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上任的閻王
新上任的閻王 連載中

新上任的閻王

來源:google 作者:我抓到了一隻小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婆 樓十八 現代言情

我說地府新上任的閻王,有多新呢昨天還在鬼屋吆五喝六做老闆,一封任命書到了,還沒捂熱乎,命就沒了這麼說吧,地府給我一個閻王職位,拿走我一條命展開

《新上任的閻王》章節試讀:

別想着撤了,你猜為什麼老閻王為什麼這麼多年才能轉崗?」
「為啥?」
「他一開始做閻王那兩年總想着撤熱搜,結果把錢都花在上面了,負債纍纍,直到前兩年才把帳平上,就你這賺錢水平,你要是再撤熱搜,嘿嘿嘿,你能把地府閻王的位置坐穿。」
12.行吧,不撤就不撤,但我得研究明白為什麼我不能像老閻王那樣讀懂人心。
問了黑白無常後,他們都說要想知道這個我得去問陸通判,他是最博學多才的。
千等萬等,終於在後半夜等到了和孟婆手拉手的陸通判。
我說孟婆今天怎麼還塗了胭脂。
沒等我打招呼,陸通判就興沖沖地打開了話匣子:「不是我說啊,十八,你那鬼屋整得真不錯,我看奈何點評上面你的十八樓評分最高。
我在裏面看到了好多小鬼,等過陣子kpi完成不了,我就去抓幾個過來。」
「要點兒臉,那是幫我賺錢的鬼,你別動。」
「賺了有什麼用,你在地府用不上。」
「那咋的,我就是做鬼,也要做有錢的鬼。」
一旁的孟婆對我和陸通判的對話明顯不感興趣,她繞着孟婆湯鍋轉了一圈,滿臉疑惑地問我:「樓十八,湯呢?」
「對,我今天賣得特別好……」沒等我說完,就聽旁邊飄過的鬼冷哼一聲,「放屁,明明是倒完了。」
沒等我丟眼刀,那個鬼就一個疾跑溜走了。
「樓十八,你是不是以為我不看地府熱搜,從你來了地府熱搜就沒換過主角,」孟婆陰惻惻地說,「那孟婆湯今天賣不完明天還可以賣!」
最後那句她是用吼的。
這麼說吧,孟婆吼一吼,地府抖三抖。
於是又一次聽到了鬼魂哭嚎的聲音。
「啥,不壞嗎?」
「大哥,這是地府,死了的人的鬼魂在地府都沒壞,這裡只有你的腦子是壞的。」
見孟婆痛心疾首的樣子,我也只能痛心疾首地承諾我會賠她錢。
早知道不會壞,我就不丟了。
結果,錢沒了,尊嚴沒了,還要去執行地府服務令。
13.在被孟婆劈頭蓋臉麻了半個時辰後我終於想起了我在這裡等他們是為了問陸通判我為什麼不能識人心這回事。
「陸通判,為何我不能像老閻王那樣識人心呢?
這裡的鬼在想什麼我咋都不知道。」
「小閻王,你怕不是瘋了?」
陸通判猶如看傻子般看我。
「這地府都是鬼,哪來的人心?」
「啥?
那為啥老閻王能知道我在想什麼?」
「你那會兒剛到地府,身體涼了,心還在,還沒死透呢。」
Excuse me?
「再說了,老閻王沒告訴你嗎,老閻王只能知道新閻王在想什麼,而且只能在地府用,除了地府就啥也不行了。
別著急,等下一屆閻王來了你就能聽出他在想啥了。」
「那要是黑白無常帶回來新的鬼魂我是不是也能知道他們在想啥?」
「哎你別瞎說啊,」白無常不知什麼時候冒了出來,「我很有原則的,人涼透了我才往地府勾。」
「那我為啥?」
這不科學啊。
「嘿嘿嘿,那會兒老閻王着急上天庭,一起上天庭的有好幾個呢,他怕搶不着好地方,就讓我給你整過來了。
再說了反正你不是三更死就是五更死,沒啥區別哈哈……」白無常說到最後開始尬笑。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首先,你沒有心。
其次,你已經死了。」
陸判官在一旁糾正我的說法。
雖然我沒心,體會不到痛苦,但這一刻我是知道啥叫欲哭無淚了。
折騰了幾天,我唯一留在地府的指望也沒了。
「樓十八你也別著急,這不是還有我們和你作伴嘛,你要知道最痛苦的人不是你,是我。
我天天和你在一塊兒,到了地府還碰到,我才是要哭的那個。」
孟婆在一旁安慰我,但我總覺得她的話不是安慰我。
「謝謝你,安慰得很好,下次別安慰了。」
我已經對今天的地府熱搜鬧成什麼樣子不感興趣了,讓我回我那冰冰涼的閻王殿哭會兒。

《新上任的閻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