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因你而溫柔
因你而溫柔 連載中

因你而溫柔

來源:google 作者:木君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淺 現代言情 顧澤深

他桀驁不馴,是個脾氣非常暴躁,經常翹課,抽煙喝酒,不學無術的人她乖巧可愛,是一個很容易受欺負,沒人愛的人他只對她一個人好,在得知她家裡的情況後,把她帶回了自己家……誰也不曾想,那個放蕩不羈的少年,終有一天為了他愛的人,放下不羈,溫柔了起來他把所有的溫柔和愛都給了她「我的心因你而笑,所以溫柔」「這個全世界怎麼要求你,那是它的事,我最偏心你,我的糖都給你」「你愛自己,我更加的愛你」展開

《因你而溫柔》章節試讀:

顧澤深走後,梁淺繼續把剩下的題做完,教室里一個人也沒有了。

收拾好課本,關上教室的門離開。

學校很大,初中部和高中部不在一起,一路過去有幾家小賣部和一家奶茶店。

從教學樓出來,梁淺轉了一圈,然後就去食堂了。

食堂分三層,第一層是中餐,第二層是甜品區,第三層是西餐。

這個時候的食堂沒幾個人,梁淺在第一層打了份飯,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安靜的吃飯。

梁淺聽過原來學校的人說,洪都一中食堂的飯菜是出了名的好吃,今天她吃完後,果然跟說的一樣。

吃飽後,梁淺去了食堂旁邊的一條小道看看,隨便消化消化。

小道兩旁全是銀杏樹,樹上的葉子正一片一片的飄落。

梁淺蹲下身撿起一片銀杏葉,放在手心,用另一隻手手指輕輕觸摸着葉子上的紋路。

突然,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梁淺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幾步,探頭往裡看,瞪大了眼睛,用手捂住嘴巴。

——

一群人把一個男生堵在牆邊,其中一個人用手打了幾下他,當他們還要接着動手時。好巧不巧,梁淺這時打了個嗝,那邊的人很快就聽見了,全都朝這邊看過來。

梁淺想要跑,卻被一隻手給抓住了衣領,緩緩地扭過頭,才發現是自己同班同學——顧澤深。

「最好把你的嘴給閉緊了。」說完鬆開手,就把她放了。

可梁淺被他剛才那一動作給嚇到,鼻子一酸,一顆晶瑩的淚珠掉了下來。

顧澤深沒有注意到梁淺的異常,返回到那個男生身邊,「今天先放你一馬,從今以後最好不要讓我看見你再出現在楊千語身邊,滾。」順便給了他一腳。

梁淺抬手擦拭掉眼淚,默默在心裏想。

原來是為了一個女生……

「你怎麼還沒走,是想找打嗎?」他惡狠狠的說道。

梁淺被嚇的慌忙的逃跑,一直跑,跑回了教室。

坐在位子上氣喘吁吁的,累癱在桌子上。

才到這個學校沒有半天,就見識到那些不良少年的厲害。

「梁淺,你怎麼了,後面有狼追你啊?」同桌秦晚關心的問道。

狼?這比狼都要可怕。

梁淺隨意的搖搖頭,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午後休息時間一晃而過。

下午還有四節課,晚自習一節。梁淺整理了一下心情,拿出第一節要上課的書,準備等着老師來上課。

「喏,小可愛給你一顆糖。」秦晚從口袋裡拿出一顆草莓味棒棒糖給她。

梁淺接過棒棒糖,很輕地說了聲:「謝謝。」

她把棒棒糖收進口袋。

漸漸地,班上的同學都回來的差不多,除了個別人。

老師夾着課本走上講台。

「誒,後面那兩個空位坐着誰?人呢?」物理老師手指過來,問班長。

「顧澤深和宋行。」

班長站起身來,聲音不咸不淡地回答,很顯然這件事不是一次兩次了。

物理老師聽完隨即翻了個白眼,沒再繼續問下去。

這兩個人,整整逃了一下午的課。

晚自習,教室里的大部分同學都趴在桌子上睡覺,格外安靜。

沒過多久,教室後門,被砰的一聲撞開了。

睡覺的同學全給嚇醒了,所有人的視線都看過去。

顧澤深和宋行,兩人若無其事,悠哉悠哉的走了進來。

梁淺聽着後面的聲音,大氣都不敢隨便出。

嗞——

他們拉出的椅子,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聲音。

顧澤深一坐下就趴桌子上補覺。

「你們幹什麼去了,怎麼逃了一下午的課?」

秦晚轉過身問宋行。

宋行抖着腿,無所謂地說:「處理了點事情,就去網吧打遊戲了。」

梁淺聽到宋行說處理了點事情,心裏想,他們不會在她離開後,去追那個人打了一頓吧。

她腦補出那個男生被打的畫面,身體不禁地抖了一下。

旁邊的秦晚注意到了,問道:「小可愛,你怎麼?怎麼還發抖了啊?」

「就……就是有點冷。」梁淺隨便找了個理由。

「冷?」

秦晚看了看,好像是有一扇窗戶沒關,起身去關上了。

「現在呢?」坐回位子的秦晚問道。

「好多了,謝謝。」

「哎呀,別跟我客氣。」

說完,秦晚和宋行也趴在桌上睡著了。

安安靜靜過了十分鐘。

梁淺的椅子突然被踹了一腳。

她被嚇了一跳,正在寫作業的筆,被這麼一嚇,在本子上畫了條長線。

她不敢回頭,繼續寫着作業。

過了一會,椅子又被踹了一腳。

這次她仍然沒有回復,裝作聽不見的樣子。

可是後面的人卻沒有放棄,繼續踹,梁淺被他弄的不耐煩,回頭小聲的說:「能不能不要踹我椅子了?」

顧澤深從桌子上起來,背往椅背上一靠,微抬下巴,輕挑了下眉:「腿太長了,沒地方伸。」

梁淺無語了,這是什麼鬼借口。

「你……你可以往別處伸啊。」

顧澤深站起來俯過身,居高臨下看着她說:「我喜歡。」

梁淺愣住了。

她壓住心裏的怒火,反過身沒有理他。

這麼不講道理的男生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算了。

誰叫他是一中的大佬呢。

她惹不起。

時間轉眼過去,到了放學的時候。

班上的同學一個個都着急忙慌的拿上書包就跑出了教室,只有梁淺不着急,還在看着歷史書。

「小可愛,你怎麼還不收拾東西啊?」秦晚問道。

「馬上。」

「哦,那你等下回家小心點,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道別後,梁淺才不慌不忙的收拾起書包,這時的教室已經空無一人了。

她慢慢的走出教室,鎖好門離開。

走出校園,她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見路邊有個長椅,走過去坐下。

她看着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車和人,心情有一絲絲的低落。

晚上八點三十分。

梁淺仍坐在路邊的長椅上,夜晚刺骨的寒風吹的她瑟瑟發抖。

她不願意回家,原因是因為昨天剛跟她媽媽吵完架。

林鳳,梁淺的母親,十五年前跟她爸爸離婚,帶着她改嫁給一個非常有錢的男人,並生了一個比自己小兩歲的妹妹。

梁淺自打出生就沒有人喜歡,尤其是她媽。

唯獨她奶奶是最疼她,可奶奶又因病去世,自從那以後,梁淺就過着沒人疼沒人愛的日子。

她媽都不願意養育她,要不是因為那年梁淺還小,可能她早就流落街頭了。

《因你而溫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