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我是璃月第八星
原神:我是璃月第八星 連載中

原神:我是璃月第八星

來源:google 作者:落拓152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洛尋 遊戲動漫 落拓152

「原神+輕鬆搞笑+玩梗」整服乘三素,旋綱躡九星霓裳紛蔽景,羽服迥凌虛傳說中,璃月共有九星從往生堂醒來,卻差點被胡桃活活打進棺材裏在往生堂,洛尋吃着胡桃親手做的梅花糕他決定加入往生堂成為往生堂的銷售員不過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展開

《原神:我是璃月第八星》章節試讀:

連綿不絕的琉璃宮殿彷彿絕雲間無垠的山脈。

隨着千岩軍走過繁榮的市井,洛尋覺得自己長見識了。這裡的人都好有錢,看來往生堂是時候推出分級市場的策略,從而更好的收割剩餘價值。

但是往生堂的宗旨就是無論出身貴賤,財富多寡都要有合乎身份的葬禮,且又不以賺錢為目的,看來這個策略還是不太行。

額,自己怎麼就不自覺的帶入往生堂推銷的這個職位了呢。

正想着,前方的千岩軍就停下腳步轉身道:「你就在此地等候,不要走動。我去稟告刻晴大人,馬上便回來。」

洛尋向前看去,前方的宮殿,額……好有講究,好牛逼。不過思考了半天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一句應景的話語,只能默默感嘆「奈何自己沒文化,一句**走天下。」

仔細想了想總覺得那名千岩軍說的話怪怪的,只是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進來吧。」年輕女孩的聲音從里堂中傳來。

洛尋小心翼翼地邁過高高的門檻,走進了屋內,生怕不小心碰壞了什麼東西,畢竟房間內的物什看起來一個個都精雕細琢的樣子,要是碰壞了把自己賣了應該都賠不起。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已經賣身給往生堂了,要是碰壞了什麼,胡桃大概會幫自己賠的吧……大概?

「你好,來自異鄉的來客,我是璃月七星中的玉衡星,我的名字是刻晴。」

少女紫發紫瞳,雙馬尾順着肩膀垂至腰間,在頭上扎出類似貓耳的髮髻。紫色的羅裙外圍了一層深紫色的外襯,手臂從廣口的羅蘭短袖中鑽出。她正襟危坐地端着香茗,目光審視着洛尋。

「嗯?我是異鄉人嗎?」洛尋有些詫異。

刻晴眉頭皺了起來「可是在我們的案宗中並沒有關於你的任何記錄,所以說你不會是璃月本地的居民。」

按照胡桃的說法,只有本地的人才會受到契約的保護。當然,與璃月港有貿易的商人也會與璃月簽訂單獨的契約。

所以說,不是本地的居民不享受契約所規定的權益,那下一步是不是就要驅逐出境了?

想到這洛尋頓時慌了起來,畢竟自己在其他地方也人生地不熟的。在這好歹還有個靠譜,嗯……不靠譜的堂主罩着自己。趕忙說道:「我好像本地居民吧。」

刻晴銳利的目光頓時向他掃來。

「我是在璃月出生的」洛尋連忙補充道。沒錯,自己就是從往生堂的棺材裏面爬出來的,所以說在往生堂出生的也可以。

「我現在失憶了,我之前可能是被仙人抱養走了,然後長大了才來到璃月港。」洛尋撒起謊來眼睛都不眨一下。

「但是如果是仙人的話,那他們單獨和帝君有契約。我們璃月七星所簽訂的契約是保護普通的人,而並非仙人。」刻晴從堆疊的很高的文件中取下其中一張。

「我不是仙人啊,我也是普通人,之前差點被胡堂主給活埋了!」不知道為什麼,洛尋感覺刻晴的眼中藏着幾分笑意。

刻晴輕咳了兩聲:「這也不能代表什麼,契約所規定的內容與實力的強大與否並沒有關係,所以說你並不能算璃月港中的一員。」

她語氣一轉:「不過我們可以簽訂契約,如果你能夠幫我做一些事情,那麼我可以給予你璃月居民的身份,就算是我的委託吧」

「嗯……你們璃月七星手眼通天,位高權重。還需要我幫忙做什麼嗎?」

「刻晴無視了他的調侃,接着道:「我需要你幫忙在絕雲間調查一些事情,你不是說你可能與仙人有關係嗎。」

「我只是說有可能而已,我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了……」洛尋趕忙解釋,畢竟要是真的去了絕雲間,這一來不就露餡了。

「沒事的,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有關仙人的契約,你前往絕雲間不會有事的。假如真的有事……那麼往生堂的業務遍布整個璃月,想必絕雲間也在業務範圍中。」刻晴嘴角微微上揚,像是早就知道他在撒謊了。

「開個玩笑而已,放心吧。就算是心懷不軌之人,仙人也最多只是略施懲戒罷了,每年尋仙的人更是絡繹不絕。你這次前去,只需要幫忙調查這個……」

刻晴踮起腳尖想去抓最頂上的一張文件,接連跳了好幾次都抓不到。洛尋只好無奈地伸手幫她把文件取下。

刻晴臉頰微紅,不過很快便恢復鎮定。她看着文件道:「前去訪仙的民眾發現絕雲間留有神之眼所爆發的元素產生的痕迹。」

「我希望你能弄清這究竟是誰在使用神之眼。可能是異鄉人,也有可能是仙人的力量。」

刻晴說著從懷中拿出了一張劍型的符咒,紙符懸停在她的掌心,旋轉着微微閃爍。

「這是百無禁忌籙,帝君鑄造此神符時,曾封入仙力,助凡人征戰。儘管現在裏面殘存的仙力已經很少了,但也能充當信物。再加上你自身所帶有的契約,定能平安無事。」

洛尋愁眉苦臉的接過紙符,自己才剛剛從棺材裏爬出來就被迫接受了兩個委任。

紙符接入手中,帶着微微的暖意,彷彿心意相通。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感覺好像冥冥中有什麼聯繫似的。

雖然但是,總有一種被壓榨的感覺。

明明已經這麼有錢了,住在這麼大的房子里,賞玩着看起來就很值錢的古玩,還整天想着壓迫自己幫她們幹活。萬惡的資本家,等哪一天有機會一定把她們全部吊路燈。

洛尋在心中暗暗發誓。

絕雲間距離璃月港有很長的距離,這次前往絕雲間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看來還得向胡桃請假才行。不過這是璃月七星的委任,想必胡桃也只能暫時讓她欽定的銷售員休假了。

一邊是老闆自己出去宣傳還得擔心被千岩軍抓,另外一邊搖人都有千岩軍幫忙,這壓根沒有可比性好不好。

刻晴望着洛尋離去的身影,緩緩的摘下頭上的發簪。髮髻像先前的紙符一般懸浮在手中。這支發簪是上一任玉衡星遺留下的禮物,也是玉衡星與帝君簽訂的契約。

這些像是發簪的繼承之物,正是歷代七星所積澱的,每一代七星都會留下值得繼承之物。而它們構築了名為「貿易」的契約之網。

「你究竟是誰?」刻晴攥着發簪喃喃道,她的眼睛略微有些失神。「為什麼會和璃月七星有聯繫呢,還是說僅僅和玉衡星的契約有關?」

《原神:我是璃月第八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