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連載中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易煙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顥裴 黎箐

被渣男羞辱後,她果斷和陌生人閃婚了她本以為這只是一場普通的契約婚姻誰知道閃婚老公竟然要和她做真夫妻更讓她意外的是,這個咬耳朵貼貼的男人竟有兩幅面孔他人前裝窮,人後砸錢虐渣男送給她的假戒指,價值千萬送給她的高仿包包,抵一套房她看着海報滿心疑惑,「老公,這個戒指怎麼和我的這麼像?」老公心虛抱住她,「我在某寶買的」直到某一天,她見到了自己公司的總裁,愣住了,「總...總裁...好.......」總裁上前摟着她的腰,在她耳邊糾正說:「錯了,叫老公」展開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章節試讀:

阮夫人笑着回,「我們老兩口退休了,不想跟他們小年輕混在一起,準備回老家養老。」

他們在彭城有好幾十套房產,還擔心沒地方住?

她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黎箐在一旁是聽懵了,不過是個假結婚,就平白得了一套房子,她可受不起,準備拒絕。

阮顥裴突然握着她的手,小聲說:「別說話,小心露餡。」

溫熱的手掌令她不由得緊張起來,低頭看了一眼之後,乖乖坐在原地。

隨後,阮夫人又拿出了一把車鑰匙,是一輛價值三十多萬的奧迪,比周江遠的車子不多不少,剛剛好就貴那麼一點。

她拿着車鑰匙的時候,有些不好意思,在阮家,還從來沒有過這麼便宜的車。

誰讓她兒子作呢?

她無奈將車鑰匙交出去,心裏暗暗盤算着,等過段時間一定要給自己的兒媳婦送一輛勞斯萊斯。

「親家母,這是我們給顥裴買的車,到時候跟房子一起過戶給箐箐。」

黎媽媽和黎媽媽已經暈了,只得迷迷糊糊一股腦都收下來。

一旁的大姨和姜萌萌臉都黑了,接下來的飯菜,根本就吃不下。

周家人臉色也不好,恨着姜萌萌恨得牙痒痒,好好的,搞什麼四家人一起談婚事,這不是明擺着讓他們周家丟人嗎?

等以後她進門了,一定要給她顏色看看,

婚事談完後,周家人飯菜也沒吃,就提前走了。

姜家見着周家生氣,也跟着一道先離開。

阮夫人來得匆忙,也沒有久留,吃完飯也走了,最後整個包間里,就只剩下黎箐和阮顥裴。

阮顥裴開車送黎箐回家。

在路上,二人一直沉默,眼看快到家門口的時候,黎箐直言說:「阮醫生,既然我們婚姻無效,你的彩禮房子車子我一個都不能要。」

阮顥裴專心致志開着車沒有回話。

黎箐見他沒反應繼續說:「叔叔阿姨操勞一輩子也不容易,假結婚歸假結婚,我們還是別坑了他們這番好意,該還給他們的,還是要還給他們。」

阮顥裴依舊沒有回話。

黎箐側頭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等到了黎家樓下,阮顥裴停下車,從懷裡拿出一個錦盒,遞給她。

黎箐低頭看去,疑惑說:「這是?」

阮顥裴說:「結婚的話,戒指還是要有的。」

他說完,將錦盒打開,只見裏面是一枚鴿子蛋大小的鑽石戒指。

黎箐吃驚地看向他,「這......」

阮顥裴將戒指拿出來,直接戴在她的手上,說:「做戲就要做全套,不然你爸媽問起來也不好。」

黎箐看着自己無名指閃着熠熠光輝的戒指,有些恍惚,良久後問:「這麼大的鑽戒得要多少錢?」

阮顥裴遲疑了一下,一本正經說:「不貴,我網上買的,白金鑲水晶,才abc 塊。」

黎箐聽後這才放心下來,伸出手一邊看着戒指,一邊笑:「你買個假鑽戒就買個假鑽戒,怎麼還買個這麼大?」

阮顥裴推開車門下車說:「反正是要買假的,自然是要往大里買。」

這戒指哪裡是abc 塊,是他特地從法國定製的,全世界獨一無二,價值的話,不可估量。

黎箐絲毫沒有懷疑他的話,只當他是直男,畢竟誰也想不到,自己家後面社區醫院的年輕醫生會這麼有錢。

黎媽媽和黎爸爸在家裡準備了晚飯,所以黎箐和阮顥裴從酒店回來後,直接回了黎家。

他們剛上樓,就聽到有人在門口爭吵。

「黎雪,你快給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是再回去,你媽非逼得我流產不可!」

「先別管你流不流產,現在立刻回去給我媽道歉!」

「道歉?我道歉?明明是你媽先打的我?」

「你把她做的飯菜都倒了,她能不打你嗎?」

「你也不瞧瞧,她在飯菜里放了什麼,苦瓜、海帶、都是一些容易流產的東西,她不就是見着我懷的是女兒,想讓我打掉嗎?我偏不!」

黎箐在樓道聽着他們越吵越凶,加快腳步往上跑,抬頭一看,只見她妹夫正抓着她妹妹的手,一臉兇悍說:「你別胡說,我媽怎麼可能會害自己的親孫女!我不管,你現在立刻必須跟我媽道歉!」

「黎雪,你別讓我為難,我媽一個人帶大我不容易,她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我不能讓她在你這裡受委屈!」

黎箐聽着怒火直衝,大步走到他們跟前,說:「陳陸海!你這是在幹什麼?!」

陳陸海見着有人來了,連忙鬆開黎雪,「大姐,你回來了。」

說完,看了一眼阮顥裴,「這位就是姐夫吧,姐夫好。」

阮顥裴冷着臉,點頭應了一下。

黎雪擦了一把眼淚,低頭也朝阮顥裴打了一聲招呼,「姐夫好。」

黎箐連忙扶着黎雪,見着她臉頰上紅紅的五指印,立馬問道:「雪兒,你這臉是怎麼回事?誰打的?」

黎雪低着頭,大哭起來。

陳陸海在一旁,聽着更加不耐煩了,「好了,哭,就知道哭,別假惺惺在你娘家裝可憐!」

黎箐抬頭瞪向他,「你怎麼說話的?是你打的?!陳陸海,你還是不是人,她現在可懷着你的孩子,你動手打她?!」

她越說越氣憤,捧着黎雪的臉,心疼不已。

她們兩姐妹雖然從小生活並不富裕,但是還沒有像這樣挨過打。

黎雪拉着她哽咽說:「姐,不是他打的,是他媽。」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