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周生如故【電視劇】
周生如故【電視劇】 連載中

周生如故【電視劇】

來源:google 作者:周生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辰王 古代言情 周生辰

【fqxs】徒弟不會說話,師父表面上沒說什麼,心裏卻暗着急時宜失語症也成了小南辰王挂念在心的難題,軍師覺得她聰明伶俐,能聽卻不語,怕是有病根兒在心,以崔家的權勢,遍訪名醫,都未能治好十一的失語症他也知道...展開

《周生如故【電視劇】》章節試讀:


徒弟不會說話,師父表面上沒說什麼,心裏卻暗着急。

時宜失語症也成了小南辰王挂念在心的難題,軍師覺得她聰明伶俐,能聽卻不語,怕是有病根兒在心,以崔家的權勢,遍訪名醫,都未能治好十一的失語症。

他也知道病根兒必然在心,只是心病還需要心藥醫,時宜的心藥到底是什麼呢?後來才知道,為了治好十一的失語症,他不僅遍尋名醫,還把崔家舊事前前後後仔仔細細地探訪了一番。

因為害怕十一見了那些醫師會害怕,便自己偷偷向諸多名醫細細討教,學來了一身的醫術,時宜在南辰王府終於有了這一生最輕鬆,最愜意也是最幸福的日子。

每日陪伴在師父的身邊,讀書,畫畫,彈琴,品茶,還有偶爾做一做少女的美夢,安逸而知足。

然而,命運並沒有因為她的知足而停下手中任性的筆。遠在中州宮牆裡,有一個人看着她的畫像,陷入了深深的執念之中。

當執念漸漸走偏,足以令人墜下萬丈深淵。

時宜的生辰快到了,宮中送來了大量的生辰禮,太后的陛下的還有廣陵王的,而崔家送過來的也是絡繹不絕,接踵而至。

周生辰從未給任何人準備過生辰禮,也從來不需要為誰準備生辰禮。

而現在,他作為十一鄭重拜過的師父,想來也需要備上一份,只是什麼珠寶玉器、首飾、名畫書卷看宮裡和崔府送來的架勢,大概時宜什麼都不缺了吧。

第一次需要費盡心思絞盡腦汁的去為一個人準備生辰禮。

而此時此刻,時宜並沒有在意過府里送來了多少生辰禮。

她正在王府的蓮池邊畫畫,時宜很喜歡蓮花,畫得最多的便是王府里那一池蓮花。

看取蓮花鏡,應知不染心,在十一的心中,師父便是如蓮花一般纖塵不染的君子,越是了解得多,越是把它藏進心底。

看似在畫王府池中的蓮花,其實在心裏偷偷描繪着心中的人,看到師父過來了,時宜還是會很習慣的,規規矩矩,認真真的行弟子禮,而他也還是會提醒她忘了自己說過什麼。

「王府內不拘俗禮」。

「弟子忘了」時宜雖然還是很有禮貌,但很顯然已經沒有初來時的拘謹。反而生出些許俏皮。

生辰禮收了那麼多年,來來回回都是她從來不在意的那些,更何況,弟子怎麼能讓師父破費送她生辰禮呢?

「先打開看看是什麼再決定收不收。」

那是他自離開中州以後,所有降軍將領的用印,是他征戰多年以來豁出性命打下來每個城池的證明,也將會使他實現自己理想抱負的硬件,是比他的生命還要珍貴的東西,所以想來想去,覺得這個比較合適。

珍貴的禮物要送給珍貴的人,師父送過她的每一件禮物,比如藏書樓鑰匙,比如師父書房裡的狐狸皮。

再比如,如今這麼重要的降軍將領用印,對於十一來說都無比珍貴,是那些價值連城,琳琅滿目的奇珍異寶無可比擬的珍貴。

「以後你每年的生辰年年如此」。

看似很隨意的一句話,卻是許下最擲地有聲的諾言,他的用心時宜懂的。他的付出時宜也懂的,而他的志向時宜更是懂得,這是師傅為百姓征戰的證明,她會收藏妥當,以命相護。這也是她默默對師父許下的諾言,最終她也做到了。

又要出征了,這一走恐怕又是好幾個月,軍糧,西州城的布防都要考慮到,還有一個人也要考慮。

以往出征都是說走就走,王府轉瞬即空,如今王府多了一位不能帶走的小徒弟,他再也無法走得隨意,從來不需道別的人,突然間需要交代些什麼。

看着藏書樓又亮起的燈光,周生辰竟然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長眉連娟,微睇綿藐……洋洋洒洒一大片的上林賦時宜都默下來了,偏偏卡在了後半句。

「忘記後半句了?我來吧」

色授魂與,心愉於側。師父提筆替時宜寫上這一句,望着師父寫下的後半句,時宜怔了怔。

是色授魂與,還是情迷心竅。當時的她並不懂得這些,只是被眼前所見震懾,當時不懂的,現在似乎有一點點兒懂了。

「阿娘說過,這句話是在說女以色授,男以魂與,情投意合,心愉於側」,時宜用手語比划著。

她其實也沒有完全懂得這句話的深刻含義,只是希望師父懂,或許也能為她答疑解惑。

然而她不知道,這個雖比他大了不足十歲,但已成年的師父,其實並不懂。

「待你學成時再補上剩下的吧。」

一個是情竇初開,懵懂未知,而一個是慎獨守心,不懂情事。

未寫完的上林賦,便永遠停在了這一句。來世續寫的詩,填不上這一室的空缺,因為周生辰有來世而小南辰王沒有。

「我要走了,過來跟你說一聲」

送別的話,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只能簡單地說明來意。

上一次阿娘說,從此往後,阿娘便不在你身邊了,你要習慣。

而這一次他說:「我平時不住在王府,一年的時間,有八九個月都是帶兵在外,以後也是這樣,要習慣。」

每一次她都無法挽留,每一次她都只能習慣。

「我走了之後,王府只剩下侍衛和成喜,照顧好自己」。

交代完該交代的話,便是轉身離開吧,然而,向來無牽無掛的人,突然間有了羈絆,會有人在他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扯住衣袖,拉住他的手,在他的手心寫字:捷報。

「好,捷報,從今以後,王軍只有捷報。」

小南辰王自十三歲上戰馬,從未有敗績,長劍所指,皆是血海滔天,必會大勝回朝,只剩不敗的堅定信念。從這一刻起,多了一條支撐的理由。他知道時宜會在王府日日期盼王軍的捷報。

再次轉身,不再回頭,只是心中再也無法不起波瀾。

時宜多麼希望自己也能像師兄師姐們一樣穿上鎧甲,追隨師父一同出征。然而她也只能站在王府的藏書樓上,默默目送,而每一次,只有三師兄會回頭笑着跟他擺擺手,每一次師父都未曾回頭,時宜只能在心裏默默地祝師父,師兄,師姐保重。

自拜師宴開始到現在,熱鬧無比的王府變得冷冷清清,空空蕩蕩,從春到夏,從秋到冬。

「如師父所說,一年年,他常年在外,而南辰王府總像只有我一個,相處的時光那麼短暫。」時宜心裏想着。

離別的思念卻那樣綿長,長得像扯不斷的絲線一樣。將一年年,一天天,每一時,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串了起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夏到秋,從秋到冬。


《周生如故【電視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