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蕭軍江凌秋
蕭軍江凌秋 連載中

蕭軍江凌秋

來源:google 作者:蕭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九淵 蕭軍 都市小說

【fqxs】蕭軍圍着鱷魚池轉了一圈,回頭問道:「夏雪平時不怎麼在家?」夏雪好奇道:「你怎麼知道?」「女主陰、男主陽,你哥都病了,你能承受住這種煞氣?」蕭軍又看向夏九淵,「莊園總有人生病吧?」夏九淵驚訝道:...展開

《蕭軍江凌秋》章節試讀:


蕭軍圍着鱷魚池轉了一圈,回頭問道:「夏雪平時不怎麼在家?」

夏雪好奇道:「你怎麼知道?」

「女主陰、男主陽,你哥都病了,你能承受住這種煞氣?」蕭軍又看向夏九淵,「莊園總有人生病吧?」

夏九淵驚訝道:「你怎麼知道?」

連續的『你怎麼知道』,江凌秋的嘴角微微上揚,老公好牛!

蕭軍四下掃了一眼,平靜道:「關門,封窗,燃香!」

別墅內開始動作,老管家問道:「蕭先生,點幾根香?」

「一百零八根。」蕭軍掃了他一眼:「其他人陪我上樓,醫治夏少爺。」

回到樓上,蕭軍施展神奇的針灸術。

幾分鐘之後,夏子良吐出一口黑血,臉色逐漸恢復。

蕭軍收起銀針,走出房間,「我們下樓。」

「好,好!」夏九淵的城府之深,眼眶竟然也有淚光閃動,心中對蕭軍升起感激之情。

回到一樓,蕭軍估算一下時間:「開門!」

保鏢們把門推開,一個膽小的癱坐在地。

大廳內充斥着煙霧,空氣中有一個位置形成人類的輪廓,而且『它』還在水池的上方飄蕩。

江凌秋摟住蕭軍的胳膊,一臉緊張:「老公,這是什麼啊?」

夏九淵是一個無神論者,也感覺受到了衝擊:「蕭先生,要不要撒點雞血,糯米之類的?」

蕭軍一臉詫異:「為什麼?」

「鬼不是最怕這玩意么?」

蕭軍痛心疾首的痛斥道:「二十一世紀的人,你怎麼還能封建迷信!」

夏九淵:「……」

夏雪:「……」

大哥,臉呢?

蕭軍指着大廳的每個方位:「這個世界沒有鬼神,只有風水,這裡的出口是葫蘆狀,陽氣不易進入!」

「不僅如此,鱷魚池的設計就是凝聚煞氣。」

「所以,住在這裡的人,最後都會死!」

夏九淵倒吸一口涼氣,眼神發冷:「把這棟大樓的設計師請來喝茶。」

旁邊的大總管急忙躬身答應。

夏雪指着飄蕩的『鬼魂』,問道:「蕭大哥,那是鬼魂么?」

「那是煞氣凝結而成!」蕭軍搖了搖頭,「若非夏爺這種窮凶極惡之人在這裡鎮住煞氣,莊園里的其他人早死了。」

「……」夏九淵乾咳道,「蕭先生,接下來怎麼做?」

「鱷魚處理掉,池子填平,順便在這裡消消毒。」

夏九淵急忙再問:「用什麼消毒?雞血還是?」

蕭軍看了他一眼:「消毒水就行……鱷魚池的味太大了?」這種智商怎麼出來做大佬的?

「……」夏九淵忽然感覺牙痒痒。

就在這時,小女傭跑到樓下大喊大叫:「老爺,少爺恢復正常了!」

夏九淵急忙道:「我先上樓,你們吃頓飯再走吧?」

蕭軍搖了搖頭:「我要回去照顧妹妹。」

夏九淵沒辦法,只能掏出一張卡,「這是一億酬金,別推辭……。」

蕭軍一把搶過銀行卡:「這多不好意思。」

「……」

夏九淵愣了一下,然後嚴肅說道:「蕭先生,您以後就是我的恩人,遇到麻煩隨時可以找我!」

江凌秋等的就是這句話,蕭軍和自己結婚以後,肯定有很多麻煩,這次多了一張底牌。

……

轎車開往市區,蕭軍一直不停的洗腦:「你看到了,我的脾氣不好,賊能惹事……下次說不定連累江家。」

你就這麼看不上我么?江凌秋氣的咬牙切齒:「行了!三個月期限,如果不合適,你可以提出離婚!」

因為剛被背叛,就算人家再好看,蕭軍也不想談感情的事情。

不過人家救過妹妹,惹不起!

民政局。

蕭軍有點尷尬:「戶口簿找不到…哎呦,好像是落在夏家了。」

江凌秋一臉無奈:「我給夏家打個電話。」

這裡信號不好,江凌秋一邊撥號,一邊走出大門。

恰好這時,康婉兒和張萬建走出辦證廳,滿臉都是嫁入豪門的喜悅。

「糟糕,他怎麼來了?」康婉兒眼珠子一轉,得意起來,「我明白了,舔狗害怕我生氣,所以又來舔了?」

「晚了!我倆領證了!」

「你以後沒資格做舔狗了!」

康婉兒顯擺手中的結婚證,得意洋洋。

過來辦事的群眾紛紛吐槽:「人家結婚了,還追着舔?」

「真沒見過這種不要臉的。」

蕭軍皺着眉毛,更多是無語:「怎麼你能來結婚?我就不能?」

康婉兒一臉不信的嬌笑,「真有女人嫁給你,一定也是缺胳膊斷腿!」

「沒錯!」張萬建憋着一口惡氣,「絕不可能像我老婆這麼漂亮!」

蕭軍趕緊走遠一點,沒到報仇的時候,他害怕忍不住提前打死他們!

張萬建見狀得意洋洋:「你說啊?能像我老婆這麼漂亮?」

噔噔噔。

眾人目光的獃滯,好漂亮的女人!

江凌秋在眾目睽睽之下,挽起蕭軍的胳膊,甜甜的叫了一聲:「老公!」

蕭軍看了一眼江凌秋和康婉兒,然後說道:「我這人臉盲,有你老婆美么?」

張萬建還在擦着口水,條件反射似的連連點頭:「美,美……」

周圍鬨笑一片,張萬建反應過來,羞惱的落荒而逃。

逃出民政局之後,張萬建抓狂似的質問:「他真是一個破落戶?沒錢沒房沒車?」

「真的,唯一的房產也被我騙過來了。」康婉兒氣得牙痒痒,「你是真沒出息!那個女人,一定是他找的臨時演員。」

張萬建給民政局的朋友打去電話,詢問之後,無比憤慨道:「今天根本沒有姓蕭的領證結婚!!這個小屌絲雇個美女騙我!」

康婉兒不甘心道:「這事就算完了?」

「放心,他妹妹不是在醫院么?看我操作……」張萬建給住院部副主任打電話,客氣了兩句,隨後才說,「我有一個仇家住在你們醫院,對對……能不能把他趕走?」

楊副主任故意拿捏一下:「醫院現在管得嚴,上下打點要花錢。」

說的這麼順口?張萬建咬了咬牙:「一百萬,您拿去打點關係。」

「好。」楊副主任興奮問道,「說吧,什麼名字?」

「蕭若晴,她住在……」

「傻逼!」楊副主任破口大罵,手機傳來盲音。

「靠,什麼情況!」張萬建眼裡閃爍着凶光,「無所謂,我和醫院附近的混子很熟,好好做一下安排……」

康婉兒重新興奮起來。

夜幕降臨,夏家送來了戶口,夏軍和江凌秋領證成為了夫妻。

走出民政局的大門,蕭軍感覺很不真實,以後追小姑娘,就變成有婦之夫搞破鞋了?

唉,家中的老婆很美,可我和她戀愛都沒談過……

江凌秋眼睛裏都是幸福,曾幾何時,這就是她的夢想。

「三個月?」蕭軍問了一句挨揍的話。

「嗯!」幸福有陰影了,江凌秋氣鼓鼓說道,「你和我回家。」

「算了吧,我又不想入贅。」看到對方不悅,急忙補充一句,「我要照顧妹妹。」

「那好,我送你回醫院。」

蕭軍在醫院門口下車,轉身走進小巷,七拐八拐,然後停住。

尾隨他的中年男子向後退了一步,問出一句深入靈魂的問題:「你父親是蕭破天?」

「對!」蕭軍早就發現有人尾隨,以為是情敵之類的,沒想到竟然詢問自己的家世。

「你是蕭破天的親生兒子?」

蕭軍皺起眉頭,對方是不是一個傻逼?


《蕭軍江凌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