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幸而早早遇見你
幸而早早遇見你 連載中

幸而早早遇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陸青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琦 現代言情 陸青青

【】當初陸早早告訴陸青青,說她要當警察,陸青青就特別不贊同,沒什麼原因,就是她太了解陸早早的性格了妹妹陸早早,性格軟弱,柔善可欺,根本不是殺伐果斷之人這樣的人怎麼能當警察呢!可是妹妹還是偷偷的報了名...展開

《幸而早早遇見你》章節試讀:


傍晚,刑偵大隊。

「江隊,查到了,齊烈,三十五歲。此人有參軍經歷,入過五年的特戰部隊,後因作戰時腿部受到重創,被迫轉業。但他後來從轉業的單位離職,兜兜轉轉開了個心理治療室,做過心理治療師,口碑是很不錯的,前幾年卻因違規操作,給精神病患錯誤指導,導致其不幸墜樓,而後關閉。社會關係有點一言難盡,齊烈的父母表示不認他,而他的妻子五年前失蹤,沒有任何線索。他有一個兒子,今年十歲,對這個爸爸,也是無感。這一家人都奇奇怪怪的,關係差不說,性格都還很怪異。齊烈的父親母親絕口不提這個兒子的事情,齊烈的兒子,似乎很怕齊烈,一提這個父親就嚇得不行。」匆匆趕回來的張海平,經過了一個下午的調查,此刻正在彙報着新鮮出爐的嫌疑人社會關係。

啪……寂靜的會議室,陸早早的手機掉到了地上,而她一臉的驚恐,像是看到了什麼特別可怕的事情。

「小棗兒,怎麼了這是?嚇成這樣?」 張隊就坐在陸早早身邊,拍着她的肩膀,溫聲的問着。

陸早早指着手機,咽了咽口水,驚恐未定的說著 「張,張隊,我手機收到一條信息。他說,他叫齊烈…」。

江琦迅速的走過去,撿起地上的手機,入目的就是一條短訊:「我叫齊烈,我知道你們在查我。但我不怕。我要得到你,不要掙扎,不要抵抗,免受傷害。」

「碰!」 江琦一隻手錘到了會議桌上。「申請逮捕令,給我抓人!」

「小棗兒,這些天,不許離開我半步。」,江琦心裏那股子危險的感覺更加強烈了,比今早在現場還強烈,他理不清這份不安,到底是因為事情牽扯到陸早早,還是因為這條短訊充斥着十足的挑釁。

「等一下,我有個案情要補充。」 張隊聽說要抓人,突然出聲,「就是下午回來那會,在公信箱里,我拿到的一份資料,經過查證已經核實了,資料的內容全部屬實。顯然有人幫了我們。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廖哥,你來補充一下資料里的內容。」

「資料里的內容提及,三起案件作案時間內,這個齊烈都有不在場的證據,且是鐵證!他現在在DZ商業街那邊做安保工作,全程不僅有人證,還有視頻記錄。除了第三起案件的拋屍現場錄下了他的側臉,但不建議現在就打草驚蛇,他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弟弟,叫齊蒙,齊蒙曾經是一名法醫,在一次答案里涉嫌受賄,做了假證,妨害司法公正而被革職。後來就一直頹廢在家。也是大概五年前,齊烈同樣也給齊蒙報了失蹤,對了,跟鄭榕失蹤時間前後只差半個月。」 刑偵二隊的一位叫做廖凱的老刑偵人員,給出調查報告。

「齊烈的妻子叫什麼?什麼原因失蹤的?」 江隊聽完二隊的補充,問出了他心裏的疑點。

張海平回想了一下,「叫鄭榕,說是五年前要跟齊烈離婚,吵了一架就離家出走了。後來齊烈親自去報的失蹤人口,一直懸而未決。」

陸早早收到的那條短訊就像一枚深水魚雷,當事人陸早早那會震驚於對方居然查到了她的聯繫方式,驚過了,也就沒什麼了。倒是全隊上下好像都陷入了一片凝重的氣氛中。每個人都恨不得把眼睛擱在了陸早早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大家無聲的守護,心裏感動極了。

陸早早這邊還在緊鑼密鼓的核實線索,收集更多的人證物證以及目擊者,尚無明顯進度,嫌疑人也被密切的盯住,所有的工作都圍繞着這個叫齊烈的嫌疑人,有條不紊的進行着,第四起兇案在次日還是發生了……

全刑偵隊簡直要崩潰。這說明,兇手另有其人,至少不是這個叫做齊烈的。

這次現場是在市中心,屍塊排滿了那家叫做『想吃就吃『的小飯館,不同於前三次,這是四次拋屍案中,唯一將碎屍排列的整整齊齊的一次。

「所有的分屍特徵都與前三次一模一樣。只有一件事不同,這是個左利手。俗稱,左撇子。 所有切口、創口,都是左重右輕。」 梁晗敘說著自己的分析結果。

江琦雙手插兜,下意識擔憂的回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在認真做着案情分析的陸早早,確認人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的回過頭來,接過梁晗的分析,「那這麼說,出現了第二個兇手,還是說,不能併案處理了是吧?」

梁晗沒有接話,而是對着江琦似笑非笑,幾秒後,揶揄的說,「就那麼喜歡啊?這是捧着都怕摔着了啊。」 說著,還努了努嘴,指了指陸早早的方向。

江琦的臉一紅,也又看向了陸早早。聲音幽幽,「你不明白,這是我想拿命來愛的人。我疼了二十年的小丫頭,從小時候開始的喜歡,到後來長大了的深愛,這種感情,不是距離,與時間可以磨削的。」

「呵!難得,江大少還是個難得的情種!你在荊海市也算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存在了,什麼樣的妞找不着,看上這麼個愣頭愣腦的小棗兒,眼光着實有點…特別。哈哈……」 梁晗打趣他,她與江琦,打小就相識,彼此算是知根知底的。

江琦,荊海市三大家族的江家幺兒,本該含着金鑰匙的存在,卻因為當年母親與父親鬧離異,江母帶着江琦離開了,前幾年才回到了江家。後又因為職業,拒絕回家繼承家業,跟家裡的關係僵到了冰點。

那些大家族裡的紛紛擾擾,也是一言難盡的。

「遇上她之前,是誰都無所謂。遇上她之後,是誰都不行。」 江隊難得的篤定、嚴肅。

「哈哈…你江琦算是栽了。嘖嘖嘖……這小丫頭還挺好命。」 梁晗又回看一眼陸早早,剛好對上陸早早苦思冥想的側顏,「 嗯,長得是沒話說…」

江琦眼中儘是溫柔,刺傷了梁晗的心。她忍着心痛,調侃着江琦,只是為了和他多說幾句話而已。一邊跟隨着心,想靠近,一邊還要剋制着自己,保持着分寸,不去打擾人家的生活…

如此卑微卻偉大的愛着,人吶,都是如此的矛盾的。

DZ集團辦公大樓,遲遇結束了一上午的會議後,逮着蘇羽就問,「資料都給刑偵隊那邊了嗎?」

蘇羽回答,「都送過去了,而且他們也已經進行了核實。我們推測,保安室里的那個齊烈不可能是原來的齊烈。原來的齊烈是有腿傷的,這位沒有。而給陸早早發短訊的那位,也不是這個齊烈,恐怕背後還有一個人,操控着全局的。不過,保安室這位,卻是實打實的盯上了陸早早。昨晚就跟着她一路,不過他跟的很有分寸,陸早早以及送陸早早的人,都沒有發覺。我覺得他這兩天恐怕就要動手……遲總!」 蘇羽還沒說完,遲遇一拳打上了會議室的玻璃幕牆,頓時鮮血直流。

「不能直接抓人嗎?」 遲遇問蘇羽。

蘇羽撓了撓頭,「刑偵大隊有顧慮,猜測是想要一窩端,肯定要引蛇出洞,現在沒動,本身就是計劃中的一部分。我們最好不要摻合,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一邊說著一邊招呼人收拾殘局。

遲遇泄氣的坐到沙發上,蘇擎拿來醫療箱,給遲遇清創,蘇軻叫來人清理現場的玻璃渣子。

「再調四個專業的,保護陸早早。另外,蘇翼,去把我辦公室里陸早早的外套拿過來,我們去刑偵隊送外套。停,不要你去,蘇軻去!」 遲遇吩咐着。

蘇翼滿頭黑線……心想,卧槽!這還記仇呢?!蘇羽與蘇軻,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遲總,我保證我下次再也不在陸早早面前耍帥!啊呸,我就不帥,我儘力少在她面前刷存在感,成嗎?遲總,老闆,別封殺我啊。」 蘇翼說著還帶上了哭腔。

遲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說到做到?」

蘇翼連忙點頭,「我一定做到,不然你就扣我年假!」 這可是蘇翼最在意的東西。

「成,再給你一次機會。」遲遇似笑非笑的樣子,可真欠揍啊…

蘇翼表示,忍得了憋屈,才能浪得起來。他得忍!

坐在車裡的遲遇,抱着陸早早那件紫色外套,衣服上那股屬於陸早早的味道,才過去一天,已經淡了許多,而他,已經很想她了。

遲遇一晚上都沒睡,他的心裏七上八下的,放心不下。昨晚聽蘇擎說陸早早是江琦送到醫院宿舍樓下的,他是又欣慰又心酸。

他多想那個送陸早早的人,是自己。

可是現在小棗兒只把他當成了一個朋友,這離他的謀妻大業,還差九萬里!不過他該知足的至少不是當初的十萬里了,不是嗎?

遲遇這邊正向著市公安局的刑偵大隊驅車而來,陸早早卻晴天霹靂的接到了一條短訊,繼上次那條威脅短訊之後,這一條直接讓陸早早崩潰:別聲張,如果不想讓你姐姐死去的話,乖乖聽話。來市中心的假山公園,我在這個湖心涼亭等你,記住,你只有一小時。來晚了,或者告訴你的同事們,也不許帶手機,否則,你姐姐都會死。

陸早早第一反應就是撥打姐姐的電話,五個……無人接聽,又撥打了醫院科室電話,是一個值班醫生接聽的,「趙醫生,我是陸早早,請問我姐姐在嗎?」

「哦,是早早呀,你沒事吧?你姐姐不是去找你了?上午九點多那會她接到個電話,說是你受傷了,你姐姐手腳都是抖的,我安撫了好一會,她才穩住情緒。怎麼,你沒見着她嗎?這都十點多了呀,按理說早就到了啊!」 趙醫生明明白白的給陸早早敘說著。

「沒,沒事,趙醫生,我沒事。您別擔心。我姐姐可能遇到事情耽誤了。我去找她,您放心。」 陸早早掛斷電話,她知道,姐姐出事了。

她儘力平復心情,壓下奪眶而出的眼淚,眨巴眨巴幾下眼睛,長舒一口氣,和林妙妙說了一聲,她要出去一下,找吃的,「天吶,我好餓呀。」

林妙妙叮囑她、「行吧,但只可以在附近,不可以走遠。」

「嗯嗯,我記住了。」 陸早早走回位置上,拿出錢包,悄悄揣起了自己的配槍,匆匆寫下一張留言條:姐姐有難,我要救她。

留下手機, 而後,目光決絕的離開了刑偵大隊。

江隊、文隊、以及張隊,剛抓捕完齊烈回來。

江隊剛進大隊就問迎出來的林妙妙,「小棗兒呢?」

「哦,她說餓了,去買吃的了。」

「哦……」 江隊因為抓了人,也沒有過多的擔憂了。當下就進了審訊室。

而前後腳來到刑偵隊送衣服的遲遇,沒找到陸早早,「請問陸早早在嗎?」 剛好問的人也是林妙妙。

林妙妙當然認識遲遇,「陸早早去吃飯了。你找她有什麼事嗎?」

就在這時,蘇擎突然來到遲遇身邊,「遲總,負責保護陸早早的人說發現陸早早去了市中心公園,很有目的性。」

遲遇突然問林妙妙,「她是不是沒帶手機?」

遲遇沒等到懵圈的林妙妙回答,他視線一掃,在掃到旁邊桌子上,那隻屬於陸早早的手機,旁邊還有一張留言條,遲遇沒管留言條,他迅速拿起手機,隨意輸入了1,2,3,4,5,6,果然,解開了!入目的就是那條短訊……

遲遇匆匆秒了一下後,便揣起陸早早的手機。轉身就往外跑,並對着蘇羽他們說,「調集所有人,速達市中心的假山公園,救人。」


《幸而早早遇見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