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的神獸有點不正經
玄幻:我的神獸有點不正經 連載中

玄幻:我的神獸有點不正經

來源:google 作者:子夜的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瓊 陳岳

魔界蟲族入侵南荒,無數甲蟲在空中組成一道天幕,開始圈養人族先天廢體的陳岳無意中獲得一件寶物,這寶物中有一隻鎮器神獸,可這鎮器神獸有點不正經....它牛逼吹得叮噹響,卻只會三招,跑、藏、敲悶棍!展開

《玄幻:我的神獸有點不正經》章節試讀:

天門界 南荒域

整個南荒域彷彿被墨汁浸染,黑的令人有些窒息。

山風襲來,篝火忽明忽暗,隱約可以看到山林中似乎有一片營地,一面旗幟上寫着一個大大的蔡字。

「蔡老大,方圓十里的果子都被摘完了,今天只找到了些榆樹皮。」

陳岳穿着一件單薄的布衫,皮膚被凍的隱隱發紫,他手裡拎着一個布袋子,對着面前的壯漢說道。

啪...

「又是榆樹皮?你是不是成心膈應老子?」

蔡忌看着面前布袋中的榆樹皮勃然大怒,身上亮起一層水藍色光暈凝氣二層的實力盡顯無疑,一巴掌便把陳岳扇飛了出去。

「哥哥...」

伴隨着稚嫩的哭喊聲傳來,一道幼小的身影從一旁竄出,撲倒在了陳岳身上。

「咳咳咳...小橙子別哭,哥哥沒事兒。」陳岳一把擦掉嘴角的鮮血臉上擠出一個微笑對着妹妹說道。

蔡忌見陳岳還能笑的出來,一個跨步就來到了兄妹二人身前,蒲扇般的大手再次扇向陳岳。

小橙子猛然起身竟是用自己那幼小的身軀擋在了哥哥身前。

蔡忌臉上滿是猙獰之色,手上絲毫沒有留情的打算,似乎此刻已經看到這一巴掌下去小姑娘腦袋炸開的血腥場面。

就在那巴掌即將落下時,陳岳的身影如同一隻獵豹躍起,竟是後發先至,一頭將這漢子頂了個四仰八叉。

他抱着妹妹看着倒在地上的蔡忌怒吼道:「你別欺人太甚!」

「小比崽子敢反抗了?老梟給我把他腿打斷!」

蔡忌從地上爬起便大聲喊道,他話音剛落幾個男子便從他身後跑來。

這些人身上穿着厚實的皮襖,個個五大三粗。

一個樣貌和蔡忌極為相似的漢子一腳便將陳岳連帶着小橙子一起踹倒在地,他是蔡家幫的二當家,名字叫蔡梟。

他和陳岳一樣都是體修,只不過陳岳是淬體境六層,而這蔡梟已然達到淬體境圓滿。

陳岳緊緊抱住妹妹將她掩在了身下,並沒有反抗,這種揍他已經挨了很多次,每次他都選擇了忍受,不是他不敢還手,而是他要保全妹妹。

鐵鎚大的拳頭如同雨點般落在了陳岳身上,但這個只有十七歲的少年緊咬着牙關從始至終都一聲未吭。

圍觀的人很多,這些人和陳氏兄妹一樣都穿着單薄的布衫,在這冷冽的寒風中瑟瑟發抖卻沒有人離開。

同為流民的他們沒有一人願意為兄妹二人伸出援手。

似乎只有看到別人比他們更苦,他們心中的苦才能淡一些。

風冷,人心更冷。

在人們冷漠的目光下,幾個壯漢打了好一會兒才停了下來。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結束,蔡梟用繩子將他吊了起來。

飛起一腳踢在了陳岳的小腿上。

咔嚓...

一聲脆響傳來,陳岳的小腿直接被踢斷。

豆大的汗珠順着他的臉頰滴落,劇烈的疼痛席捲着他的神經,而他卻依然咬緊了牙關沒有吭出一聲。

「骨頭還挺硬!老子再問你一次,奔雷訣交不交出來?」蔡忌一腳踹在陳岳肚子上狠聲問道。

而等待他的依然是陳岳的沉默。

奔雷訣是陳家祖傳的煉體功法,不但可以高效淬體還能打出兩倍自身力量的攻擊。

「有種!老子看你有種到什麼時候?」蔡忌說著便開始在陳岳身上翻找起來。

沒多久就翻出來一個布包,布包緩緩打開露出了裏面的一株奇異小花。

這花名為冰凌花的每一瓣花瓣都如同冰凌一般,是一株藥草,專治高燒,然而這冰凌花卻是北玄域之物,只有離荒城可以買到。

「把冰凌花還給我!求求你了。」陳岳看到冰凌花被拿走頓時大急,這是妹妹救命的藥草,僅剩最後一株。

綁着他雙手的繩索深深嵌入肉里,鮮血順着他的胳膊一直流向地面,而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

「給你最後一晚時間。

明天早上如果還拿不到奔雷訣,就別怪我將這冰凌花毀掉。

別想着跑路,沒有我你們到不了離荒城,如果我沒記錯明天就是這小妮子發病的日子了吧?

同從一個村出來的,爺勸你別做傻事,除非你想讓她死。」

蔡忌一口痰吐在陳岳身上,惡狠狠地說完便從人群中隨意抓了一個女子,向著營地中最大的棚子拖去。

一把木刀斬在繩索上,陳岳頓時摔在了地上,他顧不上身上的疼痛立馬爬向小橙子,一把將妹妹摟在了懷裡。

「嗚嗚嗚...哥 ,我害怕。」小橙子撲在陳岳懷裡放聲痛哭起來,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慌。

「咳咳咳...橙子,沒事兒了。是哥哥不好,沒能保護好你!」

圍觀的流民見沒有好戲看了瞬間便失去了興趣,眾人一鬨而散,獨剩篝火堆上跳動的火焰依然映照着地上的兄妹二人。

「哥,你就把奔雷訣給他們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被打了。」

小橙子突然抬起頭看着陳岳泣聲道,哭紅的雙眼中出現一抹不屬於她這個年齡的認真。

陳岳一臉苦笑地看着妹妹,他運轉起奔雷訣,一道道電芒在身上閃過,**感穿過身上的疼痛頓時減輕了一些。

「不交出去,咱們還有活命的籌碼,一旦交出去,我們就沒有任何價值了,哥說的這些你能明白嗎?」

年幼的小橙子似乎是懂了,又似乎是沒懂,最後還是對着哥哥點了點頭。

「哥,我害怕,咱們離開營地吧,咱們自己去離荒城。」

陳岳沒有說話,他知道以他的實力在普通人面前是個高手,可在這天幕下自己什麼都不是。

「哥,我好怕...今天你出去找食物的時候,我去草叢裡噓噓,蔡老大在遠處偷看我...」

橙子兩隻小手緊緊地撕扯着衣角,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

咯咯咯...

陳岳那凍得發紫的拳頭緊緊握住,發出陣陣聲響。

「他該死!」

陳岳眼睛狠狠看向蔡忌居住的棚子,冷冰冰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

「奔雷訣給他,拿回冰凌花咱們就走,我讓你藏起來的食物都還在吧?」

「都在,就藏在營地北邊第二十七棵大樹下,不過最多夠吃五天。」

「好,哥先送你回棚子!」

陳岳說完便將妹妹送回了住處,又用兩塊木板固定好傷腿。

「哥,我好熱啊!」陳岳正打算出去突然聽到小橙子喃喃說道。

陳岳聞言臉色一變,連忙看向妹妹,剛才還瑟瑟發抖的小姑娘現在滿臉通紅,汗水已經布滿了她那精緻的臉頰。

「不好,熱病怎麼提前發作了,怎麼辦?」

小橙子身上的溫度越來越高,陳岳一把將她抱起,就要向他們的棚子走去,然而接觸到小橙子身體的手臂上竟傳來陣陣灼燒感。

鑽心的疼痛傳來,陳岳連忙抬手一看,手臂上已然出現了一片水泡,就如同被烈火灼燒了一般。

小橙子的呼吸越來越薄弱,陳岳心中大急。

「冰凌花!冰凌花!小橙子你堅持住!哥去取冰凌花!」說完陳岳便一瘸一拐地衝出了棚子。

他像瘋了一樣沖向了營地中最大的棚子,此刻棚子內傳來不可描述的聲音,陳岳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

「蔡老大,小橙子熱病提前發作了我需要紙筆,你屋裡有嗎?我想現在把奔雷訣的口訣和行功路線給你畫出來,你將冰凌花還我。」

「哈哈...好好好!小子終於開竅了,你進來吧!」

蔡忌聽到陳岳的話心情大好,他笑着說道,卻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

陳岳深呼吸了幾次強壓下心中的殺意,撩開帳簾走了進來。

「小子還是個雛兒吧?我以為你不敢進來,爺今天心情好,床下面有獸皮,你拿一張去寫吧,筆沒有,火盆里自己摸塊炭。」

蔡忌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頭也不回的說道。

一個容貌還算清秀的女子躺在木床上,眼睛看向走進來的秦海,眼中寫滿了無助和凄涼。

陳岳雖然已經刻意不看向床榻上的二人,可是此刻臉上依然火辣辣的。

他應了一聲便去木床下找皮子,然而就在他剛拿到獸皮時,一把藏在床下的匕首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陳岳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伸手便將匕首揣在了袖中。

他從床底退了出來,不敢有絲毫耽擱,從火盆里抽出一截還在燃燒的樹枝吹滅後就開始在獸皮上寫了起來。

很快奔雷訣的功法口訣和行功路線都已經完成。

「蔡老大,功法寫好了,你快把冰凌花還我,橙子等着救命。」陳岳此刻也顧不上床上那不堪的畫面,手裡拿着皮子焦急地說道。

蔡忌回頭接過了皮子,嘴角上挑露出一個玩味笑容。

「冰凌花不就在你面前的火盆子里!」

PS:法修境界:凝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分神、歸一、大乘、渡劫。劍修,佛修,妖修,體修,丹修,符修,陣修等在後續情節中寫出。拜求讀者大大加書架。

《玄幻:我的神獸有點不正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