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昔日紅顏
昔日紅顏 連載中

昔日紅顏

來源:google 作者:星空的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安文 星空的魚

愛情究竟是什麼?在二十歲以前我只把它當成一種色彩,二十歲以後我才知道,那是一段段刻骨銘心的回憶,就像月亮上的隕石坑,無論深淺總會留下痕迹,無法抹去……展開

《昔日紅顏》章節試讀:

半生追逐情感,想不通為何會是那樣子的相遇,又是那樣子的離去,聽着許巍《曾經的你》,想起曾經那個一邊打着我肩膀一邊哭的女孩——丁小雲,想想真是可悲,她或許把我當成可以託付終身的對象,而我只是敷衍的把她當成備胎甚至是路人。

「如果有緣,我們總能再見!」

這是多麼殘酷的一句話,她寄予了全部的希望,而我卻轉身便將之忘的一乾二淨,長相普通的女孩連渴望一場愛情都是奢望。

而蓮子應該是幸運的,她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了我的一絲青睞,又在我迷茫的空白期及時的住進了我的心裏,才得以和我結為連理,冥冥中自有安排,這安排讓我錯過了很多很多……

婚後七年,我們有了房子車子孩子,該有的都有了,生活美滿,完結撒花。

但此刻,若說成功吧,貌似還差得很遠,畢竟房子的首付還是小姨子出的錢,我每月的工資abc 多,還了房貸剛好夠自己一個人開銷。

若說失敗,卻也不見得,畢竟老婆是高中老師,還是重點班的班主任,她帶着小孩住在丈母娘家裡。而我每天要做的就是養活自己,偶爾玩玩遊戲看看書,絕對比大多數男人要自由幸福。

這一切也只是表象。

樓下時不時傳來激烈的爭吵,夾着摔門謾罵的聲音,而我與蓮子也已經冷戰了五天。

我到樓下買了包煙,儘管我戒煙已久,但還是在江邊尋了一個無人的所在,望着江景,默默的抽着煙。

始終不能明白,肉身住在高樓里的人,心為何卻住在負一樓。

這是一個沒有早餐的時代,甚至連個晚餐也無法保證。工作累了一天,回到家裡卻是個冰冷的所在,因為工作壓力大,經常失眠,煩躁易怒,終於還是和她吵了一架,我想要的只是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已,而她想要的只是錢,儘管我的父母為了我們已傾盡所有,但最後還是不被她待見……她說小姨子的脾氣很臭,殊不知她自己整天繃著個臉也好不到哪去!

我問她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意思是我好不容易有個家了,留在家了,可為什麼這個家會是這個樣子?我說過除了不會做飯,其它家務都包攬,而她每刷了一次鍋,就覺得自己做了件很吃虧的事情,為什麼這個事情不是由別人去做?為什麼別人不像她刷的那麼仔細?一個星期吃不上兩頓飯,她刷給誰看呢?

當然,刷鍋洗碗這種小事也只是日積月累的矛盾即將爆發的導火索而已。

體制內的人都在對比家境,即使你不願意,但人家還是會問到你老婆這個問題!

你以老婆為榮,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當別人問你老婆——你是做什麼的?你要我怎麼回答?

我無法回答!

蓮子為人聰慧且知性,就是那種溫文爾雅知書達禮的女知識分子,她獲得的教學獎狀有一本漢語詞典那麼厚。別人以為,能把她娶回家的人肯定非富即貴。

可誰也不曾想到,會是我這種碌碌無為的普通人,我連高中都還沒畢業,進過廠做過工地,做過臨時工、服務員、保安、倉管……不管哪一樣都沒有能配得上她的資本。

這也就罷了,如果我還有一顆向上的心,懂得努力賺錢養家興許還有的救,可是我已越來越懶惰,安於現狀,不思進取,完全找不到前進的方向。

也許就是看不慣我擺爛頹廢的模樣,蓮子已經開始絕望。

她和我聊的最多的就是我的理想我的打算,然而這麼多年了,我依舊還是在原地踏步。說好的寫作,可終究只是由着性子淺嘗輒止,畢竟我不想為了一己私慾把過去那些真實發生過的事與人分享,這等同於將我一絲不掛的置身於擁擠的人群中,如此不堪。

談戀愛的時候,可能愛情可以蒙蔽一切,可一旦結婚,生活就會把人折騰得體無完膚。

「我知道女人生氣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想要得到什麼,而是因為她所愛的人卻在不經意間傷害了她的心……我知道自己無意間的話讓你感到悲傷和無助,使心變得冰冷……我也說過這份顛倒黑白的工作逐漸改變了我的性情,使我變得冷漠,變得對一切都好像無動於衷,生活所迫,使我未能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也沒能履行丈夫的職責,這一切都只能歸咎於貧窮,貧賤夫妻百事哀,是貧窮迫使我們異地相隔,為了生活我只能咬牙堅持這最後的幾個月,沒有第三者,也不存在什麼白月光與硃砂痣,因為選擇和你結婚的那一刻起就不需要這些子虛烏有的東西,婚姻不是兒戲,只有相互理解,相互攙扶才能走到人生的終點……能走多遠,不是取決於你的腳步,而是取決於你的心!」

這是兩年前我還在漂泊時發給她的信息,可現在我已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句子去安撫她的心。

曾經因為我的迷茫怠惰,不甘於與這污濁一同沉淪,只是不爭,所以漂泊浪蕩,讓家人兩地相隔。

當兩個人分開的時候,矛盾與分歧可以暫時被壓制。但當兩個人朝夕相處時,所有的拙劣與缺點都將無處遁形。

科學家們曾經說過,人體細胞會新陳代謝,每三個月會替換一次,舊的細胞死去,新的細胞誕生,新舊交替。將一身細胞全部換掉,歷時七年。也就是說,在生理上,我們每七年就是另外一個人。

你就是你,你也不再是你……

七年,全部都換掉,一點舊的也沒留下。

儘管已經三十七歲了,但我還是決定拋開一切,重新開始。因為我知道自己空乏疲憊的軀體早已裝不下她所用心憧憬的未來。

於是,我們在民政局平靜地辦理了離婚手續,我凈身出戶。

連夜坐上開往DG的高鐵。

第二天,我來到智通人才市場,曾經人山人海的場面早已消失不見,四周變得冷冷清清,行人寥寥。圍在智通旁的那幾家小型黑中介也早已關門大吉。似乎隨着我們這代人青春的逝去,也終於迎來了正義的一擊!

我去到南城NOG,映入眼帘的是銹跡斑駁的柵欄與剝落倒塌的牆體,圍牆後是野草叢生的荒涼景象。這一切不禁令人感嘆歲月的無情,十年前如此鼎盛的一家全球知名企業,在十年後竟留下這幅破敗凄涼的景象。

十年的青春,我在這裡埋葬了兩年……

或許,我該用自己的筆去重塑它往日的輝煌。

但,這它似乎並不值得我去歌頌,如果寫下來,也只能算是一種追悼,追悼我曾經在這裡的一位粉色佳人……

我終於有一點方向。

人生最怕的不是沉迷於網絡遊戲,或是沉迷於各種各樣的癮,而是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對一切都提不起興趣,索然無味,發著呆無所事事。

我握着筆,稿紙落滿一地。

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思考要用怎樣的文字去回憶這段過往,去描繪這些逝去的美好與痛,回憶的思緒非常混亂,因為我早已分不清最愛我和我最愛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聽說2013年1月4日這天很多人登記結婚了,如此重要的日子對我來說卻平常得如同白開水,就跟2012年12月22一樣,我曾經渴望上帝會在這天把我帶走,以期早點結束這頹廢的人生,可是23號的早晨公雞在一樣的時間段里報時,冬日的太陽同樣的燦爛,還溫暖了一個下午。世界末日都不可信,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可以相信的,我還要繼續的痛苦的活着,但不能再繼續頹廢了,因為不久之後我也要面對婚姻這一可怕的人生課程,我想是時候做點該做的事情了,於是我打開窗戶,醞釀句子,思量着這個故事該如何開始。

我並不是今天才想到要寫這個故事的,早在08年奧運期間的時候就已經涉足筆墨,我以為那時的我可以靜下心來寫這一路的所遇所想,但是一個轉彎卻把我帶進了一場更為殘酷的愛戀當中,以至於五年之後的我仍然無法擺脫那場愛情事故所帶來的沉重打擊。當你還身臨其境的時候自然也就無法再靜下心來寫作。

然而在上面提到的2013年中我也沒醞釀出多少個句子,只是在無限的拖沓頹廢下把2013就這樣白白葬送了,接着2014、2015年也一樣平淡如水的度過。我總覺得現下的我文采還不夠火候,還夠不上是文采,或許還需要繼續沉澱,一直等到老成持重厚積薄發的那天再來記述這段過往,或者選擇永遠的把它埋葬於心底。

然而在即將到來或已經到來的2016年,我已經按耐不住的再次敲打鍵盤,打算認認真真的去整理一下自己的記憶,寫出來的東西用作懷念也好祭奠也罷,與文采無關,我想不通為何一段真實的過往需要用一段華麗的文字去裝飾,一個美麗的姑娘即使不着寸縷她也依舊美麗。」

與蓮子相識婚後這十年間,我只寫了上面這一段話。

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過去的種種所謂的艷遇。她們或純真或艷麗的容顏已經在我這些年的頹廢下逐漸淡出我的腦海,這就使我懺悔之心愈重,即使我把自己忘掉也不該忘掉她們。

點上一支煙,聽着劉惜君的《不必懷念我》,記憶中的畫面雜亂無章的閃現,如此難以捕捉。我試着將之串聯起來寫成一部小說,數年來一直如此斷斷續續,始終無法一氣呵成,最終也沒有寫下去的動力,因為那是一段充滿裂痕的記憶。她們一直活在我的腦海中,偶爾會穿着比基尼在沙灘邊嬉戲,我想去擁抱,可是再也沒能觸摸得到。

《昔日紅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