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就是絕世妖孽
我就是絕世妖孽 連載中

我就是絕世妖孽

來源:google 作者:一通亂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通亂寫 奇幻玄幻 許明

【絕世妖孽+無敵+平推爽文】許明帶着遊戲中【絕世妖孽】的詞條穿越玄靈界天賦、根骨、悟性通通拉滿!這四周流動的就是靈氣吧?我去,我身體里怎麼感覺藏着一股洪荒之力?天上那些花里胡哨的,原來就是天道法則啊!我不是天才,我是絕世造孽!不需要苟着發育,境界對我來說只是時間問題!吃癟?不存在的,懂不懂絕世妖孽的含金量啊?等等,你們怎麼都一副吃驚的表情,我可是絕世妖孽,越階殺敵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展開

《我就是絕世妖孽》章節試讀:

許明接下來也打算前往東部邊境的魔教分舵。

這樣橫跨了半個北域的長距離行程,靠人力是肯定不現實,必須乘坐大型的渡船。

按照地圖的指引,經過十天的跋涉,許明來到了蒼州境內最大的仙家渡口。

見到許明一個通靈圓滿的修士單獨來渡口,守門人心中稍有些疑問。

這人能付得起入門費嗎?

「通靈境界,一人,入門費一百下品靈石,概不講價。」守門人瞟了一眼許明,斜着身子說道。

許明本想用三龍教里搜刮來的靈石付錢,但見這守門人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有些不爽。

「請前輩過目。」許明說著,便把一粒幻雲星砂遞了過去。

「什麼玩意兒,咱這裡可不能用東西抵價,你…嗯!?」

守門人看清了許明遞過來的東西,頓時身子站的板正,捧着幻雲星砂的手掌微微顫抖。

他在這守門了四十年,見識極廣,自然是認識幻雲星砂,並知曉他的價值。

一個通靈境修士拿出這等貴重之物,屬實令他大為震驚,這可相當於一千塊上品靈石啊!

這時候,他看向許明,臉上已經堆起了笑臉:「嘿嘿,道友…這夠是夠了,但我這裡…找不開啊。」

許明撇撇嘴,隨即兩手一攤,意思很明顯。

我沒帶零錢,你自己想辦法吧。

守門人沒法,只得連忙向渡口裏面傳信。

不多時,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從光芒中現身。

「小友,讓你久等了,請隨我來。」老者的態度十分客氣,側過身對許明做出了請的手勢。

同時,那守門人也弓着身子乾笑道:「額…呵呵,那個道友啊,剛才是我眼拙,你別放在心上。」

許明神態自若,擺擺手表示無礙,隨後跟着老者走入石門。

待眼前的雲霧散去,一步向前,景色便是豁然開朗。

一座恢弘氣派的雲上之城,如畫卷般展現在二人面前。

這城分為兩層,下層是一座超大型的仙家坊市,供各地而來的交易物品。

上層則是由流雲搭建的萬丈雲台,雲台邊沿大小渡船無數,來來往往十分熱鬧。

「我姓陳,是雲亭渡口的管事,請問小友如何稱呼?」

「見過陳管事,晚輩許明。」

面對老者,許明的態度也好了很多。

他的想法很簡單,你對我客氣那我也敬你三分,你和我擺譜我也懶得正眼瞧你。

「許小友來渡口可是要坐船?」陳管事問道。

「是的,請問最近的一艘前往涼州的渡船什麼時候啟程?」

涼州就是北域最東邊的區域,這次要解決的魔道分舵,也正是在涼州境內。

「涼州嗎?最近的一趟也得到明早,今日是沒有了。許小友若不嫌棄,我可以給你安排住所。」

許明第一次進入渡口,有人帶路正好省了很多事,於是便欣然答應。

不得不說,一顆幻雲星砂的分量屬實夠重。

老者直接把許明帶到了雲亭渡最高檔的一處仙家客棧。

說是客棧,倒不如說是一座雪峰。

這客棧是將雪峰內部掏空,然後在裏面建立的。

見到老者,客棧掌柜連忙上前行禮。

「陳老,您怎麼來了?」

「給這位小友安排一個最上品的洞府住下。」

「是!這就安排!」掌柜連連點頭,然後就帶着二人走上一處傳送陣法。

一陣法光閃爍,許明進入了洞府。

最上品,首先體現在了大小上,這洞府足有一個操場那麼大,用數道結界隔成了幾處空間,全部的傢具與裝飾物,都是用上好的紫雲石打造。

所有修行可能會用到的物品,比如煉丹爐、熔煉台、靜室、黃紙硃砂等等,也都是一應俱全。

並且,此地的靈氣也是外界的五倍之多。

「陳老,您看這裡行嗎?」掌柜的搓着手,略顯緊張的問道。

能被陳老帶着來的人,那都是一等一的貴客,他可不敢怠慢。

陳管事沒答話,而是望向了許明,後者笑了笑:「多謝掌柜了,我很滿意。」

「哦,那就好,那就好!」

說罷,掌柜便知趣的退出了洞府。

他走後,陳管事從袖口取出了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許明。

「去除入門費和洞府費用,餘下的九百八十九上品靈石,還有零頭的九十九中品靈石都在裏面了,許小友可以清點一下。」

許明收下後就直接放入衣兜:「不必了,我信得過陳管事。」

陳管事眼中露出欣賞的神色,接着又取出一塊白色令牌交於許明。

「這是咱們雲亭渡口的貴客牌,以後許小友在渡口內的任何消費,都可折去兩成。」

「多謝陳管事,那我就不客氣了。」許明欣然手下,不缺錢是一回事,但沒誰會嫌自己錢多。

陳管事離去前,最後還告訴許明,今晚在聚寶樓會舉辦一場拍賣會,他若是感興趣,可以去逛逛。

洞府內安靜下來,許明盤坐在蒲團上細細思量。

守門人的氣息強過三個土匪不少,估計最少也是個半步洞玄,而這位管事的修為更是深不可測,應該是位貨真價實的洞玄修士。

並且一路上許明就見到了兩位和他打扮相同的人,如此看來,管事應該只能算是雲亭渡口的中層管理者。

不過能夠在一州之上建立如此規模龐大的渡口,並運營百年,有這般實力和底蘊也實屬正常。

現在距離天黑還早,許明就從儲物袋中翻出了那本陰柔男子修鍊的天階殘卷。

他對那黑炎有點興趣。

幾頁泛黃的老舊獸皮紙,上面記載的文字很古老,許明也看不大懂。

不過這對許明修鍊並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因為就和《冰魄玄功》一樣,在他翻開獸皮紙的下一秒,其中晦澀難懂的字跡就主動鑽進了他的大腦。

在經過一段轉化後,許明得知了這門功法的名稱。

《隕日焚天訣》!

這似乎還是個天階中品的功法,比他修鍊的《冰魄玄功》還厲害。

只可惜並不是完整版,這份殘卷的內容,大概只有全本十分之一不到。

其內容僅僅是一個開篇。

許明運轉靈力,試着修鍊這門功法。

四個時辰過後,拳頭大小的黑炎便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三龍教的大師兄要是看到此情此景只怕是要當場吐血…

他為從得到這門功法,花費了數十年,才修鍊出指甲大小的黑炎。

而許明只用了四個時辰就練成,並且那黑炎比他大十幾倍!

許明唏噓感慨道:「可能,這就是絕世妖孽和凡夫俗子的差距吧~」

《我就是絕世妖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