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有雙身·勝啟篇
我有雙身·勝啟篇 連載中

我有雙身·勝啟篇

來源:google 作者:菇 涼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卡姿蘭 現代言情 阿玉

《我有雙身·勝啟篇》【已完結】我正要在刑場受罰時,突然眼前一黑因為我閉上了眼睛切換賬號、登錄小號再睜眼時我已經坐在了一座矜奢宮殿的中央,四周垂滿蠶絲織成的白幔,膝下是鋪上細膩綢緞的圓狀床榻——而展開

《我有雙身·勝啟篇》章節試讀:

方才翻騰的殺氣也將他整個打濕成了淋雨的小狗。
無聲地掉着眼淚,小變態一雙純粹的黑眸死死地盯着我,在我心虛又不安的迴避中,小變態狠聲吐出他的名字:「唐璽,師父,我叫唐璽。」
然後他猛地站起身,一個踉蹌後甩袖而去。
我第二次看呆了。
這、這算什麼意思?
而那邊唐璽才摔門而去,牆上標本似的青年這才遲鈍地開始動作,好似將身體從刺入的長劍中一點點抽出,黎子秋緩慢地左右搖晃僵硬的身體……然後「叭唧」一下面朝地面狠摔在了地上。
我敢說我確實聽見了其中骨骼斷裂的聲音。
只是我這個旁觀者都替他肉疼到牙酸,慢吞吞從地上爬起來的黎子秋卻依舊面無表情,彷彿感覺不到丁點疼痛。
他舉起雙臂,被唐璽釘斷的胳膊上一秒還軟塌塌垂在手肘,下一秒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板直詭異的弧度,歪曲的身板也「喀嚓喀嚓」挺拔了幾分。
目睹全過程的我瞳孔地震。
這是人類能做到的嗎……這根本是怪物吧?

放下自愈的雙臂,黎子秋又一步步向我走進,即使距離拉進也聽不見對方的一點腳步聲或呼吸聲,我心中發怵得越發厲害。
他就是我小號的大徒弟?
我小號的徒弟里就沒一個正常人嗎?

本能想要後退,然而肩膀上銀鏈震動發出的聲響隨即又提醒我:我現在的處境一點也不亞於方才被唐璽釘在牆上的黎子秋。
不過……我後知後覺,自己被刺穿肩膀的我怎麼一點也感覺不到疼?
手指粗細的銀鏈只要稍稍一動,延伸至屋頂的整根鏈條就能顫簌簌響好久,清脆悅耳的聲音好似相互敲擊的銀葉子,聽見那急促的響動,黎子秋腳步一頓,邊緣呈墨綠色的虹膜遠看去古井無波。
他就這麼靜靜凝望着眼前被拉下神壇,囚於深宮的男子,黎子秋薄唇微啟:「師尊。」
又是一陣「丁零噹啷」的金屬脆響,軟塌上白衣大敞的男子似乎是受這一聲毫無感情的「師尊」刺激,掙扎幅度更大的同時他鎖骨上淺淺的疤痕更像那撲簌簌晃落的櫻花瓣。
明明是高不可攀的一宗宗主,此刻卻被他一手撫大的徒弟拷在這見不得人的宮殿,反差殘酷而又濃烈,禁忌中更顯可憐可愛,悲壯到了極致。
而黎子秋只是

《我有雙身·勝啟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