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煙雨人生
煙雨人生 連載中

煙雨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魂幻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玄靈 魂幻靈

他們說江湖有黑白之分,但很多時候白並非真的白,黑也並非真的黑我想這江湖是一場雨,一場不會停的雨,一場滿是恩怨的雨展開

《煙雨人生》章節試讀:

那掉落在地上的兩本書一本引氣術,而另一本則是名為胎息功。

張大夫看到胎息功的時候只覺得手裡的食盒都要拿不穩了。心裏一個荒唐的想法浮現出來「自己的身份被發現了!」

不因為別的只因這胎息功乃是江湖六大門派之一太乙教的秘技,雖說這門秘技只要與太乙教有一定的交情便可以得到手。

但張玄靈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又如何同太乙教交好!所以……

張大夫長嘆一口氣說道「玄靈,你這書是哪裡來的。」張大夫的語氣有些沉重,壓抑。

張玄靈見此也不隱瞞「張大夫,這兩本書是一個自稱太乙教前任掌門的老道士給我的。還說什麼讓我好好修鍊,五日後去湖邊見他。而且……而且他還威脅我說我要是沒修鍊出什麼成果便要殺了我!」

張大夫聽後不由仔細打量了張玄靈一番,果不其然張玄靈有着……好吧其實張大夫什麼也沒看出來。

於是乎張大夫長嘆一口氣說道「拿去好好修鍊吧!」

晚上張玄靈坐在張大夫給他準備好的房間的床上學着引氣術上的動作和呼吸方式……至於胎息功不知道為什麼張玄靈覺得自己要修鍊它還不到時候。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三日便過去了。在這三日里,張玄靈白日在醫館當葯童,晚上則是修鍊那老道士給的引氣術。

至於效果嘛,張玄靈除了感覺到自己好像更加結實了以外並沒有別的什麼感覺。

第四日下午,張玄靈正忙着給張大夫磨藥材的時候只見張大夫走過來說道「玄靈,醫館裏的鹿茸不多了,還麻煩你去獵戶家買些來。」說完遞給張玄靈一個小錢袋裏面還有幾兩碎銀。

於是乎張玄靈便出了門,準備去那山腳下的獵戶家。

剛到獵戶家便發現獵戶正打理着一些肉乾。

張玄靈上去打了個招呼說道「獵戶大哥,你這有鹿茸賣嗎?」

獵戶頭也不抬地回了句「沒有,小子你來晚了,這些日子的鹿茸早就被毒龍幫給包了,說是什麼要和張玄清張家提婚。」

張玄靈聽後心裏想着張大夫這兩日肯定是要用上鹿茸的便詢問道「獵戶大哥,你知道那裡有鹿嗎?」

獵戶抬起頭看了眼張玄靈隨後指了指自家旁邊的雲露山說「這雲露山上就有鹿,只是這山上不止有鹿,還有……狼。小子你還要去嗎?」

張玄靈點了點頭,那獵戶見到後笑着說道「小子,你不害怕嗎?」

張玄靈沒有說話獵戶繼續說道「害怕的話就帶上這把刀吧。」說著從懷裡摸出一把沒有刀鞘,刀身殘破到只有留有一塊的斷刃,上刻有無名二字,而且還用麻布包着。

張玄靈接過獵戶手裡的刀說了句「謝謝。」便轉身上了雲露山。獵戶見張玄靈上了山,伸出手放在自己的臉上一用力撕下一層皮說「十大名刀之一的無名希望……算了希望什麼啊……一切都在齋主的掌握之中。」

南陽的山不高但是山上的林子很密。

張玄靈剛走到半山腰沒一段時間便聽到林子里有響動,張玄靈摸出懷裡的刀,拉開刀身上的麻布。

張玄靈看着只有一點刀身的刀不由有些緊張,他害怕。害怕剛剛發出聲響的是一頭狼,也害怕自己手裡這把跟匕首一樣短的刀殺不死狼。

他緩緩地前進,每一步都很小心生怕驚動了即將揭開真正面目的獵物。待張玄靈走到極近時輕輕地撥開眼前的草木。

是鹿,張玄靈雙腿猛地發力,用盡全身氣力將手裡的短刃扎進那鹿的身軀。

張玄靈扎到的是一隻雙角還未骨化的雄鹿,那雄鹿吃痛。用盡自己的全身的氣力想要將張玄靈摔在地上。

張玄靈見此也是一把抱住眼前的這隻雄鹿,將整個人掛在雄鹿的身上……找准機會伸出右手拔出短刃,用力割向那雄鹿的咽喉。

伴隨着一聲巨響張玄靈和雄鹿一起摔在了地上。

天快黑了,張玄靈知道狼就要來了,他身上沾滿了那雄鹿的鮮血,血的氣味傳播地很快,張玄靈急忙用刀割下那雄鹿的鹿茸。

忽然林子里傳來了幾聲響動,天徹底黑了。

林子里出現幾雙綠色的眼睛,傳來間歇性的嘶吼聲。

張玄靈知道是狼來了,他停下手裡的動作。學着狼發出嘶吼聲,他在警告周圍的狼,但狼的數量1,2,3……5隻狼。

張玄靈深吸一口氣,握緊手中的短刃。此時此刻張玄靈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得飛快,彷彿隨時要蹦出來一樣。

月光透過樹葉照在張玄靈的身上,他的手上,刀上以及衣服上都沾滿了血。

只聽到狼一聲嚎叫,五頭狼一起向張玄靈沖了過來,張玄靈也是立馬作出反應,趁着月光沖向其中身形較為瘦弱的一頭把手裡的刀扎進狼的咽喉。

與此同時其中一頭狼惡狠狠地在張玄靈的小腿上咬了一口。

張玄靈忍着劇痛拔出短刃,那狼看着張玄靈手裡的短刃,兇惡的眼神在剎那間寫滿了兩個字恐懼。

張玄靈抓住機會用手裡的短刃貫穿了那狼的頭顱。

起風了,這風很急……不應該說是鋒利,僅僅只在一瞬間張玄靈身上的麻布衣頓時划出數道口子,臉上,手臂上……也出現數道如同刀割過一般的口子。

張玄靈看向周圍的狼竟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林間忽然走出來一個人「小子,你是什麼人?為什麼那把刀在你的手裡?」

走出來的是一個男人,他身上散發的氣息令人感到害怕,張玄靈頓時緊張到極致。

他的手沒法握緊,此時此刻手裡的短刃顯得是那麼沉重,那男人繼續開口道「小子,我問你話呢!說無名為什麼在你的手裡!」

張玄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短刃,短短的刀身上刻着的無名二字在此刻顯得是那麼刺眼,那人拔出腰間的刀。

張玄靈在這樣巨大的威壓之下站不起身,那男子緩緩走向前,也不管張玄靈願不願意抬起張玄靈的下巴罵了一句「你這長得還不錯……只是為什麼無名在你的手裡!」

張玄靈與男人對視,他的眼中寫滿了兩個字……不屑。張玄靈下意識地咽了口口水,那男子卻是猛地給張玄靈一腳「小子,你是太乙教的人?」

張玄靈愣住了,他除了見過太乙教的那個老道士外,其餘有關於太乙教的一切他根本就一點不知道,怎麼可能是太乙的人。

張玄靈深吸一口氣「我……我不是太乙的人」

那男子看着眼前的張玄靈笑了,他眼中的不屑變成了憐憫「小子,答應過我女兒嫣然這次外出不殺人的,但是小子你居然敢騙我!……認為我無知嗎?以為我認不出太乙的胎息功還是以為我不敢殺人?」

張玄靈見眼前這男子絲毫不講道理不由氣着說道「反正我把事實都同你說了,你愛信不信。」

說完張玄靈閉上自己的雙眼似乎在說「殺了我吧。」只見那男子一刀揮出伴隨着一聲巨響周圍的樹倒了十數棵與此同時那男子說了一句「小子,我信你了。」

張玄靈緩緩睜開雙眼看到周圍一片狼藉,那男子見張玄靈睜開眼說道「小子,我叫楚休狂來自天刀門,若想找我報仇那麼便加入天刀門。」

張玄靈深吸一口氣握緊手裡的刀割下鹿茸便狼狽地跑下了山。

待張玄靈下了山之後,楚休狂仰天大笑「三脈,這小子居然有三脈。名刀無名看來重出江湖有望啊!」

所謂三脈乃是修鍊者最佳的三種天賦分別為混元奇脈,九陰鬼脈以及玄陽神脈。分別對應着內功的三大屬性混元,陰,陽。

張玄靈到達山腳時已經天泛魚肚白了,張玄靈看着自己手裡的那把短刃,又想到那男子說的話不由握緊了手裡的刀。

《煙雨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