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連載中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來源:google 作者:羿良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川端康成 現代言情 莫言

文|寶木笑很多年前,當莫言讀到川端康成《雪國》里「一隻黑色而壯碩的秋田狗蹲在那裡的一塊踏石上,久久地舔着溫熱的河水」這句話時,他多年的文學探索迎來了頓悟的玄妙時刻他說自己突然就明白了小說到底應該如何展開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章節試讀:

東方式的「無」不是虛無,而是萬有自在的空,是最大的「有」,「死亡」這一消亡狀態的「無」,是靈魂不滅的「有」,死亡也是一種藝術的延伸,也是一種美的形態。
只是,沒人會在意這些。
至少在喧鬧浮躁的布景板下,這些會被淡化,甚至避諱。
川端康成即使在日本也不被所有人接受,死後數十年爭議不斷。
就像狄蘭•托馬斯的名詩《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傳遍世界,甚至成為《星際穿越》升華主題的點睛之筆。
可是,人們寧肯讓其通向更加虛空的宇宙,也要有意無意地繞開這首寫給臨終父親的詩,談論的依然是「死亡的永恆主題」,是人類形而上的最原始的終極思考。
無論是狄蘭•托馬斯還是川端康成,他們在本質上其實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用「死亡主題」提醒人們,這個世界的無限性和終極哲思的必要性。
只是,沒人會在意這些。
至少在道德高地的探照燈下,這些會被放大,甚至扭曲。
出軌肯定是錯誤的,這是毋庸置疑的底線,是基本的是非。
但在《紅樓夢》都要被列入「避雷小說書目」,被道德禁衛軍斥為「不就是一個渣男和他曖昧小女友們的故事嗎」的情形下,下一步,駒子是不是就應該被鄰居們用麻袋套頭,然後半埋在地下被亂石打死呢?
底線是一定要必須堅守的,但我們要警惕的是,道德高地風光無限,呆的久了,也會滋生懶惰、傲慢、狹隘和惡意。
只是,沒人會在意這些。
至少在生存不易的強高壓下,這些會被遺忘,甚至放棄。
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二字,像你我這樣的小老百姓最後還是要養家糊口的,傷春悲秋這種事兒還是讓投胎小能手們去做吧。
是的,我們一直努力工作、任勞任怨,但卻絕不應因此就接受了庸俗和油膩,就忘卻了自己對美的追求,更不要放棄自己對生命思考的權利。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的下一句是「老年應當在日暮時燃燒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我們絕不要等到遲暮之年,更絕不能自己扼住自己靈魂的喉嚨。
也許,很多人在眼前的苟且里變得長袖善舞,並成為苟且的一部分,但更多的人必將在生活的磨礪中學會堅守,最終找到屬於自己的「雪國」,也許這才是川端康成穿越時空留給我們最可寶貴的暗號吧。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
夜空下一片白茫茫。」
——川端康成•《雪國》—END—更多關於讀書方面的文請見專欄:作為多年紅迷,我還寫了個關於紅樓夢的專欄:當然還有個非常冷清的微信公眾號:深度書痴寶木笑(baomuxiaoshuo),歡迎關注,咱們一起講述老百姓自己的讀書生活。
我是小寶祝你幸福...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