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後的靈人
最後的靈人 連載中

最後的靈人

來源:google 作者:吃吃喝喝的阿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吃吃喝喝的阿丹 都市小說 青丹

一個捨棄情感並且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初入社會面對複雜的人際關係,對一切感到厭倦認為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於是每天渾渾噩噩地生活工作着直到一次買菜回家的路上機緣巧合下觸碰了一顆散發熒光的隕石,隨即失去了控制身體的能力,在別人眼裡你成為了一個廢人,但隨時間的推移,你漸漸發現了自身的不對勁......展開

《最後的靈人》章節試讀:

此時的禮服男子開始猶豫,到底還要不要收下這些賠償,在知曉對方是內島人後,他自然不能給對方留下壞印象,但要命的是之前冰冷的語氣很有可能已經把對方得罪了,若是不收反而可能會給人有一種「知曉我是內島人就開始變臉」的感覺。

禮服男子不由將怨氣轉移到了黃影身上,若不是她在見面時說眼前的男子是他以前的下屬,他也不會如此大意,陷入如今這種進退兩難的局面。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知道龍院的存在的。

黃影此時也瞪大了雙眼,她並不知道內島意味着什麼,而是被眼前這一車的鈔票所驚到,在其腦海中浮現出一種猜測——豪門公子體驗人生。她誤認為青丹其實是富二代,當時當自己下屬只不過來體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心中不由感到一陣唏噓。

青丹並沒有給禮服男子太多的時間,對林管家說道:「搬下25萬的現金給那位先生。」

禮服男子知道,沒時間再思考了,於是連忙說道:「算了,15萬就夠了,畢竟和青先生也是朋友,沒必要搞這些。對了青先生,能否留個電話號碼?」

禮服男子的操作雖說有些笨拙,但也有可取之處,將收和不收的問題以朋友的理由變更收一半,變臉但不完全變,並且將話題轉移的同時還能嘗試獲取內島人的聯繫方式。

青丹看向禮服男子,嘴角微微翹起,眼神中閃過一絲玩味,他自然知道這個男子在想什麼。禮服男子看到青丹的神情,也微微笑了起來,隨後心照不宣地遞上一張名片,上面也寫着自己的姓名、來歷、電話號碼,而裏面夾着一張20萬元的支票。

禮服男子名為文穆山,是北陵赫赫有名的文家家主文嵐的獨生子。隨後青丹也報了個號碼,同時叫人將現金搬到對方的船上,事情也就這樣過去了。

待人們散去後,穆山邊走邊問黃影:「你這個朋友以前在你們那工作的時候,他可曾透露過他家裡的情況?」

「並沒有,他一直給人一種大學剛畢業初來乍到的印象,想不到也和文先生一樣是個富家公子呢。」黃影依舊保持着職業的微笑,用動聽的聲音回答道。

穆山思考了片刻,便說道:「這樣啊。對了,與你們公司的合同還是改天再談好了。」說罷,便登上了輪船,甚至沒有邀請黃影上船,要知道剛來的時候他們是一起下船的。

黃影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畢竟自己好不容易約出來的客戶遇到這種情況,心情肯定不會有多好,完全沒有發覺自己已經被文穆山列入黑名單了。

在大漠的一處堡壘——龍院總部中,一位綁着繃帶的人出現在一處會議廳內,他竟是當初接引青丹進入龍院的張秦生。

「雖說招攬失敗了,但你怎麼搞得這麼狼狽?」

「呵呵,還好留了點後手,否則回不回得來都是個問題。」張秦生自嘲地說道。

「你既然已經說明來意了,對方還對你出手,看來這個人似乎並不是很信任我們啊。」

「確實如此,當我提到龍院是國家隸屬的組織後,他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導致談判失敗,同時理由也未能問出,我猜測可能有些經歷導致了他對我們如此敵視。」張秦生瞄了一眼身上的繃帶,露出複雜的神情,但因為半邊臉被繃帶綁着,並沒有被眾人察覺。

「但不管他理由是什麼,既然收容失敗了,那麼也該想一下接下來的對策了。一個隱藏在人群中且不受控制的靈人,威脅可比敵國軍隊大太多了。老高的身體不知道還能撐多久,那個小子也有其它任務在身,看來事情得交給那個新來的了。」

「這……他才剛來不久,直接讓他面對其他靈人,會不會太過草率。」

「目標不也是最近才接觸的星石嗎,難道你打算用軍隊在城市裡開戰?」

「……」張秦生沉默了

「好了,他遲早也要有這一天的,早點接觸也不是什麼壞事,就這樣吧。」

過了一個月。青丹看着賬戶中的金額,已經高達二十多個億了,這一個月內龍院一共下達了六次任務,加上最初的一次,青丹已經為龍院解決了七件事件。這些事件對青丹來說並沒有特別困難,甚至可以說是極為輕鬆,但若是換成普通人,可能將會是非常麻煩的案件,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而自從第一次任務之後,任務中的內容中也開始規定殺人的限制性,會明確指出那些人可以殺,哪些人不能殺。

每次任務的傭金基本上都在一千萬到五千萬左右,同時每日島上盈利的收益也會有兩成進入青丹的口袋。如今的青丹也已經可以算得上是一名富豪了,這使得他有些想念家人了。沒了經濟和生活的壓力,如今的他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兒時時光。

「再過一段時間,試試看能不能把他們也接過來吧。」但青丹也知道,這估計很難實現,他的身份對於外界來說是保密的,親人還沒那個資格知曉龍院的事,若是強行拉他們過來,很有可能他們會被永遠限制外出。

今天阿泥又來了,她自從第一次任務後便很少做出命令青丹的行為,每次前來基本上就是來派送任務,並告知任務詳情。

青丹靠着寬敞如大床般的沙發,左手拿着大澳龍,邊啃邊看今天的任務。但青丹啃食的嘴漸漸慢下,露出了略微嚴肅的神情。

這次的任務字數很少,不像以往那樣交代事件背景,而賞金則是整整五十億。並且其中還明確表示,這次的任務可以選擇拒絕。

而所交代的事情,只是讓青丹去殺一個人。

」看樣子,這次不是小打小鬧了。」

青丹一口咬掉手中還剩半截的澳龍,看着窗外的寂寥的星空。明月當空,卻沒有繁星點綴,只有烏雲隨風飄蕩,為只有半截的月潑洒水墨。

《最後的靈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