吧」

陸為一聽嚇了一跳,心道怎麼剛到這個世界就遇到了倆二逼?動不動就喊打喊殺。連忙沉下心神在心裏問道:「生哥?祖宗?都到站了能不能醒醒?現在是怎麼個情況啊」

生死簿語氣懶懶的回應道「傻逼,慌了吧,沒老子看你怎麼辦。先別慌,這倆二逼被域外黑氣引出了心魔,問題不大,累死他倆也打不開接引通道,另外出去以後少特么像個傻逼似的對着我的本體說話,你見過哪個正常人對着一本書瞎嗶嗶,有事找我在心裏默念,沒事我下了,886」

「別忙着走啊我的祖宗,我怎麼出去啊,」陸為急忙喊住滿嘴胡言亂語的生死簿:「另外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你要去哪啊祖宗」

「你他媽的能不能有點耐心,看到那張紙了嗎?等它飛上來接觸到接引通道的時候你就可以出去了。該說不說,你腦子裡那些記憶還真新鮮,我生死簿!YYDS!」

陸為聽到生死簿的話頭都大了,別人被車撞了都得清空手機瀏覽器再昏過去,而陸為的記憶都被翻了!「媽的,這老貨,遲早把它扔進火里。嗚嗚,我的清白!」

陸為沮喪的坐在隔膜上,看着這倆師徒又開始針鋒相對,一個說逆徒看劍,另一個說師尊,你老了。陸為就感覺在看一場VR電影一樣,簡直不要太身臨其境。

隨着那張殘破的書頁越來越近,大天尊和許輕舟的打鬥也停了下來。他倆都感覺到了氣氛不太對,這倆人有些不確定的看了看手中的劍,尤其是許輕舟,道心都有些不穩,要不是剛才心境有些突破也許現在道心就崩潰了。

此時的書頁晃晃悠悠的飛臨接引洞口,左右晃了晃,似乎嫌棄有兩個礙眼的人形生物存在,從那書頁上浮現出兩個「滾」字,僅僅是剎那間那兩個字就拍在了大天尊和許輕舟的身上,瞬間這倆人就不見了身影。

書頁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然後抖了抖身上並不存在的塵埃,鄭重的貼在了隔膜上。

只聽得咔咔幾聲,薄膜像是玻璃一般碎裂,陸為腳下一空,忙不停的用腳亂蹬,隨即發現只是在慢慢的下沉,並沒有自由落體。而那頁殘破的紙好像用盡了力氣似的,有氣無力向著陸為手中的生死簿飄來,他趕緊把手中的書放在那張紙的前面,隨着牽引力的消失,那張殘破的紙竟然慢慢的融進生死簿中!隨即生死簿發出一道衝天白光。

陸為目瞪狗呆的看着那道白光說道:「這是要進化了?生死簿進化,超生死簿獸?」

「我討厭你說的爛梗,另外,你就是一傻逼」。陸為心中突然響起生死簿的聲音「接下來,往天上看,有好戲要開演了」

此時的陸為已經飄在了半空中,抬頭往天上看去,生死簿身上的白光照在接引通道里,只見那通道盡頭黑氣亂竄,其中更是有奇形怪狀的生物要在接引通道里湧出來,可是只要碰到白光都會煙消雲散。

陸為問道:「這啥玩意兒?看着怪噁心的。」

生死簿回道:「這玩意就是域外天魔,一般修士渡劫的時候都會遇到自己專屬定製的域外天魔,怎麼樣,小陸為,要不要來一隻磨鍊道心啊?」

陸為翻了個白眼,我一個凡人要着幹啥。隨着域外天魔的死通道內越來越空曠,可生死簿的白光越來越大,直到擴充到通道的邊緣。隨着轟隆一聲巨響,接引通道被硬生生的撐爆了!而陸為此時也落在了地上。

天空一聲巨響,老子閃亮登場!

《我家族譜成精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