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最後一束康乃馨
最後一束康乃馨 連載中

最後一束康乃馨

來源:google 作者:松翎雪嶼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鄭捷 顧宏

一起,兩起,三起…無數同類割喉案的發生在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籠罩出恐怖的陰霾懸疑人Z的出現是讓案件逐漸明晰化,還是將案件推入更撲朔迷離的方向呢?展開

《最後一束康乃馨》章節試讀:

第二章:殺戮才剛剛開始

就在收到殺人預告函的一個禮拜後,第三起案件就發生了…

這次的死者是一個年輕女人,同樣是**着躺在床上,被人一刀割喉放血,全身慘白,嘴唇無血色。

房間的入口處放着一束粉紅色的康乃馨。從花朵的已經凋謝來看,放在這裡的已經有一段時間。

警局裡

「從目前在現場狀況來看,三起案件的兇手大概率為同一人。」根據現場狀況,在案件聯席會議上顧宏大膽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無論從屍體死亡後的狀態還是房間內布置來看,相似度真的太高。」

法醫說道:「報告,顧隊。從屍檢結果來看,我們也非常同意您的判斷。這次的死者的死因也是被人一刀割喉放血後失血過多而亡。兇器是類似手術刀的東西,非常的鋒利。兇手下手快准狠,沒有一絲猶豫。這一點和近兩個月內發生的案件也是相同。」

法醫繼續補充道:「目前發生的三起案件,都有一個比較奇怪的共同之處。死者雖然被發現的時候都是赤身**的,但經過詳細的屍檢,死前並沒有與人發生過性關係。」

「顧隊,第三起案件死者的身份已經調查出來啦。」一名警員敲門並進入了會議室。

「死者叫做夏凡,今年25歲,在去年年底剛剛跳槽到B公司擔任行政助理。」

「從目前調查來的消息,生前沒有和人結怨,也沒有金錢債務糾紛。據其身邊的同事反應,死者性格比較靦腆,和周圍人交流不多,在公司內也沒有什麼特別親近的朋友。」「她是一個人在這個城市生活,老家的隔壁市的,我已經找人聯繫她的家裡人來認屍啦」

顧宏看了一眼攤在桌上的照片,一張凋謝的康乃馨的照片映入其眼帘。三起案件,三束康乃馨。為什麼要在死後在死者的身旁放一束康乃馨呢?

「關於康乃馨,你們調查出什麼了嗎?」顧隊問道。

「康乃馨的包裝紙就是花店常用的包裝紙,我們走訪了附近的幾家花店,發現店裡都有這款包裝紙。同時,包裝紙和花束上都提取不到任何的指紋。」負責調查該案的警員,回答道。

「和之前兩起案件的死者之間有什麼交集嗎?」

「根據目前的調查,三位死者生前沒有任何的交集。第一名死者是從事色情服務的、第二名死者是在校高中生、而剛剛發生的這起案件的死者是辦公室女郎。三個人從年齡到生活的圈子,完全不同。」

「也就是說,現在關於此案的線索。除了調查到死者的身份就沒有其他的。」顧隊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就在案件發生的當天下午他就被市局領導約談了。

市局領導表示案件重大,已經在社會層面上引起恐慌。

「小顧,你是警校的高材生,又在公安隊伍中工作超過十年,破案經驗豐富。我們對你還是很有信心的。望你能在三個月內偵破本案,給全市人民一個交代。」

領導們都這麼說,壓力給到了顧宏這邊。

顧宏也很想儘快破案。可是目前的情況真的非常的棘手。兇手已經發出了挑釁,表示「殺戮遊戲才剛剛開始」也就是說他還有再次犯案的可能性。但此人十分小心謹慎,案發現場清掃的非常的徹底,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線索。同時,通過對目前三起案件的調查分析,完全找不到被害者身上的共同點,因此無法判斷兇手的作案標準。

案件的一切調查都處於原地踏步階段,而警方則是一頭霧水,調查毫無頭緒。一絲無力感頓時湧上心頭。這一次,他們真的遇到了難搞的對手啊。

夏凡的父母是在案發的兩天後從外地趕來的。

看到女兒冰冷的屍體,父母哭得撕心裂肺、泣不成聲。

以至於離開停屍間後好久,走廊里依舊回蕩着這對父母的哀嚎。

「我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見過我姑娘,沒想到再次見面她已經成了這副模樣。」夏父鎮定下來拉着身旁負責問詢的警官的手,說道,「**同志,你一定要抓到殺死我女兒的兇手啊。」

「您大概講一下你女兒的一些情況嗎?例如,她的生活圈如何?」

「我的女兒很乖的。她大概是五年前來這裡讀書的,前年才剛剛大專畢業。畢業後就留在這座城市工作。她的生活圈子很單純的,聽她說除了大學同學和單位同事以外她沒什麼相熟的人。」

警員繼續追問道,「她這個年紀應該男朋友吧?」

「沒有聽她提起過。之前和她通話的時候,聽她說在網上好像認識了一個朋友,不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夏父一邊回憶着,一邊說道。

網友?這的確是一個線索。

隨後警方調查了夏凡的網絡聊天記錄,發現她近一個月和一個叫做「貓吃魚火鍋」的id的人聊得非常的火熱。

就在案發前兩天,這個叫做「貓吃魚火鍋」的人曾經在網絡上邀約同夏凡線下見面。但是夏凡拒絕了對方,並將其拉黑。

「這是一條有用線索,你們去調查一下。」

順着這條線索,警方展開了調查,根據「貓吃魚火鍋」,他的ip地址顯示他常去河東區的一家網咖上網

警方趕到該網咖,通過調取近一個月監控錄像鎖定了一名嫌疑人。

嫌疑人年紀約在30歲左右,通常身穿一件黑色衛衣,黑色運動褲。身型同第二起案件中監控錄像所拍到的犯罪嫌疑人相似。

「這位平時都會坐在什麼位置啊?」

「這位啊,我們的老熟客。一般坐在店後方拐角處的那台電腦。」網咖老闆,指了指遠處黑暗的角落。

信息技術人員對電腦進行了檢查,發現就是這台電腦經常會登陸「貓吃魚火鍋」這個賬號。

「那位有登記身份信息吧。麻煩你把他的身份信息找出來,我們要進行進一步調查。以及對於他本人,你知道哪些信息,希望你也能如實闡述。」

老闆從前台抽屜里拿出一本登記簿,翻了好久終於找到了監控錄像里男子的登記信息。「其實他也有好久沒有來了,雖說是熟客但也沒有說過幾句話。他有時候是自己一個人來有時候是和朋友一起來,聽他的朋友喊,他們都叫他『老貓』。」

這個叫做「貓吃魚火鍋」的男人這名叫做余羊,三十四歲。很快就被警方找到,並帶到**局裡問話。

「你怎麼認識夏凡啊」

老貓滿臉問號的看着詢問他的**,問道:「誰是夏凡啊?」

「就是你最近在網絡上經常和她聊天的人啊。」

「哦,是她啊。平凡公主。」

「你怎麼認識她的。」警員又再次重複了一遍問題。

「就是網絡上認識的啊。就在某一天,兩個孤獨寂寞的靈魂相碰撞」

「和她在網上聊了多久啊?」

「兩個多月吧。」

「根據你和她的聊天記錄顯示,你們之間的用詞曖昧。你和她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用詞會這麼親昵,張口「親愛的」閉口「寶貝」,她還給你轉了3000塊錢。」警員繼續追問道。

「算了,**同志我和你坦白說了吧,我就是想線下白嫖約炮而已。她一開始表現的很缺愛,我就想釣她這條大魚,結果…完全就是在浪費我的時間,約她去酒店,結果她把我拉黑了。」

「因為求愛失敗,所以你就把她給殺掉了。」

「沒有,沒有,**同志你不要亂說話。我連她真人都沒有見過,怎麼殺人啊。」

「上個禮拜四晚上,你能提供有效的不在場證明嗎?」

「我跑運輸的,從上周二開始,我一直都在外地跑運輸,昨天才剛剛回來。不信你可以去我公司詢問。」

警方去了余洋所在的公司進行調查,確實如他所說的。上個禮拜四他人在外地工作,根本沒有機會在本市殺人。

本以為案件有告破的希望的**們再次感到了失望。在將余羊送走的那一刻,案件的線索又再一次斷掉了。

「雖然『貓吃魚火鍋』暫時可以排除嫌疑。但是死者的社交媒體大家應該繼續調查。死者父親所說的一直和他女兒聊天的朋友,我們無法判斷就是這位,可能另有其人。」

警方繼續對死者夏凡的社交平台進行了調查。

再往上翻越社交網站聊天記錄,發現了一個熟悉的ID—「愛了都要哎」。

「把第一次案件的卷宗拿過來。」

「顧隊,這裡…」手下的警員將卷宗遞給了他。

顧宏飛快的翻閱着卷,果然第一起案件的死者,在死前也和這個叫做「死了都要哎」的人聊過天

這會不會是三起案件的共同點?

「這個叫做『死了都要哎』的人的ip地址可以查到嗎?」

「報告顧隊,這個賬號已經註銷了。之前登陸的ip地址也是完全不同的地方、根本無法鎖定他的位置。」

「這個人很可疑,需要調查一下第二起案件的死者是否與這人也有聯繫。」

「明白,顧隊!」

就在警方正緊鑼密鼓的對『死了都要哎』進行調查的時候,第四名被害者已經出現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後一束康乃馨》章節目錄: