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連載中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蘇淺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時璟淵 蘇淺歌 霸道總裁

頂級特工蘇淺歌隱退回國,在機場撿到一哭唧唧的絕色妖孽,一不小心挖坑把自己埋了本以為不會相見,某天男人將她堵在電梯里:奪了我的清白,不準備負責?蘇淺歌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霸道男人,一度以為認錯了人聽說你缺個老公,剛好我缺個老婆,咱們拼個婚?成婚後,當初的小奶狗時而腹黑高冷,時而哭唧唧蘇淺歌表示,一定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才被男人吃得死死的網傳時璟淵是個又老又丑的中年變態大叔,卻將一個乖純絕美的女人抵在牆上親時璟淵甩出結婚證:明媒正娶的網友驚呼,時總這麼帥,定是被這女人賴上的蘇淺歌氣成河豚:屁,明明是他戲精賴上我展開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章節試讀:

蘇淺歌從蘇家離開後。
便上了車,安夏拿着平板遞給她:「老闆,你上熱搜了。」
蘇淺歌接過平板,掃了一眼新聞後,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派人盯着蘇家。」
「老闆,你懷疑楚先生會行動?」
「不知道,兔子急了還會咬人,蘇家這一大家子,可不是良善之人。」
今天這一出,只為讓蘇家自亂陣腳。
「我睡會,到了地方叫我。」
剛說完,突兀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蘇淺歌瞥了一眼屏幕上,顯示本地陌生的電話號碼,皺了皺眉,然後接聽。
那頭傳來一道中年男人溫潤的聲音,「蘇淺歌小姐你好,我是你父親的律師,他失蹤前給你留了一些東西,原本打算你成年後交給你,後來你綁架被撕票,便一直擱置了下來,你什麼時候有空,咱們見一面吧。」
「我剛回安城,你怎麼知道我電話的?」
「剛從網上看到你回來的消息,我托朋友查到的,上島咖啡廳1號包廂,你若想知道你父親留給你的東西,可以過來,我會等你一小時。」
掛斷電話,蘇淺歌澄澈的眸子落向窗外。
記憶中。
蘇錦從未盡過為**,為人母的責任,可父親卻很愛很寵她。
八歲以前,父親還沒失蹤,她雖然沒有得到過蘇錦的母愛,卻得到了很多的父愛。
「安夏,去上島咖啡廳。」
安夏察覺到蘇淺歌神色不對,有些擔心她因為蘇家的事難過,「老闆,你沒事吧。」
蘇淺歌收斂思緒,輕笑一聲,「我能有什麼事?」
「剛才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我父親給我留了東西。」
「你才剛回國,會不會有人算計你?」安夏下意識的開口。
她不知道蘇淺歌以前具體的身份,卻知道她有很多仇人。
「你對我這麼沒信心?」
……
抵達咖啡廳。
蘇淺歌直接去了1號包廂。
裡頭坐着一位身穿襯衣西裝,氣質清冷嚴肅的中年男人,只是一眼,蘇淺歌便認了出來。
安城鼎鼎有名的鬼才律師高博文,她父親曾經的朋友。
高博文起身站起來,「淺歌,你來了,還記得我嗎?」
「高叔叔好。」蘇淺歌語調淡緩。
她雖然長相又乖又純,美艷絕倫,可性子卻偏清冷。
聽見這聲稱呼,高博文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好在你還活着。」
「我父親的東西呢?」
高博文立馬將一份文件袋遞給她。
蘇淺歌看完裡頭的文件後,不可思議的看着高博文:「高叔叔,我父親為什麼會在生前留下這樣的股權轉讓文件?他知道自己會出事?」
高博文點了點頭:「是,你父親出事前,他似乎預感到會有這麼一天,提前將你的未來規劃好了,他本來想讓我將你從蘇家接出來,但是你當時沒同意。」
「你父親也說過,如果你不願意,便讓蘇老夫人親自撫養你,只是沒想到蘇老夫人一年不到就去了,我再想去接你,你母親為了面子,拒絕了我。」
蘇淺歌聽完後,良久沒有回神。
「你有他的消息嗎?」這些年,她沒少打聽父親的消息,可一無所獲。
高博文愣了一下,「沒有。」
蘇淺歌望着文件上唯一的要求,有些莫名其妙,「為什麼要結婚才能繼承股份?」
「你父親怕蘇錦會拿走,所以定下這個要求,除非你結婚,否則股份誰也動不了。」
蘇淺歌忍不住再次皺眉,「我父親不是上門女婿嗎?他為什麼擁有的股份比蘇錦還多?」
「蘇老夫人給的,你母親雖然有能力,可對你父親誤會太深,你外婆擔心蘇家毀在她手上,便將股份全給了你父親。」
「蘇家能穩居四大家族第二,都是你父親的功勞,加上你外婆給股份的事,這也間接導致你父母親關係不睦。你母親誤會你父親謀蘇家家產,而她更是一心想離婚,和她的初戀楚譯在一起。」
「現在的蘇家只剩表面風光,你母親太過信任楚譯,任由他利用蘇家將楚家從三流家族拉上四大家族第三,隱隱有超越的跡象。」
高博文緩緩開口解釋。
蘇淺歌卻沉默了,用不了一年,楚家便能超越蘇家了。
她是挺想現在繼承股份的,畢竟這樣遊戲才更加好玩。
可為什麼要有必須結婚這麼奇葩的要求。
「一定要結婚?」
高博文扶額,「不結婚沒辦法繼承。你父親當初明文要求過,有備案的。」
「讓我上哪兒找個老公去?」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知道你還活着,我很高興,要不要蘇氏,看你自己,你什麼時候結婚了,什麼時候給我打電話。」
蘇淺歌看了文件一眼,想了想,「讓我考慮一下,等我找到老公給你電話。」
雖然她名下資產無數,不稀罕蘇家,可她也不想便宜了蘇家那三口。
更何況,這是她爸爸留給她的。
她要親眼看見蘇錦後悔的那一天。
「高叔叔,當年我出生時,我弟弟真的死了嗎?」
高博文錯愕了幾秒,「你怎麼會這麼問?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時你爸正在談一個重要的合作,趕去醫院時,只見到你弟弟的屍體,他也派人查過,可沒查出什麼。」
「你母親出院沒多久,那家醫院突然發生火災,所有的資料都被燒毀了。」
蘇淺歌和高博文聊了一會後,便起身離開。
回到車上。
蘇淺歌將包廂里的事告訴安夏。
「老闆,你可以找阿淵啊。」
「你想幹什麼?」
「我就是覺得阿淵符合你萌控的審美,再說你倆不是那啥了嗎?你想拿到蘇家股份膈應蘇家,找他結婚是最快的方法。」安夏高興的說。
彷彿已經看見蘇淺歌和時璟淵結婚了一樣。
蘇淺歌頭疼的捏了捏眉心。
「老闆,我真覺得你們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她有預感,她磕的CP要成了。
下一秒。
蘇淺歌在她身上點了一下。
安夏震驚的捂着嘴巴,「嗯嗯嗚嗚」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下車給你解。」
安夏立馬乖巧的坐好,只是小表情格外的委屈。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