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系統你別搗亂
系統你別搗亂 連載中

系統你別搗亂

來源:google 作者:超級禿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超級禿林 都市小說 黃興

好不容易開啟了20年的重生之旅,還沒好好享受生活,就遇上了搗亂的系統「你能不能別亂加戲!我重生是為了體驗幸福美好的生活,不是來玩生存大挑戰!」「我是黃興,不是唐僧!別給我安排那麼多劫難!」展開

《系統你別搗亂》章節試讀:

當我意氣風發回到教室的時候,裏面只有柳月兒一人了。

我還沒來得及好好「端詳端詳」一下我重生後的第一位女朋友,或者叫情人,就先對上了她那充滿怒意的雙眼。

冰,我見過。

火,我見過。

明眸善睞的媚眼,我視頻里見過。

但美眸中夾冰帶火的,我第一次見。

「這樣看着我幹什麼?」我硬着頭皮問道,對自己的未來確定對象,怎麼樣也不能太慫。

「你還知道回來?讓你搬桌子,搬去哪了?你有沒有時間觀念?你是搬桌子還是去買桌子?這麼長的時間,我去南門都能回來了。」

聽着柳月兒的一通罵,我內心卻覺得有點好笑,感覺現在更像是家庭主婦在抱怨不幹家務的丈夫。

想到這,臉上不由得露出了點笑容。

但這點笑容還沒來得及茁壯成長,才剛爬上臉龐,露出點蹤影,就被柳月兒發現了。

「你還有臉笑?你一個大男人,做事磨磨蹭蹭,你不會臉紅的嗎?早上說好來教室打掃衛生,下午沒影了。還以為你有什麼事要忙,搞半天原來忙着看美女。坐在那直勾勾地看也不嫌丟人。」

縱使我臉皮厚,也禁不住她這麼數落。這哪是冰美人,完全就是一個牙尖嘴利的家庭怨婦。

「我沒磨蹭,剛去了一趟廁所,我。。。。。。」

我還沒說完,她直接一個手勢打斷了,「你去哪兒上廁所?」

我頓時心虛了。剛才是我隨口瞎編的,我哪知道黃興去了哪裡上廁所。

「你是不是想說一樓?一樓的廁所門鎖了!改說二樓?二樓廁所在走廊右邊,要經過我們的教室!難道你跑三樓去了?」

尼瑪!

這女人的嘴也太厲害了吧!完全招架不住。

「我尿在一樓廁所門口行不行?!」為了圓一個謊,只能繼續編造謊言,並且是不要臉面了。

「來,你跟我去,我看看你尿哪了。」

她轉身向門口走去,真有不戳破我的謊言不罷休的樣子!

我真想煽自己的嘴巴,剛才沉默不出聲不就好了,胡說八道什麼呢,惹到這怨婦窮追不捨的。

「好,好,好!我錯了,行吧!大美女,我錯了,我真錯了。」我求饒道。

她轉身冷冷地看着我,重重地哼了一聲。

我在她的聲音里聽出了滿滿的譏諷。

「別看你現在跳得歡,將來有你後悔的!」我暗暗嘀咕道。

「給我三分鐘,就三分鐘,我立馬把它們搬走,擺放好。你休息一下,看我表現。」

我不待柳月兒出聲,立即轉身搬起桌子往樓下跑。我生怕跑慢一秒鐘就會招來她的嘲諷。

等我把你拿下了,這筆賬慢慢再跟你算!

你是鍋里煮熟了的鴨子,飛不出我黃興的五指山了!

等我終於將桌子全部搬完的時候,已經氣喘如牛,渾身是汗。

「三分三十一秒!」她面無表情地看着她手腕上的白色手錶。

「這個。。。。。。我把最後一張桌子從這裡搬走的時候,肯定沒三分鐘,也。。。。。。」我還想繼續解釋,但又突然想起幾分鐘前的場景,趕忙閉嘴。

話多一般沒好下場。剛才已經有教訓了。現在不是玩個人英雄主義的時候!

「也什麼?」柳月兒抬頭看着我。

我識趣地緊閉着嘴巴。

她盯着我看了好幾秒。這幾秒鐘對我來說是如此的漫長。我像個做錯事的學生,緊張地站在牆角,頭不自覺地低下。

但我內心卻在惡狠狠地罵道,「現在口才那麼好,以後接吻的時候別慫了!要是表現差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話。」不知道是不是柳月兒聽到了我的威脅,她聲音似乎沒那麼冷了,也聞不到火藥味了。但僅僅是似乎,我沒心思去細細辨別。

「不敢。」我輕聲回答道。

「為什麼?」

我搖搖頭,不出聲。

兩人沉默了。

「走吧,把門帶上。」她邁開步子往外走去。

我像被施法解封了一般,全身立馬又恢復了活力,屁顛屁顛地跟在她後面。

我小心地和她保持着一小步的距離。因為這樣我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從後欣賞她。

剛才那一副牙尖嘴利的模樣,一點也不影響她這絕美身姿。欣長的玉頸,纖細的腰身,最讓我的目光不捨得離開的,是側面看過去,她臉龐皮膚白膩,透出淡淡的粉色,小巧的嘴角微微翹起,線條似月牙般完美。

她叫月兒,是不是因為這個?

可惜的就是這麼溫柔的名字,也沒能壓制住她那潑辣的性格。

我正胡思亂想地意淫着,突然鼻尖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幽蘭香,還沒待我反應過來,我的嘴唇邊一片冰涼。

她小巧精緻的耳朵!

這怎麼回事?

我怎麼突然親她耳朵了?

這是我的初吻啊!

重生的初吻,也是上一世的初吻。

這有點淡淡的悲傷,為我等了27年才送出去的初吻,遺憾的是吻的是耳朵。

但這個遺憾還沒停留一秒鐘,我就看到了柳月兒疑惑轉而又冷厲的目光。

她憤怒的眼光,兩個漆黑的瞳眸都要蹦出眼眶了!

我腦子一片空白。

完蛋了!

我怎麼敢親她耳朵?剛才是怎麼回事,我怎麼一點都沒反應過來呢。

「無恥!流氓!」

她憎惡地用手揉了一下耳朵,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一巴掌就煽了過來。揉耳、煽耳光,無縫連接,行雲流水。

「啪!」

這一耳光煽得我頭冒金星,暈頭轉向!

我像個傻子一樣,愣愣地杵在那。

幸好教學樓附近已經沒人了,不然我可能要被熱心市民當作流氓一樣抓起來。

「我。。。。。。」我手腳僵硬、大腦遲鈍地想解釋什麼,但還是慢了一步。

柳月兒不顧是否有春光外泄的危險,抬起腳就狠狠地朝我**踢來。

雖然我不由自主地反射式地閃了一下,躲過了致命一擊,但大腿根還是遭到了暴擊!

電視劇里很多表現**被錘時候疼痛,都是夾着檔在那跳,然後臉上做出痛苦的表情。

但真正走過親身經歷的人,就知道這些片段是多麼的假,多麼的不貼近生活。

真正的痛,來不及等你有多餘的反應,瞬間劇烈疼痛讓你兩腿發軟,軟趴趴地直接倒地,哪還有力氣在那跳!

捂檔夾檔的動作是對的,可惜是躺在地上,像熟透了的蝦那樣縮着腰。至於喊叫,肯定會喊的,但想要電視劇里那種殺豬般的哀嚎,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喊沒幾句就痛得沒力氣再喊了。

只有經歷過這種爆錘,才明白生命不能承受之痛究竟有多痛!

每當我回憶起這次被柳月兒的暴擊,都心有餘悸!要不是我躲得快,我這重生偉業的幸福生活,可能就此終止,每天將過着太監生活。

這是後話了。

我臉色煞白地倒下,兩手緊緊捂着**,那痛苦的模樣把柳月兒也嚇壞了。

我耳旁斷續傳來「喂,你怎麼樣?」「不要緊吧?」「很痛嗎?」

這是我後來回憶起的。

《系統你別搗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