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縱古橫今
縱古橫今 連載中

縱古橫今

來源:google 作者:聽風念海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桐 穿越重生 趙頊

一個穿越到現代的古武高手加入僱傭軍後,縱橫四海的爭霸之路你問:憑什麼?文能博古通今,武亦當世無敵展開

《縱古橫今》章節試讀:

江蘇省南京市東南部青龍山區。盛夏時節,山中蟲鳥低語,綠樹蔥蘢,古木參天,遮天蔽日,自然生態保護的相當完好。偶有附近居民工作閑暇之餘,邀幾個好友來體會下林木清幽,回歸自然之樂。

這一天,青龍山頂峰上一片開闊的林地上空,忽然風聲大作,憑空出現一團濃霧,這霧濃厚的就像一團牛奶般稠密,風力雖疾!卻吹不散這團霧氣。

過得片刻,濃霧周圍的空氣一陣波動,像湖水般起了一陣漪漣。霧中憑空出現一個不停顫動的黑洞。顫抖得片刻後,黑洞漸趨平穩。不一會竟然從洞中吐出一個人來,掉落在林間柔軟的草地上。然後黑洞悄無聲息的變小消失,霧氣消散,風聲停止,山頂又恢復以往的平靜。

從黑洞中跌落的人一頭披肩長發,偏又是個男人,身穿一件破破爛爛的厚皮馬甲,裏面套一件青色布衣,下半身卻是光溜溜的,什麼都沒穿,不但鞋子,連褲子都沒有。唇上一叢連着下頜的黑亮鬍鬚,雙目緊閉,昏迷不醒。

過了十來分鐘,這人才慢慢睜開雙眼,稍一清醒,便翻身躍起,轉頭四處查看,動作十分敏捷。看得四周並無危險之後,開始周身亂摸,瞧見自己光溜溜的小兄弟以及大腿後。面露不解神情?

只見他抬起手來,放在嘴邊狠狠咬了一口,雖然露出痛楚神情。這人卻反而吐出一口長氣,臉上倒是多了份喜色!

能感覺到痛,就不是做夢,終於確定自己沒死,身上也並無受傷。這懸着的心便放了下來!這人自然就是孤身虎膽的李擎蒼李少俠了。

只是他現在還是迷迷糊糊猶自摸不清頭腦,剛剛還在險象環生的一品堂中,現在舉目望去卻是一片朗朗晴空的山林野地。發生了什麼事他自己也不明白。

其實也是李擎蒼命不該絕,那件發著七彩之光的的水晶物體本來就不是地球上的東西,是外星文明遺留的物品,那一晚李擎蒼催動小無相功奮力殺敵,內力催生出綠色刀芒,無意中重重砍在這件外星物品上面,由內力化成的刀芒滲入到物品內部。

這物品本是外星人用來空間跳躍的能量容器,簡單點講就是一種容納能量的存儲器,偏生李擎蒼的小無相功卻是一種最能模仿其它功法的內功,也就是說他的能量具有相當強的模擬能力,擊中容器後誤打誤撞激發了容器的功效。

但卻終歸不是正確打開,外星物品需要能量供應來維持產生的蟲洞,只能吸取拓跋宏的生命能量,將拓跋宏吸成乾屍後能量供應不上,於是發生爆炸,將周圍一切都湮滅成分子狀態。

李擎蒼當時感到的一線生機的確是人的第六感應,那黑洞不是殺人機關,而是傳送通道,只是沒有足夠的能量和正確的坐標,只是隨機亂傳,突破時空的限制,將李擎蒼傳送到了這千年後的青龍山區。

如果李擎蒼練得不是小無相功,便打不開這容器開關,如果拓跋宏功力不足,也維持不到黑洞將李擎蒼吸入,這一切環環相扣,冥冥中自有天意,至於天意如何,卻是要看李擎蒼如何在這陌生的年代拼搏了。

李擎蒼經過開始的迷茫之後,冷靜下來,檢視了一下自身狀況後,發現《歸元訣》和錢袋也沒了,全身上下除了一件搶來的皮甲和穿在裏面的布衣,再無他物。

於是將皮甲脫下,把布衣系在腰間權當褲衩遮羞,赤膊穿一件皮馬甲,至於光着腳丫,暫時想不到辦法,就隨他去吧。

看着自己這狼狽樣子,李擎蒼也頗感荒唐!好在他本是豪邁洒脫的性子,活動了兩下手腳覺得身體並無不適後,便仰天一笑,大踏步循着山間小道向山下走去。

走了半晌功夫,來到半山的龍崗湖邊,但見碧波千頃,湖水瀲灧,湖邊有一道甚是平整的石堤攔住湖水,將這一捧碧綠留在群峰之間,宛若翡翠。

堤上三三兩兩散落着幾群穿的花花綠綠,奇裝異服的男女好像在釣魚,一想到魚,李擎蒼腹中雷鳴陣陣,卻是餓得狠了,心裏猶在奇怪,昨日下午飽餐了一頓,現在最多巳時,怎麼如此飢餓?

當即走向石堤,向離得最近的幾位穿着奇怪之人拱手道:「敢問幾位朋友,此乃何處?」

那幾人開始眼望湖中,並沒有注意到李擎蒼過來。現在聽到李擎蒼問話,不由得一起轉過頭來。

其中一個一頭寸許長的短髮,身穿黃綠條紋短袖單衣的胖子,鼻樑上架着一副兩個黑色方框的架子,支出兩個腿兒搭在耳朵上面,裝扮甚是奇特。

李擎蒼問話時,這胖子手中魚竿的魚漂剛好晃動,轉頭一望卻看到一個披頭散髮,衣衫襤褸的瘋子,不由楞了一下! 回首再望魚漂時,卻已不再晃動,想必魚兒已經脫鉤跑了,心下甚為惱怒,開口罵道:「我日泥媽!哪來的瘋子,還此乃何處?此乃地球啊,你曉得啊?去去去!滾你媽一邊去,你個呆逼!」

邊上一少女卻是對那胖子怒喝道:「陳胖子你嘴巴乾淨點,人家只是問路,又沒罵你,就算是個瘋子,也不要這樣侮辱別人。你積點口德好不好?」

這女子身穿一件米色短袖上衣,露出一雙潔白的手臂,下穿一條裹得極緊的長褲。長發大眼,正對那胖子怒目而視。

陳胖子辯解道:「大眼妹你別亂髮火,這瘋子理他幹什麼?罵他,罵他怎麼了?我的魚都被他嚇跑了!還文縐縐的此乃何處?老子戴副眼鏡都說不出這話,聽見就來火,這人一定是青龍山精神病院跑出來的。」

這邊李擎蒼聽這幾人講話聲抑揚頓挫,頗似江南一帶口音,本來心裏暗自高興。卻聽得那胖子言語惡毒,辱及先人,正欲發火。

又聽見那大眼女子為他爭論,雖說認為他是個瘋子,卻還是向著他說話,心中怒意稍減。加之見眼前所見一切人事地貌都頗顯怪異,心裏迷惑,也不欲惹事,便冷着臉向那少女一拱手,以示告辭,大步向前走去。

那大眼妹見他板著臉離開,心下稍有歉意。便在他身後說道:「這裡是南京青龍山。」

李擎蒼一聽此處是「南京」,還以為是北宋東南西北四大京城之一的南京,心下大奇!怎麼自己暈過去竟然跑到這來了?連忙回身問道:「那請問姑娘,南京應天府如何走法?」

那大眼妹從來不知道南京還有個「應天府」的地方,只是記得歷史書上說過北宋有個「南京應天府」。被他問的莫名其妙!只好以手撫額,哀嘆一聲:「怎麼問着『應天府』去了?還真是病的不輕!」

邊上幾人忍俊不住捂嘴吃吃而笑,那陳胖子更是手摸肚皮,放聲狂笑不已。

看見眾人如此嘲笑自己,李擎蒼也自大怒,強自壓下的無明業火再也忍耐不住。對着那陳胖子怒目而視,快如鬼魅般掠至他身邊,伸手抓住陳胖子後心衣服,隨手一揮,陳胖子便如騰雲駕霧般高高飛起向湖中落去。

人在空中已嚇得哇哇大叫,落入水中更是鬼哭狼嚎,大喊 「救命」!

李擎蒼膂力驚人,此刻含怒出手,這一下便將陳胖子扔出兩丈來遠。邊上幾人見他如此神勇,也是嚇得不輕,除了那大眼妹外,個個噤若寒蟬,不敢講話。

稍遠處一些釣魚的人也是吃驚不小,只以為這瘋子要傷人了,有人已偷偷拿出電話撥打附近精神病院的電話,說院里有瘋子跑出來在龍崗湖邊傷人了。

陳胖子在水裡浮浮沉沉,大口喝水,高喊救命,卻是不會游泳。

那大眼妹急了,對李擎蒼叫道:「你這人也真是,他只不過罵了你幾句,你就這樣,他不會游泳,你這樣會害死他的,趕快下去救他呀。」一雙大眼中已是珠淚瑩瑩,又急又氣。

李擎蒼見陳胖子在水裡拚命掙扎,已是吃足苦頭,心中怒氣已消,再不救人,怕是略施薄懲要變成殺人泄憤了,便魚躍入水,向陳胖子游去。

游到胖子身邊,伸手插入其腋下,托着他的肩膀單臂划水向岸邊游去,片刻後翻身上岸,將陳胖子拎在一邊放下。

上岸後頭髮濕漉漉的貼在額前,李擎蒼只覺遮眼,便將頭髮向後攏去。那幾人先前見他蓬頭污面,衣不遮體,言語怪異,只當他是個瘋子,未曾注意他容貌,這經水一泡,已將李擎蒼全身污漬洗去不少,但見他臉上線條輪廓剛硬,身材魁梧肌肉虯結。

幾人都暗自惋惜,心想「好一個雄壯威武的瘋子!」,只是攝於李擎蒼勇力,這話卻都不敢出口了。

那陳胖子臉色蒼白,心裏又驚又怕,更是不敢開口,只怕一下說錯,這瘋子又把他扔下湖去。

大眼妹膽子卻大,對李擎蒼說道:「謝謝你救了他,陳胖子雖然嘴巴壞了點,但心裏還是不壞,我們也不是想笑話你,只是南京從來就沒有什麼應天府這個地方,學校里倒是學過好像宋朝有個什麼南京應天府,東京開封府的,不過那是古代,你這問題太奇怪了些,所以他們才笑,請別生氣。」

李擎蒼又是一驚,開口問道:「古代的宋朝,那當下是什麼朝代,如今是哪一年?煩請姑娘告訴在下。」

大眼妹想必已習慣他這種酸掉大牙的說話語氣,只把他當成是讀書讀傻了的瘋子。耐心回答道:「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元2001年呀!」

這句話李擎蒼卻未聽懂,摸摸腦袋,呆了片刻,又問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沒聽過!那如今距宋朝有多少年了?」大眼妹歪了歪頭想了一下回答道:「那大概有一千年了吧!」

這句話李擎蒼倒是聽得清清楚楚,可是哪裡肯信!急切說道:「姑娘莫開玩笑,在下是真心請教!」

那大眼妹不屑說道:「我和你開什麼玩笑,我都不認識你,沒事騙你幹嘛?」

李擎蒼聽後如遭雷殛,失魂落魄的走到一旁,頹然坐倒,痴望着湖水發獃。

那大眼妹見他雙眼茫然,神色獃滯,一副茫然無措,凄涼無助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同情。走過去柔聲安慰道:「你怎麼了?反應這麼激烈?現在又不是宋朝,你怎麼一副替古人擔憂的樣子?好端端活在現在不好嗎!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難過,但既然活着就不要悲觀失望,你說是嗎?」

李擎蒼這片刻間心念急轉,一生經歷如走馬燈般轉個不停,最後記憶定格在那把拓跋宏吸成乾屍的水晶物體和詭異黑洞上,想起當時情景,已是超出了自己的認知範圍。正如這姑娘所說自己和她素昧平生,無冤無仇,她何必來騙自己。如果真像這姑娘講的現在是宋朝的一千年後,只怕那黑洞真有這神鬼莫測的威能。雖說對這姑娘所說不能全信,但這幾人的穿着打扮,講話用詞都覺得不同平日所見,只怕她所言非虛。

聽得這姑娘如此勸慰,一想也是,心思也已漸漸平復。便點頭向大眼妹致謝道:「有勞姑娘費心,在下理會得。」這心思剛一放下,腹中卻咕嚕一聲。

李擎蒼臉色一紅,大眼妹卻是展顏一笑道:「你餓了嗎?我們這裡還有些有吃的。」回頭衝著那幾人叫道:「胖子,小海,志剛,把吃的拿過來!」

這大眼妹看來在這幾人中威望頗高,一聲號令下去,那幾個年輕人立刻屁顛顛的打開地上的背包,捧出一大堆花花綠綠的真空食品來到李擎蒼跟前做討好狀。

《縱古橫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