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個布雨的可愛小仙女
一個布雨的可愛小仙女 連載中

一個布雨的可愛小仙女

來源:google 作者:賈佑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兔子精 現代言情 蔡奈花

我被剔了仙骨,變成一隻妖怪去地府時,黑白無常指着我說:「那個青面獠牙的就別去了,免得和閻王殿的小鬼搞混了」白衣少年也對我說:「還真是長了一張讓人討厭的臉」我難過極了,我也曾是一個布雨的可愛展開

《一個布雨的可愛小仙女》章節試讀:

我還是來了。」
我看着他,無比誠懇,「你放心,我會好好做你的妾,只要你不去打仗。」
他臉上徹底沒了笑,「那你覺得我這個將軍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白熠這天下人盡皆知,這名聲我可得對得起。」
萬骨枯,他殺了很多人啊。
他遞給我一杯酒,「琉璃國,我白熠勢在必得,有你沒你都一樣,你最好安分點,還能留你一條命。」
.我跟着白熠去了大壑。
原來他還未取妻,只是納了我這個妾。
走到城門口的時候,他就不讓我坐轎子了,而是跟他一起騎馬,穿過大街小巷,人們都高聲喝彩,覺得琉璃國誠服了,一個公主都只能做妾了。
但是我不覺得羞愧,因為我是妖怪嘛,臉皮自然要厚一些。
這遊街示眾當真有效,讓白熠聲名鵲起。
白熠的將軍府還挺大的,人也很多,我都不知道自己住在哪裡,常常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有時候要爬上圍牆才能看到自己住的地方,然後找路回去。
不過這大壑還挺繁華,街上的燈火還挺亮的。
我站在牆上往遠處望,白熠已經關了我快一年了,我還沒出去過呢,圍牆下面圍了好多人,都叫嚷着要我下去。
我乾脆坐了下來,下面幾個老媽子捂着胸口,「公主您快下來吧,別再嚇老奴了。」
我指着遠處的燈火,「明天我可以去那裡嗎?」
「那指定是去不了的。」
「那那邊呢?」
「也不能去。」
「您除了這府里,什麼地方都不能去。」
我托着腮幫子,「白熠去哪裡了,他去打仗了嗎?」
「將軍受罰了,您要不去看看?」
「還有人能罰他,我肯定要去看看。」
下人把我領到了白熠書房,我直接推門進去了,只見他臉色蒼白,渾身是血。
「你為什麼受傷了?」
我直截了當地發問了。
他扔了一本書朝我砸過來,我還算靈巧,躲過了,他低聲道:「滾!」
我撿起書,朝他走過去,「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別人會罰你?」
他拿出葯,直接把葯倒在傷口上,「是……是我錯了,我錯就錯在沒做這天下之主,這樣一來我就永遠是對的了。」
真奇怪,以前有人也給我說過,要做三界之主。
.我接過他手裡的藥瓶,撕開他傷口上的衣服,用帕子擦乾傷口上的血跡,再一點一點上藥。
「別做天下的主人了,你在將軍府待着,不是挺好的嗎?」
他緊緊地握着拳頭,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我拿着歸途就可以戰無不勝,憑什麼屈居在他左相之下。」
我抬頭就看見了他說的「歸途」,真是相當漂亮的一柄劍,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血。
我又低頭給他抹葯,「可是世界上總會有比你厲害的人吧,沒有左相還有其他人。」
「所以我要做全天下最厲害的人,到時候就沒人在我之上。」
這白熠放在我們妖界,就像是中魔了一樣,要不是怕被閻王打入十八層地獄,我現在就想一爪子拍死他。
我正想着要不要拍死他的時候,他猛地抽回了手,「成韻,你還真想當我的妾啊。」
「這還輪得到我想不想的,來都來了,不當能怎麼辦?」
白熠又自己上藥了,「你說我也沒見過你,怎麼看着你這臉,我心裏就厭煩至極呢?」
厭煩?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還是沒有青面獠牙,長這麼好看,為什麼厭煩?
難道人類不喜歡長得好看的?
「明明長了副聰明相,卻總透着股傻氣。」
他認真地說道。
傻氣是什麼氣?
難道不是妖氣嗎?
白熠搖了搖頭,從柜子里拿出個東西,塞到我手裡,像石頭一樣一粒一粒的,我捧到鼻子前,聞到一陣香氣。
「以後別再來了,這梅子干,當作謝禮了。」
我捧着梅子干,一本正經地說道:「白熠,以後你會攻打琉璃國嗎?」
白熠愣了一下,「會!」
「那我也會阻止你的。」
「但願你能做到。」
我神經兮兮地把嘴湊到他耳邊,「聽說啊,殺孽太重的人,是要墜入地獄的。」
白熠正擦着臉上的血,他聽後轉過來看着我,「那就看閻王敢不敢收我了。」
這空洞洞的眼睛,真是沒一點波瀾,我承認,有那麼一瞬,我被嚇着了。
給我們妖丟臉了,竟然讓一個人給嚇着了...

《一個布雨的可愛小仙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