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吟遊歸雲處
吟遊歸雲處 連載中

吟遊歸雲處

來源:google 作者:才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游賢 蕭雲吟

剛考上研究生一場車禍竟然穿越重生了!系統說只要完成復仇任務就可以回家了!什麼?居然還有絕世美男還不止一個!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選擇我全都要了!展開

《吟遊歸雲處》章節試讀:

王氏進來,略顯狼狽的妝容,衣服上還略微有些土。

故意一身狼狽前來,演一出苦肉計嗎?

看見我的時候,不意外的露齣戲謔的眼神。然後就朝祖母屈膝行了禮,分外委屈的控訴道:「母親一定要給妾身做主!妾身辛辛苦苦把嫡小姐養大,吃的用的都是頂頂好的,就連京城有名的醉湘樓的廚子都不惜重金,請來給雲吟做珍饈佳肴,可雲吟竟不分青紅皂白就推到我,害我閃了腰。妾身真是委屈啊~」說罷還擦了擦若有若無的眼淚。

祖母氣的手抖,厲聲質問我:「是不是真的?!簡直是朽木不可雕也!從小給你請先生學字,你不學,學禮數,也不學!就知道惹事!」

我低着頭眼珠子一轉,換上一副受盡委屈但是我不說的表情,咬着唇,噙着淚,恨不得把嘴唇咬出血:「祖母息怒,雲吟知錯了,祖母別因雲吟氣壞了身子。」說著水珠從蒼白的小圓臉上滾落「雲吟不孝,不該這麼胖還讓母親抱,讓母親閃了腰,也不該怨母親叫孫女小畜生,雲吟…雲吟知道錯了。嗚嗚嗚嗚」說完豆大淚珠一顆顆落下,讓人憐惜。

王氏一怔,心下氣到這個蠢豬怎麼這麼說!這下自己來了不是往槍口上撞,還指望着能罰這個小賤蹄子跪上幾天佛堂,出出氣,眼下大氣不敢喘一口,餘光看向了老夫人一眼,老夫人正怒氣沖沖的瞪着她。

「『口出言』可是犯了七出!堂堂朝廷命官府里的主母竟和街頭巷尾嚼舌根的婦人一般!你罵雲吟是小畜生,那我們一家是什麼?看來這主母的位置你也不配坐了。」說罷吩咐榮嬤嬤「去叫知儉回來。」

王氏一聽嚇壞了,立馬跪下:「母親,妾身當時氣壞了,罵了兩句,妾身不是故意的。母親原諒妾身,妾身不敢了。」王氏慘白着臉,心想壞了,這下可怎麼是好?沒了侍郎家主母的身份,那小賤蹄子還得踩着雲心頭上。

「祖母~雲心給祖母請安。」一位身着淺粉色裙裝,姣好的瓜子臉不施粉黛,頭髮上點綴着幾簇流蘇掛飾,施施然進來向著祖母屈膝行了個禮,堪比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美。

祖母見她來,皺着的眉頭稍微舒展開了點,還是說了句:「起來吧,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身體不舒服?」 朝她招手示意她過去,雲心弱不禁風的走過去,祖母握着她的手「還是很冰涼啊,好好養病,不是說了不用來請安了?還來做什麼。」把手中的湯婆子遞給她。

「祖母,孫女是為母親來的,母親是真真過分,就算姐姐不懂事推了母親,都是一家人,怎麼可以這麼說姐姐?」說完轉向我柔聲說道:「姐姐~母親也是氣急了口不擇言,畢竟對姐姐視如己出,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給姐姐,被姐姐推了一把,難免太過傷心,妹妹替母親給姐姐道個歉。」然後拉過的小手「希望姐姐能念在母親的養育之恩,原諒母親,父親和祖母肯定也希望家裡能和睦安樂,相信姐姐也是個識大體的。」不等我回復就轉頭回到祖母身邊紅着眼說:「祖母,母親她都知道錯了,姐姐也原諒她了,您就別生氣了。」然後給王氏使了個眼色。

「母親,妾身真的知道錯了,妾身還是會對雲吟像以前一樣好。」王氏立即低頭認錯。

我心裏冷笑用孝來壓我?哼,想讓我吃啞巴虧,做你的春秋大夢!

反正我只是開個頭,慢慢的再將你一刀一刀弄死,畢竟我現在這幅身子才七歲,小不忍則亂大謀。

心裏盤算完,抬頭看了祖母一眼,又低頭說:「母親待我確實很好,什麼好吃的都給我留着,平時不想讀書,母親都不會罰我,還會做更多好吃的給我,禮儀都是親身教育,謝過母親的養育之恩,」說完抬頭看上祖母「讓祖母擔心了。」

說完也不管祖母的皺着的眉頭,和王氏雲心一會青一會白的臉色,就去扶王氏起來「母親跪疼了吧?」

王氏盯着我的臉,彷彿想盯出一個洞來,我咧開嘴傻笑。

這王氏心裏嘀咕着,這傻子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怎麼醒來變得尖牙利嘴起來。必須要試探試探,若是不好拿捏了,得早點處理掉。

「沒什麼事,就回自己院子去吧。」祖母擺擺手,似乎累了。又想起什麼轉頭對着我說:「明日我會派榮嬤嬤盯着你識字習禮。」

我沮喪的癟着嘴,不情願的點點頭「是,祖母。」然後挪動着身體走出屋子,方才的沮喪悉數落入王氏的眼中。

「祖母好生休息,我和母親也退下了。」雲心也起身告退。

出了院子看見快要進雲水苑的我,雲心開口道:「娘親,那個傻子怎麼亂說話,差點害了娘親。」

王氏看着和雲吟只差十天的女兒說:「還以為是開了智,結果還是爛泥扶不上牆,跟她那個娘一樣蠢。」說完看着我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陰翳「放心,到了一定時間,我就讓她從這個世上消失,你就是虞家嫡長女。」

聽到這兒,我翻了翻白眼。

你們這樣大聲密謀真的好嗎?

就十幾米,我是胖了點,還不至於肉都長耳朵里堵住了吧。

這原主是怎麼做到耳聾眼瞎的。

(小7打了個噴嚏…靈魂還怕冷嗎????)

我還有大事要做,讓你們這兩個秋後的螞蚱再蹦躂幾下。進了屋子,撲到床上,站了一下午,累死了。

突然一隻蜻蜓飛了進來,落在枕頭上,咦,這個季節還有蜻蜓嗎?隨手想抓住仔細看看,竟飛走了。眼裡一亮!對了我可以抓蝴蝶、蜻蜓什麼的減肥啊,多麼不務正業的減肥借口!

「玉英,玉英呢……」我起來準備出門尋,玉玲進來說:「小姐,玉英在廚房準備晚膳呢。小姐有什麼要吩咐?」

「去給我找匹粗布來,我有用。」我開心道

「小姐身子嬌貴,粗布穿在身上會磨破皮的。」玉玲急忙說。

「我不是穿啦~我要減肥!你再去幫我找些拇指大小的石頭給我。快去快去,我急着用,等我弄好了你就知道我要幹嘛了。」我推着玉玲出去,給了荷包,看着玉玲回頭不解的看着我,我朝她揮手,「快去快回,我着急呢!」

不多時,玉英從廚房回來,陸陸續續端着菜,全都是大魚大肉,清蒸魚,油燜大蝦,水煮牛肉,粉蒸排骨,梅菜扣肉,栗子雞,蒸羊羔,蒸熊掌,燒花鴨,燒子鵝……後面四個是我瞎說的。

天天大魚大肉怎麼能瘦呢?玉英見我皺着眉,以為我餓了,盛好飯端過來「小姐餓了吧,快吃吧。」

我抬頭看着她「你覺得我天天吃這麼好,吃這麼多,真的好嗎?」

玉英想了想「這可是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天天夢寐以求的,很多人都只能吃點粗米糊糊。我母親就是饑荒年,沒飯吃吃觀音土噎死了。」說完紅着眼睛。

是啊!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等玉玲回來,我們一起吃吧。」我握着她粗糙的手,明明就只比我大幾歲,卻沒過幾天好日子,拉着她坐下「以後我們一起吃,我也吃不完,浪費了多不好。」玉英紅着眼點點頭。

沒過多久,玉玲抱着一小匹布回來了,「小姐,這樣的行嗎?」說完把布和包袱放下,打開包袱,裏面都是圓圓的小石子,乾乾淨淨。「我是在城邊的河邊灘找到了,順便洗了洗。」

「快喝口水,累壞了吧?好重啊!」我試着拎了一下。

「小姐還小,咱們經常做粗活,力氣大。」玉玲滿頭大汗的接過玉英遞過來的帕子氣喘吁吁的說。

「先不說這些了,我們先吃飯吧。」說完關了門,拉着她倆坐下「這麼多我也吃不完,都浪費了,以後我們一起吃。不讓別人瞧見就行了」然後給她倆盛了飯,「不許見外啊,都是自己人。」

玉玲玉英點頭:「謝謝小姐。」

「謝什麼謝快吃飯!」夾起一塊雞肉放進嘴裏,這醉湘樓的廚子就是不錯啊。

「對了,今天買粗布是為了做負重的袋子,我想減肥。」我咽下一口飯,放下筷子說道。

「小姐這樣胖乎乎的也挺可愛的。」玉玲看着我說。

「哎呀,你不懂。小姐這是開始愛美了,為了以後做打算,而且老爺說了胖了對身體不好。」玉英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表情朝玉玲擠擠眼。

「愛美是一方面吧,主要我再這麼胡吃海喝下去可能就要見閻王了。」我打趣道。

「呸呸呸,小姐可是要長命百歲的人,凈說不吉利的話。」玉玲趕緊朝地上呸了幾下。

「不是我說不吉利的話,太胖了會很嚴重的病,爹爹也說了貪吃是禍。」我無奈的解釋。

兩個丫頭互相看了一眼,放下筷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好笑的說:「有話就說,只有我們三個,沒有那麼多規矩。」

「那夫人對小姐你根本就沒安好心!她……」玉英正要發作,玉玲拉了她的袖子說:「小聲點!」玉英立馬開啟了竊竊私語模式,「那夫人天天不讓小姐您好好學習,就帶您玩,讓您睡覺,睡醒了就吃,我們都急死了!玉玲還因為提醒小姐不要吃太多小心積食,被夫人聽見了,挨了巴掌!」

我轉頭愧疚的看着玉玲,玉玲笑了笑安慰我說「沒事的,小姐別難過,都過去了,現在小姐能理解我們了,懂得照顧自己了,我們也開心」玉英眼裡也染上了一層水霧。

玉玲突然正襟而坐對我說:「如果夫人知道您現在懂事了,肯定會對您更加惡劣的,這可怎麼是好?」玉玲發愁的不知是站還是坐着,焦急的不行。

「先吃飯,都快涼了,我已有主意了。」我拿起筷子準備吃完飯,跟她們講講我的計劃。

玉玲玉英看我似乎信心滿滿,也動起筷子。沒過一會,吃完了,剛放下筷子,就聽「雲吟啊,母親給你請的廚子做的飯菜可口嗎?怎麼還關着門呢?」王氏說罷就要推門進來。這碗筷怎麼辦?只見玉英靈機一動將兩幅筷子用帕子一擦,藏進衣服里,寬大的衣服,絲毫不見筷子的蹤影,又將骨頭掃進碗里,快速拿起勺子舀了一碗湯在另外一個碗里,然後站在旁邊伺候我用膳。

玉玲打開門,福了福身子行了禮「夫人,小姐正在用膳。」王氏看着小碗里堆起的骨頭,在所剩不多的菜,最後看着我還沒來得及擦得油乎乎的嘴滿意的笑道:「吃飽了就早點休息,別太累了。母親給你帶了今日出門給你買的水粉和胭脂。你看看喜不喜歡?」

說完遞給我兩個瓷瓶子,我打開亮着眼睛說:「真是謝謝您呢~我可太喜歡了。」「喜歡就好,那你吃飽了快睡覺吧,母親也回去了。」說完轉身出了門,走到院子門口,小小的身影從暗處顯現出來,王氏牽着她說:「放心吧,那傻子還是只會吃了睡睡了吃。」

見王氏走遠,我拿出水粉,用手指沾了一點,放進醋碟里,化了。

這是鉛粉。

這王氏還真是嫌自己死的慢呢。

「小姐怎麼了?」玉玲不解的問。

「沒事,收起來吧。」我把水粉遞給了玉玲。

收拾完,我對她倆說:「我準備來個偷天換日,玉英,你將那些個小石子縫進布袋子,然後給我圍在腰上,腿上,胳膊上,再做些袋子,將棉花塞進去,白天出門『玩物喪志』就綁帶石子的,不需要活動的就綁棉花的,我怕負重太多會長不高。」我轉了轉眼珠子,又說:「反正瘦了也綁着,來回換,別人也看不出我瘦了。」

「那萬一被人近身摸出來的可如何是好?」玉玲操心道。

「要不弄點濃烈的香薰試試?」玉英躍躍欲試。

這小丫頭就是鬼點子多,我笑着說「是個好方法。」

「那臉上也得塗上,不然臉小了就看出來了。」玉玲補充着。

「你們倆還真是鬼點子多呢~」「我們倆姐妹以後就是你的軍師了。」「也不嫌害臊~」

……

小院子里一片歡聲笑語,月亮也掛在樹枝上偷聽……

《吟遊歸雲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