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
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 連載中

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

來源:google 作者:一點都不逍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蘅 秦妍

女主是鹹魚青年然後見義勇為扶老奶奶過馬路結果和老奶奶一起出車禍被撞死了,然後穿越到了一個娘早早就死了的庶女身上,不過有一個疼自己的便宜爹,和巨愛哭的小丫鬟,以及沉穩卻愛幻想自己是天下女主夢中情人的老哥,,,這這這怎麼搞,最後女主決定上山去修仙秦妍:雖然我是一條鹹魚,但是我也有節操好吧!因為我看上了那個溫潤如玉的白衣公子,咱就是說,為了帥哥,拼一波~~溫蘅:你,過來啊~展開

《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章節試讀:

秦妍看看了看自己快摸到肉包子的手,恨不得原地飛升。瑪德,叫你手賤嗚嗚嗚,這下好尷尬。該是說聲謝謝,然後拿走肉包子遁走呢?還是說為表感謝給他表演一下: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四季。然後拿着肉包子遁走呢?嗚嗚嗚,好難抉擇。

「真的很感謝你,嗚嗚嗚~白蓮山的飯菜太難吃了,我快餓死了。敢問這位兄台大名,我以後一定非常感謝你,同在一山為兄弟,以後有事你儘管喊我。」秦妍一邊拿着包子兇猛的撕咬中,一邊抽出空來回答道。

「不用了,一個包子而已。」說完他起身便走了。

「叮咚,您的小可愛系統上線啦!咳咳,宿主,恭喜你完成任務—與君初相識,現在系統為您發放獎勵,專治跌打損傷的正紅花油一瓶,請宿主再接再厲哦!」

「什麼?正紅花油?救命,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人家的穿越系統都送什麼秘寶,你送我正紅花油?你敢不敢現在出來跟我打一架,嗚嗚嗚~這是我看過最窮的系統了。

咦~等等,為什麼我剛剛見了那個兄台就完成任務了,不是吧!真的要這麼倒霉的嗎?他就是溫蘅大帥哥?抑鬱小可憐?系統,下次你能不能提醒我一下,真的好糗。那是我攻略的對象,我卻在他面前悄悄偷他包子,還跟他稱兄道弟,救命,本來還幻想發生治癒他,他肯定也許會愛上我的甜蜜寵文橋段。

現在,算了吧!他肯定是一個有眼光的人,瞎了眼才會喜歡我。治癒他?乾脆把我埋了吧,我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白蓮山的新入門的菜雞們聽着,我是你們的二師兄,掌門讓我通知你們,今天晚上自己的師長會檢測你們練了一天的成效,如果一點都不會的話,明天就加倍,通知完畢。菜鳥們,加油吧!」一個清澈的溫潤男聲傳遍了整個白蓮山。

眾人驚恐道:這特碼是哪個大帥哥(sb)練的河東獅吼。

所以,某個人的鹹魚夢又破碎了。

算了,去練法術!咦~我的教學師兄是誰來着?

昨天在正殿念的時候沒有注意聽。還給每個弟子都配了一塊石晶,上面發送了每個新入門弟子的教學師長以及《白蓮山弟子守則》不多,也就總共有10086條。

其實那石晶也就是一塊石頭,在上面施展點自己的術法,就能打開這石晶,可以發送消息,方便各位師長們傳喚自己的弟子,可以瀏覽宗門趣事。還有整個悟斯大陸的八卦都可以在這小小石頭上看到。

可是我不會法術呀!要不,先去隨便請教一個師兄教教我怎樣運用這法術,等會了,我再看我的教學師長是誰,嗯~就這樣辦!要不去請教溫蘅,嗯!沒錯,正好去完成任務,說干就干!

「大師兄,時間到了嗎?我真的堅持不住了,嗚嗚嗚~」秦妍一手拎着個大板磚道

「還有一個時辰。修行不光要練習法術,更要強筋健骨擁有一具好的體魄。」

很久以後~~

「師兄,時間到了沒?我真的不行了。」

「嗯,可以了。」某溫姓男子懶洋洋道

溫蘅話音剛落,那邊的秦妍便直接東西一扔,往地下一躺。

嘴裏委屈道:「救命!我受不了了!這比要我的命還難受!師兄,能不能不要這麼認真,放放水可以嗎?我又不想成為白蓮山第一人。」

「不行,我作為你的教學師兄必須得對你負責,今天下午掌門要抽人測試,你忘啦?你作為他昨天剛收的小徒弟,必然會抽到你。」

「啊?你說什麼?你是我的教學師兄?」秦妍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道

「嗯,我們都是掌門的弟子,所以師父讓我來教你了。」

秦妍在一分鐘前還高興的以為今天練完就要解脫了,不知道溫蘅教的是哪個倒霉蛋呢?以後有那些個同門好受的。沒想到,小丑竟然是我自己,頓時覺得世界不美好了,毀滅吧!

「接下來是練習你的術法,今天練習運水術,很簡單,你用你的意念來控制自己的手,手隨心動,所想即所悟,想像你的手裡有一根鏈子,你可以用鏈子將那池中的水拖出來,現在你試試。」

秦妍懵了,這說的那麼抽象,誰懂呀嗚嗚,我只是一個菜鳥,大師哥,能不能照顧一下菜鳥的感受。

秦妍心裏是這麼想着,手卻不敢停下,唯恐惹這大boss不快,這個下了山後殺了整個皇宮的人,基本上跟他有點血緣關係的都殺的不剩了。恐怖如斯是真的不敢惹呀!

手隨心動~~

噗……

秦妍:我想要的不是這個結果

溫蘅:無語

原來剛剛秦妍正在開始她自信滿滿的展示時,她將那塘中的水全都移到了溫蘅頭上,幸好溫蘅反應快施展了防護罩。

但是,重點的是他只罩在了他自己身上,旁邊的秦妍: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心冰涼了四季。她渾身上下沒有一點是乾的

「行了,今天就練到這裡吧!」某狂拽炫酷哥冷冷說道接着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妍:大師哥,這酷熱的天氣,你為何說出了這麼冰冷的話。

《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